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章坑爹的大綱顯真相上(粉紅3

第1章坑爹的大綱顯真相上(粉紅3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28 01:59  字數:2798

榮慧卿是修士,雖然才是鍊氣期,也比一般人的行動要迅捷,走起路來鴉雀無聲。

直到她走到管鳳女身邊,將面上的黑紗摘下來,輕輕叫了一聲「娘」,管鳳女才猛地別過頭,愕然地看向榮慧卿。

榮慧卿伸出手,輕輕搭在管鳳女的肩膀之上,手上靈力蘊積,如果管鳳女拚命掙扎叫人的話,她馬上就能讓她暈過去,等她冷靜之後,再說話。

管鳳女卻沒有掙扎,也沒有大叫,只是愣愣地仰頭看了榮慧卿半晌,淡煙似的長眉微微蹙了起來,「……你叫我什麼?」

榮慧卿放了一半的心。明知道這裡危險重重,明知道她不一定能解的了管鳳女的藥效,可是不試一試,她死也不會死心的。

「娘,我叫你『娘』。娘,你還記得我嗎?我是慧卿啊,榮――慧――卿。」榮慧卿一字一句地道,在管鳳女面前緩緩單膝下跪,抱住了管鳳女的雙腿。

管鳳女的腦子一陣迷糊,好似有什麼東西要破繭而出,卻又被一些東西給嚴嚴實實壓在下面,動彈不得。

「王妃,請問需要屬下進來嗎?」從門外傳來一個女修的招呼,似乎覺得屋裡有些不對勁。可是魏楠心有嚴令,王妃不開口,她們不能進到屋裡去。

管鳳女定了定神,揚聲帶著怒意對外面的女修說道:「不用進來。吵死了,沒事別瞎叫喚!」

外面的聲音戛然而止。似乎被管鳳女的話激怒了,又或是很不滿,總之是連氣息都沒有了。

榮慧卿仰起頭,一臉孺慕地看著管鳳女的絕色面龐,發現管鳳女瑩澈的雙眸里,隱隱有蔚藍之意。――雪白的皮膚。高高的鼻子,微凹下去的眼窩,還有蔚藍色的眸子。榮慧卿這時才發現,管鳳女的樣子,跟大楚國女人的樣子很不一樣。跟自己當然更不相同。

這樣美貌的媽媽,生出來的孩子,卻連她的美貌的萬分之一都達不到。

想起自己爹爹憨厚樸實的樣子,榮慧卿重重地在心裡嘆氣,唉,遺傳真是個奇怪的東西。

管鳳女低下頭,顫抖著雙手。輕輕撫上榮慧卿的面龐,捧著她的臉,仔仔細細打量起來。

她不記得自己見過這張臉,可是當這個少女叫她「娘親」的時候,她的心都要化了,只覺得自己心裡一直殘缺的那一塊,被完完整整的補充起來,而自己一直懸在半空正放了下來。

不管這個少女是誰,她一定是自己至親至信的人。

管鳳女想起了魏楠心說過。他們養在外面、帶發出家的女兒,禁不住問道:「……你是從廟裡被接回來的嗎?王爺不是說你才一晃就長這麼大了?」

榮慧卿摸不準管鳳女是什麼意思,「廟裡接回來?接誰回來?」

管鳳女嘆息道:「我對不起你,孩子,王爺說你自小多病,送了許多替身到廟裡都不是把你舍到廟裡,你的病才好了。我這個做娘的,沒有盡到做娘的責任。」說完眼圈都紅了,卻抓著榮慧卿的手不放。

榮慧卿更加迷惑,試探著問道:「娘。你在說什麼?我沒有去過廟裡,難道您忘了落神坡?」

管鳳女一聽到「落神坡」這個名字,臉色驟然變得雪白,覺得頭更疼了,捂著額頭呻吟道:「……這些話,我從來沒有聽見過,但是又覺得好熟悉。到底是怎麼回事?」看起來魏楠心的藥物也不是那麼無懈可擊的。管鳳女經常性出現的恍惚,還有對榮慧卿天然的親近感,都說明了他的精神控制不算成功。

榮慧卿仔細審視管鳳女的面容,雖然才過去一年多,可是管鳳女眼底的青黑,臉上的疲憊,都顯示她過得並不快樂。

也許讓她清醒過來,才是真正對她好。

榮慧卿鼓起勇氣,將自己煉製的清心丸拿出來,放在手心裡,送到管鳳女跟前,乞求道:「娘,你之前被人害了,前事盡忘,女兒不怪你。這是清心丸,吃了可以治好你的失憶症,您就能想起來所有的事情了。」

管鳳女看見藥丸,卻像受了極大刺激一樣,猛地搖頭,連連擺手道:「為什麼又要給我吃藥?我不吃!我不吃!不要給我再吃藥了!」說著,站起身,往屋子裡面快步走去。

榮慧卿好似看見了管鳳女過得什麼日子,只得淚如雨下,飛跑過去,從後面按住管鳳女的肩膀,將她轉過來,然後捏一捏她的鼻子,就將兩顆清心丸送到她嘴裡。

管鳳女大急,連聲咳嗽,兩顆藥丸卻已經咽下肚去。

榮慧卿立即將手掌抵在管鳳女背後,把靈力送入她的體內,幫她煉化丹藥的藥力。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管鳳女的臉色逐漸恢復了紅暈,眼神也從怔忡,變得清澈起來。

母女倆朝一個方向站著,都不說話。

過了良久,管鳳女才轉過身,再一次打量榮慧卿,跟著淚如雨下,撫著她的面頰,笑道:「真的是慧卿,你怎麼突然長這麼大了。我記得才九歲吧?不對,今年滿十歲了。」

榮慧卿哇地一聲撲到管鳳女懷裡,將自己的哭聲死死地壓抑下來,全身激動得不斷抽搐。

「好了,好了,乖孩子,是娘不好,娘被那個大惡人……」管鳳女面色又變得慘白,像是想起最噁心的事情,也跟著顫抖起來。

榮慧卿察覺到管鳳女的異樣,知道她是想起來了她失憶後被迫委身魏楠心的事情,忙忍住心裡的難過,抱著管鳳女道:「娘,你別著急,也別責怪自己。都是那賤人的錯,跟娘沒有關係。我們不能衝動,要從長計議。」

管鳳女卻比榮慧卿想像。她長舒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