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0章生死相連(阿喵寶寶靈寵緣

第70章生死相連(阿喵寶寶靈寵緣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9 14:57  字數:2757

赤豹低吼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化為人形,對羅辰行禮道「赤豹沒有保護好主人,請大人責罰。」

肯肯衝過來,抱著羅辰的腿大叫:「把慧卿放下來!」

羅辰一雙眼睛只盯在榮慧卿臉上,聲音里有他自己都不曾察覺的溫柔,「你怎樣了?」

榮慧卿面色蒼白似雪,就連嘴唇ˉ都不見血色,身子軟綿,長發從羅辰的臂彎滑落,如瀑布一樣飄散在他腰間。

那樣細弱的呼吸,那樣脆弱的脈搏,還有靈力快要枯竭的丹田筋脈,額間眉梢的黑氣,種種跡像表明,她就快不行了。

「我知道我活不了了。」榮慧卿微笑著道,伸手撫了撫羅辰的面頰,「辰叔,我一直想摸摸你的臉……」

羅辰偏了偏頭,溫熱的唇在榮慧卿手掌些濕,帶著暖意。

「我就要死了,臨死前,有件事想求辰叔。」榮慧卿氣若遊絲,緩緩說道。

「我不答應你。」羅辰一口回絕,如鐵的臂彎不自覺地放軟,生怕磕壞了她。

「啊?」榮慧卿勉強笑了笑,牽動肺葉,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帶出一捧鮮血,「真沒面子,第一次提要求,就被拒絕了。」她的肉身練過旭日訣,本來已經非常強悍,可是在元嬰修士的一縷劍氣面前,她的內臟還是被擊得支離破碎。

元嬰的修為,榮慧卿第一次認識到跟金丹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元嬰之下,越級挑戰也許還能成功。可是元嬰就是一道門檻,想要越級挑戰元嬰修為,就是白日做夢。那山羊鬍子的本命劍里,不過是封印了元嬰修士的一道劍氣,就將榮慧卿媲美妖修的肉身,擊得一敗塗

如果她能有機會,修到元嬰再死,有多好。

真是可惜。榮慧卿輕輕嘆一口氣在羅辰臂彎輾轉。

「無論是什麼事,我都不答應你。——除非你活著。如果你活著,我什麼事都答應你。如果你死了,我答不答應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你又看不到。」羅辰的聲音越來越低,胸口如同堵了一口悶氣,欲訴無門。

「我知道你這樣說,是想我活下來。

可是能不能活下來,不是我說了算的。」榮慧卿的目光逐漸渙散,眼前模糊起來,她伸出的手只在空到她想抓住的東西。

「誰說了算?我只知道,如果你自己都不想活了,誰都救不了你!—榮慧卿!你給我堅強一點!」羅辰大聲在榮慧卿耳邊吼道。

聽在榮慧卿耳朵里,卻像是從遙遠的天邊傳來的囈語。

「…閻王要你三更死,怎會留你到五更呢?辰叔,修士修行,都想擺脫這生老病死,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可是生死輪迴,不是每個修士都能逃過的。我已經逃了一次,上天不會再放過我了…」榮慧卿的眼睛慢慢闔上。

「…我想我娘。辰叔雖然你不肯答應我,我還是希望,如果有一天,你結了嬰,你能幫我殺了魏楠心,將我娘接回來。別告訴她發生什麼事,只要將她安置在某個地方,好好的活著」頭一歪榮慧卿的呼吸斷絕了。

巴掌大的小臉上還有一絲淺淺的笑容。

就像他第一次在朵鈴山莊的草廬外面見到她,還是個一頭黑髮綰成兩個丫髻一左一右頂在頭頂,各綁了一個蓮青色的緞帶。自己一口氣說出她的心思她受到驚嚇,面色雪白到近乎透明,就跟現在躺在自己臂彎,毫無知覺的她一樣。

只能算是清秀的容貌,生起氣來,卻別有一番動人的味道。個子不矮,可是在自己面前,依舊是一個小小的孩子。

他還記得,被自己說穿了心底的秘密之後,她一邊儘力掩飾心底的驚駭,一邊又忍不住露出懷疑的眼神……

往事歷歷在目,她卻已經成了他臂彎里一具冰冷的屍體。

「不——!」羅辰仰天怒吼一聲,臉色從煞白變成鐵青,彎腰打算將榮慧卿平放在地上。

赤豹連忙現出原形,示意羅辰將榮慧卿靠放在它身上。

肯肯奄奄一息,頭碰頭跟榮慧卿躺在一起。它是榮慧卿生死相連的靈寵,和赤豹那種契約型靈寵不一樣。榮慧卿的生機既然斷絕,肯肯的心力也跟著衰竭起來。

赤豹扭頭看著這兩個跟它最親密的朋友,悲呼一聲,大滴大滴的淚水從它的眼眶裡掉了出來。

羅辰兩眼帶煞,站在榮慧卿身邊,雙臂揮出,兩手交疊,結出無數手印。全身靈力波動,終於動用了禁術血瞳。

血瞳之術,相傳來自魔界,向來被人界正道修士不齒,後來被人界的大修士改造為越界之眼,能夠眼觀間。

而真正的血瞳之術,可以堪破陰陽兩界,比越界之眼更加厲害。

羅辰的眸色瞬間轉為血紅,往榮慧卿身上看去。

陰陽交替的地方,半黑半白之蝙蝠翅膀,頭生尖角的異獸正伏在榮慧卿腳邊,大口大口吃著她的子。等她的影子吃完,就要吃到她的魂魄了。

羅辰長嘯一聲,右臂一長,一把碩大的長刀凌空出現在他手裡。刀鋒連閃,那些異獸怪叫數聲,被他從頭到腳,一劈為二,斬於刀下。

榮慧卿悶哼一聲,重新出現了微弱的呼吸。

肯肯緩過勁來,喜極而泣,伏在赤豹身上嚎啕大哭。

被羅辰抓來的狼妖低頭看了看自己剛剛殺了一個築基修士的爪子,悄悄往角落裡躲了躲。——這個煞神,惹不起,咱躲得起

羅辰嘴角的笑容還沒有展開就凝固起來。

他的眉毛擰了起來。

只見剛才被他一刀劈為兩半的異獸,居然一分為二,重新活了過來,比剛才的數目多了一倍,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