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章坑爹的大綱顯真相下

第2章坑爹的大綱顯真相下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28 08:42  字數:4635

自從先前朝歌山秘地出世,那裡的獵妖小隊就被撤走了。aiyuelan羅巧姿跟大牛和百卉當時正好在朝歌山,也被招回。

回到萬乾觀之後,羅巧姿立刻跟師父稟明,說要閉關練功,希望能衝擊鍊氣九層大圓滿。

羅巧姿雖然是三靈根,但是她勤奮聰明,而且機緣運勢強大,所以萬乾觀的上層對她寄以的期望還是蠻大的。

她也不孚眾望,閉關幾個月,就衝擊到了鍊氣九層,雖然還不到大圓滿的地步,但是也已經在通往築基的路上走入了重要的一步。更關鍵的是,她還年輕,就算再等十年築基,她也才二十多歲,正是很多修士連鍊氣突破的年紀。

閉關出來之後,羅巧姿聽說大牛和百卉也進入了鍊氣後期,大牛鍊氣七層,百卉鍊氣一點點。

她還聽說,百卉跟大牛似乎有些矛盾,而且他們萬乾觀剛結丹的常師叔,經常把百卉叫去「單獨輔導」,讓萬乾觀的內門弟子都有些心照不宣,看向大牛的目光,皆帶了些憐憫。

大牛更加沉默,修鍊也越發刻苦,可惜他的天資有限,若不是百卉一直死心塌地跟著他,幫他從常師叔那裡弄到各種珍奇的丹藥幫他打基礎,他很難突破到鍊氣後期。有些萬乾觀的高階修士曾經斷言,大牛資質普通,機緣運勢斷絕,一生的修為可能止步於鍊氣。

這種話。羅巧姿一閉關出來,就聽見內門弟子議論紛紛。

羅巧姿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卻也沒有揭穿,只是委婉地勸大牛不要太執著了。條條大路通京城,不用弔死在一棵樹上,知道此路不通。馬上調頭找另一條路是正經。

大牛似乎很感激羅巧姿的安慰,倒是經常來羅巧姿的洞府坐一坐,談一談修鍊。

羅巧姿沒想到大牛居然自來熟起來,也有些後悔自己多嘴,正在她糾結要不要對大牛冷淡一些的時候。大牛漫不經心地跟她提了一件事,「……當年我跟慧卿一起在落神坡住的時候,我們在後山打獵,采蘑菇,曾經一起捉了一隻花栗鼠。我看慧卿喜歡的不得了,就讓給她了,她還給那小花栗鼠取名叫『小花』。一直帶在身邊。不過後來好像給改名了,也不知為啥……」

聽了大牛的話,羅巧姿的腦子當時嗡地一聲就傻了。――她真是個傻子!以前算是她不知道手裡的東西是什麼,可是自從她知道那個小冊子是大綱類的東西,知道了榮慧卿是女主,她怎麼沒有想到,好東西肯定都到女主那裡去了!

小花作為五州大陸靈寵排名榜上排名第二的靈寵,覺得是女主不二的裝備啊!

羅巧姿從那天開始,就有了一個新的目標――榮慧卿,不僅因為她是女主。更重要的是,她有小花。小花在羅巧姿看來,是她的機緣,是她能成大道最關鍵的因素。就算是為了小花,她也要把榮慧卿靠掉!

女主又怎樣?這年頭,不管女主女配,大綱才是王道!作者才是天道!試想他們這些被命運撥弄的小人物。誰能幹得過作者?!作者一個神展開,女主女配互換都不是不可能的……

可惜,她手裡的大綱目前只有一些零星的提示,還要經由一些任務來隨機觸發。她到現在,只知道榮慧卿跟著羅辰去了館陶山。在那裡殺妖獸。

在羅巧姿還沒有準備好要如何對付榮慧卿的時候,她的師父就給她一個任務,讓她來到大楚國京城一字並肩王王府裡面,給王妃做保鏢。

羅巧姿當然不能對師門說不,再說她也想知道魏楠心跟榮慧卿到底有什麼不死不休的仇恨,還不如先去魏楠心的王府湊湊熱鬧,跟那裡的人熟悉熟悉,然後借刀殺人也不錯。

結果來到魏楠心的王府,她發現魏楠心的王妃真心討厭。不過仗著生了一張絕世美人的面孔,就喬模喬樣,把他們這些修士都不放在眼裡!

今天晚上也是一樣,自己不過是覺得王妃內殿裡面有些氣息波動的不尋常,多問了一句,就被罵為「窮叫喚」……

內殿裡面,榮慧卿依然在努力說服管鳳女。

「娘,魏楠心是金丹後期大圓滿的大修士,娘只是一介凡人,就不要跟他硬來了。娘,你跟我走,好不好?我們找一處地方住下。對了,我們去說那裡有光明神殿,光明神殿的聖女還救過我一次呢!」榮慧卿想起那一次在永璋城葫蘆街外面,自己被魏楠心幾乎逼到絕境,是聖女突然出現,解救了自己。

管鳳女忙讓榮慧卿說清楚當時的詳細情形,一點一滴都不放過。

問了許久,管鳳女用手捋一捋自己的額發,斟酌著要不要告訴榮慧卿真相。

榮慧卿絲毫沒有懷疑,還在一個勁兒地勸管鳳女,「娘,跟我走吧。等女兒結丹,就能跟魏楠心一戰了。爹和爺爺的仇,我們以後再報,好不好?」

管鳳女嘆口氣,決定暫時先不告訴榮慧卿。她還小,再說自己多年沒有跟那邊聯繫過了,若是那邊依然不肯善罷甘休,就算妹妹能幫忙,也會大費周折。自己提前說了,也只會徒增榮慧卿的困擾,說不定還會讓妹妹那邊難以布局……

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讓榮慧卿離開魏楠心的勢力範圍,然後自己尋機給夫君和公公報仇。

魏楠心那賤人以為自己不記得前事,就連良心眼光都沒了。他以為自己真的是無知五識的村姑,不過是生得漂亮一些而已,所以他無論做什麼事,從來都不避著自己。

「慧卿。這件事,我們從長計議。我跟你說,如果有一天,你實在走投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