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84章有人要被浸豬籠

第84章有人要被浸豬籠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26 08:35  字數:3651

赤豹不明白狼七在說什麼,以為它又異想天開了,橫了它一眼,自己走到一旁的榻邊坐下,閉著眼睛道:「我只做過一個人的靈寵,就是主人。你別把你胡思亂想的那些東西扣在我頭上。」

狼七叉著腰,笑得前仰後合,「我就知道你不是那個赤豹使者。那傢伙有結丹修為,只比老大差一點點。你要真的是它,肯定慪死了。不僅在老大手下吃癟,還要給一個鍊氣期的女修做靈寵。哈哈哈哈……」

赤豹的眼睛唰地一下睜開,目光如電,身形一閃,已經來到狼七身邊,伸手揪住它的衣襟急問道:「你剛才說什麼?什麼赤豹使者?!什麼結丹修為?!」

狼七冷不防被赤豹勒住脖子,被噎得直翻白眼,指著自己的喉嚨說不出話來。

赤豹鬆了鬆手。

狼七大喘一口氣,不待赤豹繼續威脅用刑,立刻全招,「我跟你說啊,就是一年多前館陶山上一些築基期的妖獸,都得到山鬼娘娘麾下赤豹使者傳令,讓我們去陰棲之地待著,說修士要獵妖,讓我們避其鋒芒。」

赤豹手一抖,狼七立即趁機掙了出來。

「……原來如此,我說老大為何不滿意我先前跟主人簽訂的靈寵契約,還非要我簽下生死相連的契約。――他是擔心我隱藏修為,圖謀不軌。」赤豹在心底里大叫起來,一邊覺得不可思議,一邊又放下一顆心。

說實話,之前羅辰強迫它榮慧卿簽下生死相連的靈寵契約,赤豹是真的不服氣。――榮慧卿只是鍊氣期,比自己這個妖獸的修為都要低,她若是有個三長兩短,自己要跟著她倒霉。而且因為她修為低,有個三長兩短的可能性極大,自己的危險性更是多了幾分。所以它之前那個生死相連的契約。真的是簽的不情不願。

現在知道了真相。它反倒坦然了。換作是它自己,也不放心的。在這樣一個巨大威脅的前提之下,老大和主人沒有選擇寧可殺錯,不可放過的手段,說明他們還是對自己比較有信心,不是真的信不過自己。

因為就算簽了生死相連的契約。如果靈寵自己不想活了,將主人一起拉下水,也不是沒有過的事。

既然生死相連,這份契約就是一把雙刃劍,不過是在修士那邊的劍鋒更加銳利一些而已。

赤豹臉上露出微笑。對狼七道:「你跟主人簽的是什麼契約?」

狼七得意洋洋地道:「主人看重我狼七,要跟我生死與共,不僅訂下生死相連的契約。還在我身體里種下禁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赤豹愕然。強!真是強!狼七真乃神獸也!

這樣一個一邊倒的契約,還有讓它生就生,讓它死就死的禁制,在狼七嘴裡,居然不僅成了無上的榮耀,還帶了些旖旎的浪漫氣息。

赤豹摸著下頜。沉吟起來。難道這就是狼七從一個資質普通,不入流的狼妖,居然能夠一舉築基的原因?

因為它有強大的內心和臉皮。內心強大。代表道心也強大。臉皮厚實,代表肉身極強悍。主客觀條件都具備,這狼七想不成仙都難……

看著狼七。赤豹笑得若有所思。

狼七看見赤豹這麼快就平靜下來,反倒覺得有些無趣,又趴到窗口看熱鬧。

……

肯肯來到隔壁的屋子,悄悄躲在牆角,看見羅辰盤膝坐在床前的地上,正進入物我兩忘的狀態。

榮慧卿躺在床上,似乎還在睡覺,臉色有些蒼白。

肯肯想了想,咳嗽一聲,從牆角溜出來,對羅辰大喝一聲道:「老大,慧卿醒了!」

正在修鍊的修士最忌諱被人,重則丹田受損,筋脈錯亂,輕則頭暈眼花,骨折吐血。所以修士一般都會在深山野嶺,或者防護嚴密的洞府裡面修行,不會像羅辰一樣,就坐在客棧的房間里打坐。

羅辰被肯肯帶有靈力的一聲大喝震得胸口一痛,張口吐出一口鮮血,跟榮慧卿昨晚上吐血的樣子,頗為神似。

肯肯終於滿意了,面上還是一副獃獃的樣子,爬到床頭,看著榮慧卿熟睡的面龐,奇怪地道:「咦,剛才不是醒了嗎?」

羅辰拿袖子抹了抹嘴,回頭看了一下。

榮慧卿氣息綿長,還是睡得很熟。

「你大驚小怪的,小心驚擾了慧卿。」羅辰慢條斯理的道,並沒有追擊肯肯打攪他修鍊的過錯。

肯肯坐到床頭的枕頭上,對羅辰道:「外面事發了,老大要不要出去看看?」小爪子撮起來,好像在掐指一算,「老大要是出去,可以帶著狼七一起去,讓它變成狗在前面帶路就可以了。」

羅辰對那些築基期變異妖獸的事情,也有些疑慮,再想到狼七也是在陰棲之地待過的,他不想帶著狼七出去,對肯肯吩咐道:「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讓狼七和赤豹過來守著慧卿。」說完回頭看了看,目光里有幾分眷戀不舍,卻還是毅然決然地移開,「我出去了。」

在屋裡走了幾步,羅辰的身影就消失在空氣當/>

羅辰一走,肯肯就在枕頭上蹦蹦跳跳,把枕頭當彈床。

這樣跳來跳去,除非榮慧卿是真的暈死了,才不會醒過來。

再說其實她早就醒了,就是不知道怎樣面對羅辰而已,才一直裝睡。

「哈,我就知道你醒了。」肯肯叉著腰,俯下身低頭直視榮慧卿。

榮慧卿一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對琥珀色清澈的大眼睛在自己面前忽閃忽閃的賣萌。

「肯肯你這個傢伙!」榮慧卿伸出手臂,將它拎到旁邊的枕頭上放下來,自己披衣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