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8章布下天羅地網(含粉紅540

第8章布下天羅地網(含粉紅540 (1/3)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30 08:55  字數:4689

狼七嚇得一哆嗦,忙往後退到洞府裡面,回頭看見伍紅歡伸著脖子往前看,也惱羞成怒叉腰罵道:「看什麼看?――再看挖你的眼睛!」

伍紅歡這兩年唯一不自在的,就是看見狼七。她已經在羅辰面前給狼七上過很多次眼藥,羅辰卻不置可否。

「阿辰……」伍紅歡像是被嚇著了,怯生生地向外面叫了一聲。

「你還敢叫喚?!」狼七大怒。居然還敢告黑狀!都是渣!――現在主人醒過來了,這個臭女人可以滾蛋了吧?

狼七揉身而上,一隻手突然現出狼爪的原形,往伍紅歡臉上扇過去。

羅辰回頭袍袖輕拂,一股大力襲來,將狼七掀到一旁的洞壁上掛著去了。

伍紅歡逃過破相的一劫,忙跑到羅辰身邊,委屈地道:「阿辰,我要回家。」

榮慧卿站在洞口的空地上,愣愣地看著劫雷的方向,又看見漫天烏雲散去,似乎就要大功告成了。

不行!不能眼睜睜看著他結嬰又化神!

我不能等到最後的最後,才能斬殺這個賤人報仇雪恨……

榮慧卿的腦子急速思索著,仔細回憶著大綱給她展現的有關孟林真的一點一滴。因為那個時候,女主是被孟林真囚禁,所以女主知道的有關魏楠心的消息,都是從孟林真那裡來的,包括魏楠心帶孟林真逃走的那個傳送陣……

啊!有了!他想逃走?有她在。沒門!

魏楠心是結了嬰,但是他受的劫雷又多又重,恢復期也會比一般的修士結嬰的時候要長,少則一天,長則一月,他的結嬰都會處於不穩定的狀態。

榮慧卿的臉色頓時明亮起來。雙眸璨璨如星,回頭往洞府裡面叫道:「辰叔,我們去京城,快點!」

伍紅歡臉色一變,拉著羅辰的衣襟。跟他一起走到洞口。

「現在去京城,也晚了。你還是先歇息歇息吧。」羅辰勸道。

「是啊,聽你辰叔的話。別跟我們去京城了。」伍紅歡勾起了嘴角,往羅辰身邊又偎了過去。

榮慧卿懶得理會伍紅歡,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有破家滅門的仇人等著她去送上黃泉路,而伍紅歡實在是太聒噪了。

榮慧卿揚聲叫道:「狼七。這個女人交給你了。隨便你怎樣都行!」說著,向羅辰招手,「辰叔,我們走。」

羅辰無法抗拒這樣的召喚,雖然覺得不妥,還是身形閃動,來到榮慧卿身邊,伸手攬住她的腰,一起跳了下去。

「阿辰!」伍紅歡發出撕心裂肺的一聲大喊,歪倒在洞口的石壁上。

狼七獰笑著走過來。伸出一隻狼爪,將伍紅歡拎到了洞府裡面。

沒過多久,肯肯和赤豹面無表情地從洞府裡面走出來,坐到洞府門口的那塊的小空地上,將洞府留給了狼七和伍紅歡。

「狼七會不會……?」肯肯做了個奇怪的手勢。

赤豹拽了一根嫩草咬在嘴裡,搖搖頭,「它就喜歡虛張聲勢。嚇唬人而已。那位伍姑娘不會有事的……」

話音未落,就聽見伍紅歡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慘叫,洞府裡面便寂然無聲。

肯肯和赤豹的耳朵都快被震聾了。

赤豹噌地站了起來,大步往洞府里去,「狼七。你要有些分寸。她畢竟是老大看上的人……」

洞府裡面,一個灰白半透明的鬼魂飄飄蕩蕩,腳不沾地的飄了出來。

赤豹皺起眉頭,「你裝鬼嚇暈她了?」

那鬼魂轉了個圈兒,變回狼七的模樣,「嗯哪。她是太聒噪了。這一次,總得讓我們多安生幾天。――豹子兄,你說老大怎麼就看上這女人呢?咱們的主人怎麼辦啊?」

赤豹嘆口氣,「這是他們的事,你不要瞎摻和。再說,老大和那女人之間清清白白的,你別多嘴,讓主人生氣。」

狼七連連點頭,「還用你說?論體貼,你們都是渣!只有我七次郎才值得擁有……」

赤豹橫了它一眼。

狼七覺得沒意思,跟在赤豹後面,也來到洞府門口的小空地上,和肯肯一起,抬頭仰望著京城那邊的天空。

羅辰帶著榮慧卿在空腳下的飛梭轉個不停。

「京城上空有禁飛的陣法,到了城門口,我們就得下去步行了。」羅辰叮囑道,「抓好。」

「不,不用。辰叔,隱身,照直飛。」榮慧卿冷靜地道,拿出隱身草佩帶上,同時閉上眼,全身感受著此地不同尋常的天地元氣,一邊給羅辰發出飛行的方位,「坎四,退五。離三,進六。乾。艮四,下沉一寸……」

羅辰聚精會神操縱著飛梭,在榮慧卿的指引下,順利飛到京城上空。

眼看魏楠心的王府越來越近,他們兩人隱匿在空府一覽無遺。

在王府西南角的某個地方,靈氣波動非常大,而且那裡四周無數焦黑的深坑,似乎是被劫雷所打。

羅辰問道:「你到底對陣法懂到什麼程度?」

榮慧卿再不想隱瞞自己的長處和本事,睜開眼睛,傲然道:「五州大陸最好的陣法師,給我提鞋也不配!」

上一次來到京城的時候,人生地不熟,而且她一直想低調再低調,所以對京城上空的陣法只是匆匆了解了一下,並沒有想著要破解它。

要說這個禁飛陣法,跟葫蘆街的大杜門陣比起來,簡直是小孩子的玩具。她當年在落神坡小院前面改裝過的陣法都比這個複雜。

「這個陣法威力不小。但是設陣之人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搭設的實在太簡陋了。」榮慧卿一邊說,一邊和羅辰降下雲層。

魏楠心的王府雖然戒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