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5章真假鏡像(粉紅60+)

第15章真假鏡像(粉紅6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3 23:18  字數:2770

榮慧卿偎在羅辰懷裡,懶洋洋地道:「那你還對……伍姑娘負責嗎?」

羅辰低了頭,將臉靠在榮慧卿的額頭上,長長嘆了一口氣。

榮慧卿眨了眨眼,剛才一團糊塗的腦子突然清醒過來,一把將羅辰的腦袋推開,「你是看過她的身子!你還差一點把她打死!要不是我救她,你就真的把她打死了。你怎麼會因為看了她的身子就負什麼責?――辰叔,你是不是隨便拉她過來做擋箭牌,想讓我知難而退?」上一次在石蘿鎮,伍紅歡被翼蛇看的光溜溜的,還想誘惑羅辰來著……

那就是借口了,一個要將她的真心拒之門外的借口。

她不知道羅辰為什麼這麼矛盾,明明心裡有她,但又總是心事重重,似乎跟她在一起,讓他有不可承受之重。

羅辰苦笑,「看,你又叫我辰叔了。這是我最最害怕的地方。」說完這話,羅辰沉默了半晌,才又接著道:「實話跟你說,我以前受過傷,但是不記得在哪裡受的傷,也不記得受的什麼傷,但是我傷的很重,重到我的腦子都有些問題。我想不起我是誰,從哪裡來的。我以前跟你說過,我睜開眼睛,就躺在朵鈴山莊的草廬裡面。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我一點都記不起來。我問過朵鈴夫人,她卻從來不給我句實話。後來,她被雷劈死了,我就更加沒法子了。」

榮慧卿不解,撐著羅辰的胸膛問道:「那又怎麼樣呢?我知道你是好人,這就夠了。」

羅辰凝視著榮慧卿澄澈的雙眸,突然低下頭,重重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我是你一個人的好人。在別人眼裡,我是十惡不赦的壞人,我只能在你一個人面前,做好人。」

榮慧卿心裡暖暖的。將頭靠在羅辰胸膛上,傾聽著他勃勃的心跳,心滿意足地道:「那就夠了。最好只對我一個人好,我不要你對別人好,特別是別的女人,包括伍紅歡。」

羅辰苦笑,「你聽我把話說完。――在朵鈴山莊,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有一種特別的熟稔感,覺得我應該認識你,還很熟,我們的關係,似乎很不一般。可是那時候,你還是一個而你,出口就叫我『辰叔』。」

榮慧卿咯咯地笑,揚起臉,在羅辰的臉上親了一下,「我才你辰叔叫什麼?如果可以,我願意叫你一輩子……」

羅辰厲聲打斷她的話。「我不願意!――我不願意你一輩子叫我辰叔!」

「怎麼啦?一個稱呼而已。」榮慧卿莫名其妙,拍拍羅辰的胸口,「消消氣,消消氣。不叫就不叫,有什麼打緊?」

「你不懂。」羅辰的聲音裡帶了苦澀,「我總覺得,我對你。還有親人一樣的感覺……我害怕……如果我們真的是……是我不好,管不住自己,自己的事情都沒有想清楚。就對你……」說著,別過頭去,聲音哽咽起來,有些濕漉漉的水珠從他臉上流下來,滴到榮慧卿的手掌之上。

榮慧卿滿臉的血色一下子褪得乾乾淨淨,「你說什麼?我不認識你!我以前根本就不認識你!我家也沒有姓羅的親戚……」

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冒了出來。

榮慧卿想起跟孟林真在琅繯寶鏡的鏡,她是榮尚書家的嫡女,而她在那裡的娘親姓羅!最可怕的是,她也看見了另一個羅辰在那裡出現,還在她出嫁的時候,出來送嫁!那時候,鏡跟她說過,這是她的表叔,羅辰!

在琅繯寶鏡裡面的那一段往事,榮慧卿總是下意識遺忘,總告訴自己,那是幻境,那是假的。可是自己在幻境裡面實實在在成長了五年的事實,卻輕而易舉將她這個念頭擊得粉碎。

榮慧卿打了個哆嗦,喃喃地在心「不可能……不可能……那是幻境,是假的……」

定了定神,榮慧卿仔細回想起來。那時候,她在琅繯寶鏡的鏡己面前的這個羅辰被陣法困在龍虎門的後山,自己脫困之後,羅辰才脫困。

就算鏡實有其人,也不是自己面前的這個羅辰,對榮慧卿來說,這就夠了。

榮慧卿又有些好奇,盯著羅辰仔細看起來,和鏡羅辰暗r/>

她記性好,過目不忘,特別擅長記憶畫面圖像。

鏡那個羅辰,似乎更年輕儒雅,更加陽光,也沒有自己面前的這個羅辰滿身煞氣,而且這股煞氣近年來越來越重,讓他整個人越發陰沉。

除了在自己面前,榮慧卿就沒見羅辰的眉頭舒展過。

伸出細長的手指,榮慧卿將他緊皺的雙眉輕輕撫平,淡淡笑道:「不是,不可能。我知道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我叫你辰叔,是習慣而已。你若是不喜歡,我以後不叫就是了。」

「那你叫我什麼?」

「……嗯,我叫你辰哥?」

這種稱呼太有殺傷力了,還不如辰叔。

羅辰打了個寒戰,緊緊將榮慧卿摟在懷裡,似乎要將她揉到骨頭裡,低頭吻上她的唇,唇齒纏綿間,咬牙切齒地說道:「還是就叫辰叔吧。不管怎樣,我認了。就算是我們真的是……,我也不會放過你了。如果要下地獄,我們一起去。無論哪裡,我都陪你……」

榮慧卿心滿意足,緊緊摟住羅辰的脖子,熱烈地回應著他的吻,不故作羞澀,更不退縮畏懼。她愛他,他也愛她,兩個相愛的人做愛做的事,沒什麼好羞愧的。

月亮從雲層亮的月輝透過迎客松的松針縫隙投射進來,照在榮慧卿和羅辰兩人身上,織出斑駁的剪影。

漸漸地,天上的月輝變成了金黃色,一團團絮狀的帝流漿,飄飄洒洒,又從月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