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4章良辰美景奈何天(慎入,含

第14章良辰美景奈何天(慎入,含 (1/3)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5-03 23:18  字數:4648

榮慧卿沉默片刻,幽幽地道:「……原來她把我看光了。」

羅辰愕然,「那有什麼關係?你和她都是女人啊?」

「辰叔,可是我看她跟你非常親密。――為什麼?」榮慧卿話鋒一轉,兜到羅辰和伍紅歡的關係上面。

榮慧卿有些緊張,攥著那石塊的手心都出了汗。

羅辰有些不自在,別過頭,顧左右而言他,「你要不要先下去?然後讓狼七或者赤豹上來馱我下去就行。」

榮慧卿的心沉向萬丈谷底,喉嚨有些乾澀,她輕輕咳嗽一聲,堅持問道:「辰叔,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聲音雖然輕柔,但是語氣執拗,不容置疑。

羅辰半垂了頭,沉默不語。

榮慧卿扶著一旁的石壁,慢慢滑了下去,坐到石壁前面的地上,胳膊環抱著自己雙腿的膝蓋,兩眼茫然地望著夜空,「辰叔你真的要跟她在一起嗎?」難怪她剛醒來的時候,伍紅歡挎著羅辰的胳膊,在自己面前宣示占有權。

羅辰還是沒有說話,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榮慧卿把頭埋在拱起的兩腿間,看著地上的青草地,似乎已經有些模模糊糊,看不清,夜色好像更黑了。眼前好像也很模糊,榮慧卿瞪大了眼睛,卻發現有大滴大滴的水珠落在草地上。青草上沾了淚珠,在月色下一閃一閃,發出瑩白的珠色光華。

孤零零抱膝低頭的榮慧卿靠坐在懸崖上的大石壁前面,顯得那樣孤單和無助。

羅辰搭在榮慧卿肩上的手緊了緊,發現她的肩膀有些單薄,心裡一痛,挨著石壁慢慢坐下來,坐到榮慧卿身邊。

「慧卿,你……還小。」羅辰艱難地吐出一句話,似乎每一個字,都是銳利的刀鋒。每一刀,都在凌遲他的肉體和意志。

榮慧卿不知道該怎麼做。按照她從大綱那裡看來的,最後的最後,羅辰說心裡只有她一個人。可是這之間,羅辰跟伍紅歡,好像似乎還有別的女人,她記不清了。難道他們之間,也非得經歷過那麼多事。才能在一起嗎?

還是斷然放棄算了?

如果要跟別人分享,這份感情,她寧願不要!

可是就算不要這份感情,他的身體,她還是需要的……

榮慧卿半抬起頭,往羅辰那邊斜睨一眼。

「……辰叔,答應我,不要跟她在一起,好嗎?」

羅辰的手離開榮慧卿的肩膀,又一次扭過頭。「我要對她負責。」

「負責?負什麼責?」榮慧卿狐疑地問道。

「我……我……有一次,不小心。看見了她……的身子。」羅辰一個字一個字,說得更加艱難。

榮慧卿大怒著站起來,兩手抓著自己的衣襟,往兩邊一扯,露出自己赤裸的身子。

兩顆沉甸甸的玉梨騰地一下子跳出來,在羅辰眼前歡快地顫動。

因為氣憤,因為激動。榮慧卿全身雪白熒光,在月色下,妖嬈旖旎。如禍國妖姬,每一個見過她的男人,都會被吸入無盡的慾望深淵,甘願一輩子為她禍國殃民……

「辰叔,你看過伍紅歡的身子,就要對她負責。――那我呢?你不會忘了吧?你不僅看過我的身子,還親過我!這裡,」榮慧卿兩手托起自己胸前玉峰,手指摸弄著頂端粉色的玉尖,「你忘了嗎?你吃過它們,這裡,這裡,還有這裡,從上到下,每一分、每一寸,你都不放過,你揉過、捏過、甚至還掐過它們!你看這裡,是不是還有你掐過的痕迹呢?或者是你吸過的印記?――我也是處女,你這樣對待我,有沒有想過要為我負責?!」

榮慧卿再一次落下淚來。晶亮的淚水順著面頰流到她的胸前,一行淚順著雙峰間的溝壑流入平坦的小腹,最後匯入那茵草茸茸的頂端。

靜謐的山頂之上,月亮躲入了雲層,四周只有夏蟲的唧唧聲此起彼伏,越來越黑暗。

可是榮慧卿敞露出的身子如有光亮一樣,要命的吸引著羅辰的目光。

羅辰咽了口口水,聲音嘶啞,「你做什麼?還不趕快把衣裳穿起來!」

榮慧卿反而將身上的衣裳完全褪下,來到羅辰面前,並著長腿,低頭俯視著他。

羅辰抬起頭,看見一叢濃密的有些彎曲的黑色陰影正在自己面前一寸不到的地方。

腦子轟地一聲,所有的血液都從他的頭部和胸口,往下衝到那一個腫脹不已的地方。

「慧卿!」羅辰低叫著,連忙設下結界,「你怎麼能在這裡脫衣裳?荒郊野外,要是有什麼精怪,你著了人家的道兒都不知道!」

羅辰本受了重傷,現在又被榮慧卿赤裸的身子刺激得內傷都要加重了。本來已經快要碎的金丹現在更是有些消融的樣子。

羅辰慘笑著閉上眼,捂住胸口,「你是想我死,是不是?」

榮慧卿心裡一片冰涼,嘴裡說的話,卻柔情萬分,「怎麼會呢?辰叔要是死了,我可怎麼辦呢?」說著,在羅辰面前彎下了腰,抱住羅辰的頭,將羅辰的臉按在自己高高的雙峰玉乳/>

少女天生的馨香,還有誘惑力十足的乳香,讓羅辰完全失去了理智,昏昏沉沉的,雖然上身無數重傷的傷口,他還是任由榮慧卿的小手在他身上摩索著,褪去了他的衣衫。

古銅色寬厚的肩膀,鐵一樣鼓脹硬實的胸肌,倒三角形的身形,腰間壯實強悍。因為極力忍耐,身上冒出一層薄薄的汗珠。

榮慧卿慢慢彎下腰,整個身子往羅辰懷裡偎過去,伸出舌頭,往他胸口的汗珠處舔了一口,「辰叔,你熱嗎?」

羅辰的氣息越來越粗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