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6章女神算(阿喵寶寶靈寵緣3

第66章女神算(阿喵寶寶靈寵緣3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8 05:16  字數:0

皮氏村?就是那兩個萬乾觀的弟子最後出現的地方?

這次萬乾觀派出來的築基修士捻著自己的山羊鬍子,忍不住還是佔了一卦。

其實這種跟占卜人有關的事情,一般都算不準。

但是那山羊鬍子修士還是忍不住。

不信邪不行,拋過三次銅錢,都是一塌糊塗,看不出端倪。

山羊鬍子修士一時心煩,便離開住所,信步上街,來到自己算命攤旁坐下,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發獃。

沒過多久,一個錦衣婦人哭哭啼啼的過來了,拉著那山羊鬍子修士大聲問道:「老頭子,上次在這裡跟你一起算命的那個姑娘在哪裡?我有急事要求她啊!」

山羊鬍子修士是隱姓埋名在這裡算命,滿足一下自己的興趣愛好的,並沒有跟這些人表露自己的真實身份,被這婦人當面叫「老頭子」,對他一個築基修士來說,實在是非常不恭敬。不過他城府頗深,也只是面色變了變,上下打量一眼那錦衣婦人,見她身上的衣衫雖然料子還是不錯,但是已經有些破舊,不像上次來的時候,都是簇新的,就不動聲色地問道:「請問你找她何事?說出來,看看我能不能幫忙。」

那婦人毫不買帳,不耐煩地道:「你不行的。你算的沒有那個姑娘准啊。——你幫不了我的,快跟我說說那姑娘到底去哪裡了?我重金酬謝!「

「你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自然幫你把她找過來。」山羊鬍子修士作勢拿起筆·要將那婦人的話記下來。

那婦人以為他們是同行,一定是認識的,也就不再瞞著那山羊鬍子修士,抹著眼淚道:「上次,你給我兒算命,說是上上大吉,一定心想事成。可是那位姑娘說是盛極必衰,應該有事發生。可恨我一時氣憤,沒有聽那姑娘的話·如今才知道那姑娘是說的金玉良言啊!」

「哦?難道你兒子出事了?」

那婦人嚎啕大哭,「我兒子在京城本是被點了探花,可是在金殿賜宴的時候,他得罪了陛下的結拜兄弟,一字並肩王魏王爺,被打入天牢!那報喜的差大哥前腳剛走,那有人過來報信,說明天就有大人過來抄家了,因為得罪了魏王爺!——我們家好端端的,就這樣要完了!你看這不就正應了『盛極必衰,那句話?!我是來求求那位女神算·看看她有沒有法子,幫我們熬過這一關!」

那山羊鬍子修士越聽越心驚膽戰。這婦人說的話,他不可能不信。因為無論是高家產被抄,都是無法做假,很快就能被查證的。——那婦人犯不著編這樣的假話。

可是如果那婦人沒有說假話,豈不是證明那姑娘的占卜能力,技高一籌?!

想到這裡,那山羊鬍子修士想知道端倪的心更盛了。

要知道易術占卜一術,在整個五州大陸·懂的人並不多,知道六十四卦卦辭的,更是少之又少。

要入占卜之道的大門·非要知道那六十四卦的卦辭不可。

從這個婦人的事情來看,那個姑娘很可能是真正入門的。

自己派去尋找她的兩個萬乾觀弟子居然還送了命。

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不是那姑娘有本事,就是她背景神秘,後面有高人支持保護她······

山羊鬍子的修士眯起了眼睛,捻著鬍鬚琢磨半晌,打算帶人親自去皮氏村走一遭。

他們早就調查過,館陶山一帶·並沒有修為超過築基的修士·就連妖獸,最高修為都不過是築基·因為修為再高的,早已經下山·混跡紅塵俗世修行去了。

所以那姑娘後面就算有高人,應該也不會超過築基修為。

自己已經是築基後期修為,再多帶幾個築基初期和練氣後期的師弟、弟子,應該就萬無一失了。

想到這裡,那山羊鬍子連這個算命攤也不要了,唰地一下子站起來,沒有走幾步,就從那婦人面前消失了。

那婦人嚇了一跳,軟倒在地上,哆哆嗦嗦地道:「原來是仙師啊……」

山羊鬍子修士帶著大隊人馬直撲皮氏村。

榮慧卿白天都待在茅草屋裡,跟赤豹和肯肯一起修鍊。

正午陽光明媚的時候,是修鍊旭日訣最好的時候。

榮慧卿閉目盤膝坐在小院正設的天羅地個小小的聚靈陣,增加靈氣的彙集。

正午的陽光絲絲縷縷被吸入榮慧卿的百匯穴,然後順著筋脈往下,入丹田,被靈力煉化。然後從丹田向上,進入識海。

等她築基的時候,識海那裡就會生出紫府,她就可以真正算是踏入修行大道了。

不過從目前來看,她還沒有築基的感覺。

筋脈還在不斷變寬,丹田似乎像一個無底洞再多的陽剛之氣也能被她煉化,充溢在丹田裡面。身體似乎被旭日訣打造得更加結實,而修為卻再難前進一步。

過了這麼久,識海並沒有變太多。紫府依然遙遙無期。

榮慧卿睜開眼睛,目光投向遠處不可知的地方,悠悠地嘆口氣。

她進入練氣九層大圓滿才一兩個月時間,本不應該這樣著急築基。可是想到還在魏楠心手上的娘親,榮慧卿又有些心急如焚,恨不得今天築基,明天結丹,她就能跟魏楠心正面一戰了。

若說前一陣子,她還想過如果自己等不及了,可以請辰叔出馬。

魏楠心是金丹修士,辰叔也是金丹修士。

可是辰叔這一陣子舊傷再次複發,而且躲到別處去養傷,就讓她再也開不了這個口。——她沒有任何立場,讓辰叔冒著生命危險,去救自己的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