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5章一腳破丹田(粉紅180+

第55章一腳破丹田(粉紅18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8 05:16  字數:0

雖然修為低一層,可是榮慧卿此時的氣勢無人能敵。

那人冷笑一聲,「練氣也敢斗築基,真是初生牛犢······」

榮慧卿已經身法閃動,無聲無息的欺到他跟前,手裡日月雙鉤交錯而來,將那人胸前的袍子生生撕下一大塊。若不是那人跑得快,胸前就要被日月雙鉤捅出個大窟窿了。

「你這個賤人!——恁地惡毒!老子剛才讓你三招,現在要來真的了!」那人氣急敗壞,右掌一翻,一柄長劍出現在手裡。

原來這是個劍修。

榮慧卿冷笑一聲。在她看來,很多修士都很虛偽,而劍修裡面虛偽的比例,又比修習別種兵器的修士要大的多。

修士之間的爭鬥,要麼拼修為靈力,要麼拼招數兵器。只有劍修,花架子最多,舞起來令人眼花繚亂,可是除了滿足一下他們自己的虛榮心以外,沒有絲毫的實戰意義。

搏鬥的時候,如果靈力相當,就看誰的身法快,招數狠,兵器銳利。

當劍修挽劍花的時候,人家的長鞭已經卷到他的胸口了。

儘是花架子,

當然,很厲害的劍修,據說能人劍合一,就天下無敵了。

榮慧卿還沒有見識過。

不過眼前這個劍修,明顯不能人劍合一,但是花架子擺得夠足。馭劍的時候,不直取黃龍,反而馭氣驅使著自己的長劍在空畫起線條。

也不知道是在演練一個複雜的陣法·還是在醞釀新的劍招。

榮慧卿看了心頭火起,反正辰叔在身邊,就算對方修為比自己高,她也肆無忌憚地近身向前,用她剛剛悟出來的奎龍邀月鉤法狠擊過去。

那築基修士嚇了一跳,來不及招回還在天上飛的長劍,手臂一長,手裡又出現一柄長劍。—原來是雙劍選手!

榮慧卿的日月雙鉤頓時被對方的長劍架住,往上斜挑。

越級挑戰高一級的修士·還是有風險啊。

羅辰卻冷冷地站在一旁,隱匿了身形,沒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那修士眼見一個妙齡-少女近前,特別是胸前那一對巍峨的玉峰在打鬥看得他目眩神迷,忍不住雙手十指微張,往榮慧卿胸前的乳間穴拂去。

榮慧卿忙一個旋轉,扭腰避開。

那築基修士不死心,喚回在空飛劍從上盤攻擊榮慧卿,自己單膝跪地·突然往榮慧卿的下盤攻去,十指連伸,只只往對方的下陰彈去。

榮慧卿大怒。這個劍修,真是名副其實的「賤修」!什麼人劍合一,簡直是「人賤合一」才對!

榮慧卿一咬牙,暫時放棄日月雙鉤,將自己的雙手解放出來,憶起那日羅辰空手對白刃的手法,旭日訣凝結於掌心,雙拳頓時如鐵·往那築基修士胸前連擊,同時一腳飛出,靈力蘊積於腿·踢之處。

修士之間的爭鬥,很少有到近身肉搏的地步。

修為低的,也都是驅使法寶、兵器打鬥,修為高的,直接比拼符和靈力,還有各種神通,讓別人近身,那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榮慧卿卻投了個巧·出其不意地攻到對方近身。可惜對方修為比她高·又看她是女修,不免起了些下流的歪心思。

這種不入流的招數·喚醒了榮慧卿在孟林真那裡受過的羞辱。一時氣憤異常,反而超常發揮·以外打內,一腿踢破對方的丹田,直接將那築基修士的紫府毀掉,毀了對方的築基修為。

那築基修士難以相信自己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女踢破丹田紫府,瞪著眼睛,直挺挺地跪了下來,然後倒在地上,騰起一大片灰塵。

他帶來的人手都是練氣期的,此時一看自己的老大都被人做掉了,嚇得作鳥獸散,趕緊回京城的正義盟總部報信去了。

在不遠處偷偷觀望的羅巧姿、大牛和百卉都難以相信自己看見的情景,都一致認為,一定是羅辰出手,榮慧卿才能以練氣修為,打倒一個築基修士!

榮慧卿不屑地又踹了那修士一腳,喝道:「不過是壞了紫府而已,又沒有要你的命,你做出這種死樣子做什麼?」

羅辰現身出來,微微頷首,「廢話少說。動手!」示意榮慧卿殺了那修士。

榮慧卿為難,「他的修為已經被我廢了…···」而且這人不過是受人驅使,並非首惡,只是打手。

羅辰厲聲道:「出手不容情,容情不出手!——你這優柔寡斷的作態,什麼時候才能改?」說著走到那修士身邊,彎腰伸手,將那半死不活的修士抓住頭髮拎起來,問道:「誰派你們來的?正義盟都分了幾路?都有哪些人帶隊!——你給我說清楚了,我就放你一條生路!若是敢撒謊!」羅辰手一揮,將那人的長劍過來,在手裡揉把揉把,變成一團廢鐵,扔到他身邊,有如此劍!」

那修士本來萬念俱灰。他費了快一百年的時間,給皇運寺立了好幾次大功之後,才得到兩枚築基石,最後順利築基。可是今天一念之差,被這個妖女廢了紫府丹田,重新被打回練氣。沒有了築基,自己的壽元已經不多了。

她這麼做,跟殺了自己有什麼兩樣!

不想聽她假惺惺的說話!

「我呸!——要殺就殺,要剮就剮!我牛二要眨一下眼睛,不是好漢!」那修士的口氣還是很硬。

「你還敢稱好漢!」榮慧卿更加生氣,倒轉日鉤,往那人背上狠狠砸了一鉤,「天地下哪有你這麼下流的好漢!」

羅辰瞪了榮慧卿一眼,「自己在那兒站著,好好想想今天都出了什麼錯!」說著,將那修士拎到山路旁的密林里去了。

榮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