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5章魚目混珠

第75章魚目混珠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22 13:08  字數:2783

「也難怪你看著眼熟,以前你生有一個女兒,比這個畫像的女子小五歲,長得倒是一模一樣,不過生下來就身子不好,一直生病,買了很多替身送到廟裡都不管用,後來還是讓她出家帶髮修行,她的病才好了。想不到過了這麼多年,你還記著。」魏楠心一臉慘然地扶著管鳳女坐下來。

管鳳女怔住了,「我生有一個女兒?」腦子裡一片糊塗,一點也想不起來以前的事。可是她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她:你確實有一個女兒,你真的有一個女兒……

「她多大了?」管鳳女情不自禁地抓住魏楠心的手,「在哪個廟裡?我要不要去看看她?可憐見的,這麼多年,沒有爹娘在身邊,卻在廟裡青燈古佛……」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魏楠心的臉上很是沉痛,雙眸里卻跳著一抹異色,「這是她的命。將她舍到廟裡,也是為了她好,不然,她早就活不下去了。」

管鳳女蹙著細細的雙眉凝神思索,過了一會兒,慢條斯理地問道:「既是以前生的,那孩子的父親是誰?」

魏楠心窒了窒,訕笑著道:「當然是我······」

管鳳女不信,搖頭道:「我跟你成婚,才不過一年多,哪裡來的九歲大的孩子?——一定是我以前生的。」頓了頓,斬釘截鐵地道:「跟別的男人生的。」

魏楠心臉色一沉,從管鳳女身邊走開背著雙手走到書房的窗口站住,不虞地道:「自始至終,你只有我一個男人。以前是我對不起你,不能給你名份,所以只能把你安置在別院,生了孩兒,也沒能好好照料。」回頭又看著管鳳女絕色的面龐出神,「如今我們心想事成,終於得成眷屬你還在怪我?」

管鳳女吃了一驚,站起來甩了袖子恨聲道:「你是什麼意思?你不是說,只有我一人?『以前對不起我,是什麼意思?安置在別院又是什麼意思?」說著落下淚來,「你不要欺我記不起事情,就胡亂編排,我管鳳女從來不做對不起天地良心的事!」

魏楠心別過頭,輕嘆一聲,喃喃地道:「······你當然不會。你的靈魂聖潔無比,天上地下,我從未見過靈魂聖潔如你的人。」說完低下頭雙手撐上窗欞,雙肩微微塌了下去,似乎有些不能承受之重。

管鳳女卻不放過他,追著他問道:「是不是在我之前,你另有妻室?」

魏楠心沉默半晌,回身點頭,「是,我認識你的時候,年歲已經不小了,怎麼會沒有妻室?你別忘了我是大楚國的一字並肩王,我這樣身份地位的人,怎麼可能一直一個人?就算我想聖上也不會容我這麼做。」

管鳳女又是吃驚,又是悲憤,還有一絲難過,兩手恨的發抖,指著魏楠心道:「原來是這樣!……你給我把我的女兒找回來,我帶著女兒出去另過!你以為我稀罕你這個王妃的位置!」說著就要奪門而

魏楠心回手,一指仲出,點在管鳳女身上。

管鳳女暈了過去。

「唉若是你能給我生個孩子我又何苦讓你知道這些事情?」魏楠心一臉痛楚地將頭埋在管鳳女肩頭。他以前的師父,現在的師兄也就是皇運寺的方丈給管鳳女看過,說她的身子在上一次生育的時候受過大難,胞宮受損,這輩子都無法再有孕了。

魏楠心也曾經想過讓管鳳女跟他修行,說不定能治好她的痼疾,可是更讓他受打擊的是,管鳳女不僅沒有靈根,而且雪山氣海和奇經石頭堵住一樣,就算請光明神殿的大掌教出手,將她紮成個透明窟窿,她也是不能修行的。——如果她能修行,除非上仙出手,給她脫胎換骨。

可是如果能有這個機會,魏楠心肯定是要選擇給自己脫胎換骨了,不會把這上好的機會讓給管鳳女……

自從知道管鳳女無法再生育之後,魏楠心的計劃就又有變動。

他本有個兒子,今年十七歲,是以前的側妃所生。因為要娶管鳳女進門,他將以前的側妃妾室都送到別莊去了,兒子也一併趕走,本是要給管鳳女將來給他生的孩子騰地方的。

現在知道管鳳女再也無法生育,而他的計劃一個繼承人的,他就想起了以前的側妃生的兒子。

「來人,送王妃回去歇息。以後我的書房,不經我同意,不許任何人進來,包括王妃在內,知道嗎?」魏楠心冷冷地吩咐道。

過了幾天,魏楠心十七歲的兒子魏見臣被從別莊接了回來。

看見這個跟自己年輕的時候生得一模一樣的孩子,魏楠心的聲音軟了下來,「……這一年來,委屈你們母子了。」

「父王,兒臣不委屈。只要是為了父王的大業,兒臣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魏見臣倒地便恭恭敬敬地道。

魏楠心凝神看了魏見臣半晌,抬手道:「起來吧。明天我去向聖上請旨,封你做世子,以後,你就是這王府的小王爺,這府里上上下下,都由你做主,知道嗎?」

魏見臣大喜。一年多前,他的父王看上了一個女子,就將王府里所有的姬妾都送到了別莊,包括自己的娘親。娘親以前曾經是父王最寵幸的側妃,他甚至一度認為,父王會封娘親會正妃!誰知道,竟讓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女人搶了先!

「父王,請問母妃哪裡怎麼辦?要不要接她一起回來?」魏見臣故意問道,試探那個女人在魏楠心心br/>

魏楠心背著手在屋裡走了兩圈,搖了搖頭,厲聲道:「我剛才說的有誤,你還是管好外院的事就行了,王府內院的事,由王妃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