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1章為卿人神共憤

第71章為卿人神共憤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20 14:18  字數:2803

在空一下子停了下來,羅辰停刀回首,看向拿著長鐮刀的黑袍人,目光一絲軟弱,「救救她。」

「她是你什麼人?值得你這樣對待?」黑袍人的目光又有些緊張,似乎不知道羅辰會說出些什麼話。

她是我什麼人?

羅辰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想了好久,他還是搖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你還能為她捨命?!」黑袍人又驚又怒,恨不得拿長鐮刀將羅辰的榆木腦袋「收割」下來!

「我沒有想過她是我什麼人,我只是不能讓她死。」羅辰的眼神看向一動不動的榮慧卿,聲音不由自主地和緩下來,「她既然叫我一聲辰叔,就是我的後輩,我自是不能讓她白叫。

黑袍人五內俱焚,一隻手顫抖著揉上自己的胸口,擔心自己一不小心,一口黑血就要吐在自己的長鐮刀上面了。——聖器被污,可是大罪。上神不罰,天也會罰。

「只是這樣?只是因為她叫你一聲『辰叔,?!——你可知你在她心地位?」黑袍人緩過勁來,咬牙切齒地問道。

羅辰垂下眼帘,「我是她的辰叔,僅此而已。」說完便揚眉看向黑袍人,「我和她的關係不管怎樣,都與你無關。你就說一句話,救還是不救吧。如果不救,你又何必在這裡唧唧歪歪廢話半天?」

「你!」黑袍人被羅辰的話氣得語無倫次起來手指著羅辰罵道:「…有種你別求我救她!」

「我沒種。——只有一句話,你到底是救,還是不救。」羅辰乾淨利落地道,俯身將一動不動的榮慧卿抱了起來。

那些長著蝙蝠翅膀、頭生雙角的異獸一擁而上,想要啃噬榮慧卿的魂魄。

黑袍人見狀,右手對著榮慧卿的頭頂平伸,一連串雪白的泡沫從榮慧卿頭頂鑽了出來,每個泡沫裡面,都有一個小小的女孩在熟睡。

「你在做什麼?!」羅辰臉色遽變微微側身,將榮慧卿護在懷裡。

「你想我做什麼,我就在做什麼。」黑袍人瞪了羅辰一眼,似乎覺得他不知好歹。

羅辰明白過來,一手護住榮慧卿,一手掄起長刀,將那些異獸砍成兩半,然後看著它們復活,再砍,復活再砍,直至筋疲力盡。

「你這是何苦?」黑袍人嘆息一聲,隨手揮了揮,就嚇退了一大群異獸。

羅辰怒道:「沒有時間了!你到底是救還是不救!」

黑袍人微笑道:「時間?你跟我說時間?——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已經將這個石窟裡面的時間靜止了嗎?」說著,看向躺在羅辰懷裡的榮慧卿,「她的生命,還停留在我出現的前一刻。」然後對羅辰招招手,「你想救她嗎?求我。」

剛才黑袍人可不是這麼說的……

羅辰咬咬牙,終於將長刀放下將榮慧卿打橫抱起,單膝跪在黑袍人面前,誠懇地道:「救她求你。」

黑袍人沉默一瞬,站得筆直,兩手交疊在自己的長鐮刀之上,「頭一次從你嘴裡聽見這兩個字。不過。我的規矩是不能變的,你要救她,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沒有心,你拿什麼跟我交換?」

「我的命。——以命換命,總可以吧?」羅辰又一次將長刀橫在自己的脖頸之上。

「我要你的命做什麼?」那人嗤之以鼻手指在長鐮刀上輕彈兩聲嗡嗡的聲音震得石壁都抖了兩抖。

「那你要什麼?」心,沒有了命,不要了。他還有什麼可以拿來交換的?

那人繞著羅辰走了兩圈「把你的善給我。從此以後,你的靈魂只有惡,無窮無盡的惡。我倒,你沒了善,她這個光明之女,以後要怎樣對待你」那人咕地一笑,聲音蒼涼和寂寥。

羅辰沉默下來。

再沒有了善,只剩下惡,在漫長的歲月里,他也許會變成一個人神共憤的邪魔,從此再也不能和她並肩站在陽光之下。

羅辰有些茫然。她不會知道,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為她做了些什麼。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些。——當真就因為那一聲「辰叔」?

羅辰不敢往深處想。也許這樣做,對他們倆都是最好的結局。

「你要想清楚。沒有了善,只剩下惡,你從此會人神共憤,天地不容。—只為了這個不知道心裡有沒有你的女子,值得嗎?」黑袍人問得意味深長,眼神在榮慧卿面頰上一掃,眉梢輕輕跳了跳,繼續說道:

「沒了善,你還能抑製得住你心

「你這樣為她,她卻全不知情,以後她再大一些,可能會看上別的男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會是給他人做嫁衣裳。你捨得把這嬌滴滴的小娘子拱手讓人嗎?你問問你自己,若不是你心裡有別的想頭,你又怎會毫不猶豫地為她鞍前馬後?」

黑袍人嗤笑一聲,看著羅辰悵然的表情玩味不已,「沒有到手的時候,總會牽腸掛肚的。我這樣做,其實也是成全你。現下我拿走你的善,也就是拿走了你所有的自製和忍耐。你就不用壓抑自己了,想做什麼就去做。」如魔鬼一樣循循善誘的聲音,勾起內心深處所有的綺念和旖旎。

「…不用想她願意不願意,她是你的,是你付出代價換來的,她從頭到腳,每一寸肌膚,都是屬於你的。若是她反抗,掙扎,倒是更增樂趣,你說是不是?」魔鬼的聲音越發低啞動人。

羅辰臂彎裡面的榮慧卿,似乎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睡蓮正等著他去採擷。

胸口處突然傳來一陣劇痛。

「胡說!」羅辰從魔音來,「就算我沒了善,只剩下惡,也不會變得如此卑鄙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