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章兩年如一日(粉紅480+)

第7章兩年如一日(粉紅48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29 20:43  字數:2858

※這是第三更,粉紅4面還有一個第二更《拒絕扮豬吃老虎》,大家表忘了看。

br/>

「娘?」榮慧卿非常驚訝,「娘怎麼到這裡來了?」

這可是大綱裡面絕對沒有的情節!

那淡淡的人影立於榮慧卿的識海上空,頭頂金色的虛空,腳踏淡藍的識海,整個人影有種虛幻的半透明感,潔凈無比,毫無雜質,看上去只想讓人頂禮膜拜,奉若神明。

「娘!」榮慧卿又叫了一聲,依戀地往前靠了過去。

管鳳女半透明的人影輕輕攬住了榮慧卿虛幻的身形,將頭抵在她的額頭之上,一滴淚從她的眼裡流了出來,順著她半透明的臉滑下去,一直滑下去,落到榮慧卿的識海之內。

這滴淚一落入榮慧卿的識海,識海上空立刻變得陰雲密布,金色的陽光躲在了烏雲後頭,整個識海都變得黯淡灰黃起來。

榮慧卿不解,繼續問道:「娘,你怎麼啦?你說話啊?」

管鳳女半透明的人影張了張嘴,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榮慧卿心裡有種隱隱的不安,她壓抑住心神,顫抖著道:「娘,你可以說給我聽。我會讀唇語。」

管鳳女臉上有些詫異,然後緩緩張嘴。對榮慧卿說了幾句話,最後兩手交疊在胸前,轉身對著西面的天空彎下腰。

榮慧卿呆立在那裡,看見管鳳女半透明彎著腰的身影如同煙霧一樣在她眼前消散。

「不――!」榮慧卿尖聲驚叫起來。她的雙臂揮舞得如此用力,飽含著旭日訣靈力的臂膀大力揮出,一拳就將守在她的床前打瞌睡的狼七擊飛出去。

「啊――。主人你吃錯藥了!」狼七大怒著從石壁上滑下來,叉腰怒罵,「就知道趁我不注意,玩偷襲!都是渣!」

赤豹和羅辰一起奔了進來,「怎麼啦?慧卿醒了?」

肯肯卻沒有追進去。而是立在洞府外頭的一個石桌之上,跟端莊坐在那裡的伍紅歡大眼瞪小眼,一臉把她當賊看的目光。

伍紅歡掩袖輕笑道:「你這隻松鼠真有意思。來,姐姐這裡有松仁兒,還有饅頭、包子,你吃不吃呢?」

肯肯別過頭,傲嬌地四十五度角看天。絕對不去看那女人手裡拿著的糖衣炮彈。

洞府裡面,榮慧卿茫然坐了起來,鬢髮散亂,滿頭大汗,掀著被子從床上坐起來,「……我要去京城。」

羅辰對赤豹使了個眼色。

赤豹忙拉著叉腰瞪眼的狼七離開裡面的洞府。

羅辰隨手設下結界,才嘆口氣,走到榮慧卿身邊,按著她的肩膀坐下,「你先別急。事以致此。你急也沒用。還是先讓我看看你的身子情況如何。」

榮慧卿一手將羅辰的手推開,大聲道:「我怎麼能不急?我娘……我娘……會遭遇不測,我要去救她出來!」

羅辰臉上有了怒氣,死死按住榮慧卿的手,沉聲道:「你冷靜點,你娘已經過世了,你現在急吼吼地下山。只會被魏楠心抓個正著!」

「不會!」榮慧卿大叫著捂住耳朵,連連搖頭,「不會!絕對不會!我娘要兩年之後才會被魏楠心那個賤人害死!我現在去,還能救我一條命!」

「慧卿!」羅辰掰開榮慧卿的雙手,握在胸前。「慧卿,你聽我說,你知不知道,你這一睡,睡了多久?」

這正是榮慧卿不想面對的話題。

在自己的識海裡面,她看見了自己娘親半透明的身形,她用唇語給自己說了一句話,「慧卿,我走了,你要自己保重。記住,不要讓光明神殿知道你是我和你爹的女兒。」在那個時候,她已經有了很不祥的預感,可是她下意識不想承認這種預感。她固執地相信,現在離大綱顯示她娘去世的時候,還有兩年,所以,一定不是真的,一定是她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以,一定是假的。

「……我昨天才去過王府,今天才是第二天,是不是?是不是?」榮慧卿眼含熱淚,緊緊握住羅辰的手,一雙濕漉漉的眸子淚眼迷離地看著他。

羅辰窒了窒,將榮慧卿擁入懷裡抱了一抱,低下頭,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輕輕印上一吻。

「慧卿,時間離你夜探王府的那一天,已經過去了兩年了。你知不知道,你在這個洞府里,已經一動不動,躺了兩年了。」羅辰的聲音低沉渾厚,很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可是聽在榮慧卿耳朵里,不啻於炸雷聲。

「怎麼可能?我明明昨天才睡著?我明明……」榮慧卿試著要站起來,卻發現腿腳有些發軟,確實有些像是在床上躺了很久,肌肉無力的感覺。

不過她是修士,她的身體比一般修士更加強悍。

榮慧卿閉上眼,將旭日訣運轉一個大周天,驅除了周身的疲乏和不適,同時也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仔細想一想,她很快就明白過來。――這是大綱針對她的陰謀!目的就是要將劇情拉回到原作的軌道。

在原作里,她和孟林真脫離琅繯寶鏡的幻境,是七年。而在她的真實經歷里,他們只過了五年,就被換了芯子的榮慧卿堪破琅繯寶鏡的奧妙,破鏡而出!

這樣一來,整個故事出現了巨大的時間差,很多情節都不得不提前觸發,比如說朝歌山的秘地,還有館陶山的妖獸!

如果不把時間拉回到原作的軌道,後面的劇情走向就完全脫離了大綱的控制!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大綱不惜親自現身,以極大的誘惑將榮慧卿引入圈套,將她的本我意識控制在她的識海之內,失去對身體的控制。

這樣一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