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6章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阿喵寶

第76章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阿喵寶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22 19:26  字數:2727

魏楠心搖搖頭,一手拿住了管鳳女的穴道,不動聲色將股靈氣注入她體內。

管鳳女頓時覺得頭暈目眩,慢慢軟倒在魏楠心身上。

「王妃身子不好,你不要去內院聒噪她,記住沒有?我送王妃去內院歇息,你回你自己的院子去吧。」魏楠心一邊說,一邊將口不能言的管鳳女送回到內院。

「我要出去將小郡主接回來。你們要好生伺候王妃,若是王妃有一丁點的不滿意,等我回來,一定饒不了你們!」魏楠心厲聲對管鳳女房裡的丫鬟婆子吩咐道,當晚沒有回內院,而是出了王府,去自己的師門皇運寺去了。

皇運寺有一個依附的尼姑庵,平日里門可羅雀,並不對外。

孟林真跟著魏楠心來到這個尼姑庵,有些不安地問道:「師父,您真的打算這麼做?」

魏楠心點點頭,「你師娘最近身子不好,每日里都是懨懨的,給她個女兒,她也能安心些。」

魏楠心對孟林真信任有加,有些事,就算瞞著自己的親生兒子,也不瞞著他。

孟林真卻知道是因為自己是修士的緣故。

魏楠心唯一的兒子魏見臣沒有靈根,不能修行,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讓他知道。

再加上孟林真修習小天魔境,對於幻境和人心的把握,比一般修士都要強。

魏楠心要瞞天過海,肯定要孟林真幫忙。

「你最近怎樣了?金丹穩固了嗎?」

孟林真苦笑道:「回來之後·雖然再次結丹,但是總是有些不穩。現在一直在鞏固根基,調養道心。危險重重,擔心會再次碎丹。」

他在鏡過一次丹,但是因為榮慧卿打破了琅繯寶鏡,讓他的金丹也跟著碎裂。他從鏡後,以鏡核為根底,再次結丹成功,但是鏡核的每一面·都是榮慧卿的一顰一笑,讓他每天修行的時候,都不得不面對那個女人。

修為到了,但是道心有損,他的金丹修為大概就要止步在初期了。

魏楠心對此深有體會,他在金丹後期大圓滿困住很久了,依然結嬰無望。他將管鳳女弄來,就是為了成全自己的道心。管鳳女雖然不能修行,可是她的靈魂無比聖潔,不染塵埃。這種潔凈無比的狀態·對魏楠心這種修習枯禪境的人來說,是無上的誘惑。

「這就是所謂的機緣,可遇不可求的。這件事之後,若是你還不能結丹,就出去遊歷吧。

老是待在這裡,也不是事兒。」魏楠心很希望自己的徒兒能夠再進一步,這樣他的實力也更強大,對他的計劃也更有利。

兩人說著,來到尼姑庵裡面。

尼姑庵的主持忙迎上前來,對魏楠心雙掌合什道:「師伯·您要找的人,我們找了幾個人選,您先看一看。」

魏楠心點點頭·坐到屋裡的上首,孟林真站到他身邊。

主持拍了拍手,四個孩魚貫而入,穿著同樣的衣服鞋子,梳著同樣的雙丫髻,站在屋子當/>

魏楠心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對孟林真道:「你最熟悉,去挑一個出來。」

孟林真慢慢地走上前來·在那四個小女孩面前一一走過·仔細打量。

孟林真生得比女人還漂亮,這四個小姑娘雖然才個已經早熟得紅了臉,不斷拿眼睛覷著孟林真。

孟林真皺著眉頭·指著那兩個偷偷看他的小姑娘道:「這兩個不行,送走。」

那兩個小姑娘臉一白,捂著嘴就被一個尼姑帶了出去。

剩下的兩個小姑娘,一個滿臉淚痕,一個卻滿臉漠然,看都不看孟林真一眼。那股淡漠的態度,倒是跟榮慧卿在鏡樣子,頗為神似。

孟林真在她面前停了下來,伸出手裡的扇子,放到那小姑娘的下巴之上,微一用力,那小姑娘被迫抬頭,看向孟林真。

眸子里有著害怕,但是藏得很深,強作鎮定的樣子一般人看不出來,可是逃不過像孟林真這樣的修士的眼睛。

「到底是假的,再像真的,也是假的。」孟林真在心裡暗暗搖頭,不過還是回頭對魏楠心道:「就這個吧。」

魏楠心點點頭,站起來吩咐道:「留下這個,你們都出去。」

尼姑庵的主持帶著另一個小姑娘出去了,出去的時候,順便把門帶上了。

屋裡只剩下魏楠心和孟林真兩個人。

「你看,她的容貌,你能不能改一改?—我要的是一模一樣,不是現在這樣子的。」魏楠心仔細看了看那小姑娘,清秀的模樣和個頭,確實跟一年前的榮慧卿有些相似,就是眼睛裡面的神采有些不同。

魏楠心記得榮慧卿的眼睛,裡面像是有一團火,隨時會得毀天滅地,燒毀一切讓她不甘的人或事。

有好幾次,他以慧卿都要忍不住,把她娘親的事情抖出來了,可是不知道什麼,榮慧卿還是忍了下去。

榮慧卿越能忍,魏楠心就越是心驚膽戰,不能容她。因為他知道,現在的忍耐,都是為了最後的爆發。忍得越久,最後的爆發就越厲害。—有榮慧卿那樣一雙眼睛的人,絕對不會是好相與的人。

而這個女孩,雖然表面很淡然,可是眼睛深處的神情卻出賣了她,那裡只有不安和恐懼,並沒有那股讓人不安的韌勁。

也許是身世和經歷的不同,造成的兩人性格不一樣吧。

再說魏楠心也不想找一個跟榮慧卿一模一樣性子的人養虎遺患。

「改造她的容貌,她的記憶,還有,她的血統。」魏楠心看著那小女孩,像是看著一塊木頭,或是一段布料,只是在吩咐工匠,該如何雕琢。

孟林真躬身應是,「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