|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9章選擇挑戰(含粉紅300+

第19章選擇挑戰(含粉紅30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5 14:36  字數:3637

正是伍紅歡聽見羅辰的聲音,也連忙跑過來求靠山。

聽見伍紅歡的話,肯肯、狼七和赤豹才一起瞪著眼睛看向榮慧卿。――這女人在說什麼瞎話?那不就是主人榮慧卿嗎?

榮慧卿也愣了一下,看向肯肯、狼七和赤豹。它們剛才好像似乎沒有覺察到她容貌的變化。

羅辰傳音給榮慧卿解釋:「……靈寵不是用眼睛來認主。你放心,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它們都認得出來。」

榮慧卿恍然。肯肯、狼七和赤豹,都是跟她結過生死契約的靈寵,它們和她的聯繫,當然不是外表的皮相能改變的。

但是對普通人就不一樣了。特別是伍紅歡這樣的凡人。

榮慧卿上前一步,站到伍紅歡面前,「我就是榮慧卿。你現在可以死心了吧?」

「什麼?!」伍紅歡的眼睛瞪得如燈籠一樣,「你真的是……榮慧卿?榮慧卿哪裡有你這樣……」

「沒我好看,是吧?你是這個意思吧?」榮慧卿有些咄咄逼人地問道,「那我是不是比你好看呢?」

伍紅歡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只得滿眼苦澀地看向羅辰。

羅辰根本就沒有看她,而是背著手看向洞府外面的天空。

唯恐天下不亂的狼七立時跳了出來,對伍紅歡獰笑道:「臭女人,這下你可以死心了吧?――我們主人長得比你好,修為比你高,出得廳堂,入得廚房,上得大床,你算老幾?敢……」話音未落,狼七就張口結舌地捂住自己喉嚨,似乎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扼住了呼吸。

榮慧卿暗笑,知道是羅辰出了手。便心平氣和地道:「好吧,先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男人可能也有錯,因為他沒有明確地拒絕你,反而跟你玩曖昧,讓你有了不該有的期望,也不能全怪你。為了彌補他的過錯,那十兩金子。就當送給你了,不要你還了。――若是你繼續糾纏不休,我可要狼七去催帳,把金子要回來的!」

伍紅歡怒道:「那金子本來就是你該我的!你害得我被家人趕出家門,被宗族沉潭,成為一個無父無家的女子,我今天落得這樣的下場,都是你的錯!那些金子,是補償我被趕出家門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還要再送一筆你金子。補償你跟我男人玩曖昧的損失,是吧?」榮慧卿說完便沉下臉。「你別給臉不要臉!好話歹話都說盡了,你還要執迷不悟,對不起,我先前給你的十兩金子也要拿回來了。沒別的說的,你還錢!」

伍紅歡咬牙,「要金子沒有,要命有一條!」

榮慧卿捧腹大笑。「你的命值錢著呢!比十兩金子值錢得多,是吧,狼七?給要錢不要命的伍姑娘說說。她的命是如何值錢的!」

狼七叉腰笑得猖狂,「那當然了。第一,我可以把你賣給大戶人家做小,以你的樣貌,對了,你還是黃花大閨女吧?咦,你瞪什麼瞪?是就是,不是也沒關係,最多賣便宜點而已。第二,我可以將你賣到青樓做花魁,雖然身價沒有十兩金子那麼多,但是只要一直在青樓裡面做,總有一天,能掙到十兩金子的。第三……」

伍紅歡聽不下去了,捂著耳朵大聲道:「你們這樣惡毒,會有報應的!」

榮慧卿不願意再聽,對羅辰問道:「可不可以清除她的記憶?讓她忘了這一段往事最好。」

羅辰點點頭,走上前來,將一隻手搭上伍紅歡的頭頂百匯穴,靈力輕吐,往伍紅歡的腦子裡灌入進去,尋找到與他們有關的記憶,盡數抹去。

伍紅歡腦子裡「嗡」的一聲,軟軟地暈了過去。

榮慧卿對狼七道:「送她回去。」

等狼七扛著伍紅歡下山的時候,榮慧卿悄悄追上去,囑咐狼七,「……別讓她過得太安逸。」

日子太安逸了,就容易有心思琢磨些有的沒的,到時候沒事也讓她尋出事端。

他們雖然有錯,但是已經改過,何況男女之事,本來就不能強求。

狼七心領神會,送伍紅歡回到她在京城的家之後,轉身就去買了一桶紅油漆,在她的成衣鋪子門口寫道:「伍紅歡還我十兩金子!」然後又趁夜在京城的青樓柳巷寫上伍紅歡家裡的地址,表示「獨門獨院,隱蔽優良,伺候周全,絕對保密」,完全是一些暗門子的作派。

伍紅歡第二天頭暈眼花的從床上起來,一點都想不起來最近這些日子幹什麼去了,卻被家裡請的婆子丫鬟面色惶惶地進來回報:「小姐,外面有人來討債,也有人……有人……送帖子過來,說今天晚上過來吃花酒。」說完都紅了臉。

伍紅歡大怒,「什麼?還不快去找里正?我是良家子,他們怎麼能這樣輕慢於我?!」

那丫鬟撇了撇嘴,將一張人家隨帖子送來的小紙片遞到伍紅歡手裡,「小姐,這些帖子,據說貼得滿城都是,街坊鄰居都知道了,議論紛紛,想要小姐搬出去。說這裡不是暗門子做生意的地方……」

伍紅歡氣得渾身發抖,「誰是暗門子?讓他們跟我來說清楚!」

……

伍紅歡的日子從此過得雞飛狗跳,後來招架不住眾口如刀,又有人不時上門覬覦她的身家,不得已,找了個年歲大的男子嫁了,也算保住了一點點家產。

後來生兒育女,午夜夢回的時候,也曾怔忡過,總覺得她的日子不應該是這樣的,但是應該是怎樣的,她也說不出來。

……

狼七回到山上的洞府,笑嘻嘻地將它在京城裡所做的事對榮慧卿說得一清二楚。

榮慧卿聽完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