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5章當機立斷

第65章當機立斷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7 16:36  字數:3474

大嗓門的村民連滾帶爬地邊跑邊叫:「我去叫村長,你惘膊亂來啊……」很快就跑得不見蹤影。

榮慧卿這陣子本來就心裡憋的慌,看見這兩個修士囂張的樣子,更增氣惱,不過還是按捺怒氣,鎮定地道:「兩位進來說話吧。讓小女子給兩位奉上一杯清水解解乏。」

這兩個修士找了三天三夜,也真是累了。現在人找到了,試探一下,發現對方也沒有靈力,不是修士,更加不放在眼裡,大搖大擺地就走了進去。

榮慧卿靜靜地站在門口,等兩個修士都走進小院,才哐當一聲關上門,沉下臉道:「赤豹,動手!」

兩個修士一驚,四下掃了一眼。

白衣修士迅速掏出一個信符,想要捏碎報信。

榮慧卿的動作比那白衣修士快多了,一邊冷笑,「進了我的天羅地萬里乘風符也枉然!」一邊拿出鞭子,注入靈力,電光火石之間,那鞭子如同一條直線一樣,往那白衣修士的手上卷過去。

自從住進這個小院,榮慧卿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設下了這個剛剛自創的天羅地動,傳送陣、信符、瞬移什麼的空間法術都不能施展開來。這也是她從琅繯寶鏡的鏡後,對不同時空、位面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層,自己根據陣法之道的基本原理,自創的陣法。

一拖一拉,就將那白衣修士手裡的信符卷了過來。

旁邊的黑衣修士還沒有把手從自己的乾坤袋裡拿出來就被赤豹從屋裡直衝出來,將他打暈在地。

白衣修士似乎被嚇住了,雙腿一軟,給榮慧卿跪了下來,連連求饒道:「姑娘饒命!姑娘饒命!」一邊叫,一邊一低頭,一柄寒光從他後頸處射出來,如箭一樣往榮慧卿胸口射去。——他這一招「跪地求饒腦後刀」,不知奪去多少修為比他高深的修士的性命。

隔著這麼近他們的修為相差也不算是天壤之別,應該能成功吧?

可是他沒有想到,旭日訣有煉體之效,讓榮慧卿極擅長近身戰,對這種近身偷襲的手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她手裡長鞭回卷,早就將那符劍一樣的小刀捲住,然後不留任何情面,旭日訣頻頻流轉,手裡氣力逐漸增的浩大無比長鞭唰地揮出,長鞭捲住的小刀頓時發出一道閃亮的光芒,端端正正直入那白衣修士的頭頂。

本來堅硬無比的天頂蓋,在榮慧卿神力之下,就如一盤豆腐一樣,被自己的偷襲匕首扎了透明窟窿。

那修士悶哼一聲,倒在了小院的黃土地上。

赤豹低低地呲牙咆哮,前腿不斷在地上踢打。

榮慧卿看著另外那個暈倒在地上的黑衣修士,問赤豹道:「你敢不敢殺他?」

赤豹從來沒有殺過生,就連食物也一直是吃素,是一隻難得純潔的豹子。

但是跟著榮慧卿做了靈寵,就不一樣了。它必須要保護主人不能本末倒置。

赤豹變回人形,對榮慧卿道:「不是不敢,但是現在不能殺。」

榮慧卿凝神靜思,眉梢跳了兩下,「你說的有道理。很快村長就要過來了,如果現在把他們兩人都弄死,倒是有些麻煩。可是也不能讓他清醒,不然更壞事。」

不能弄死也不能清醒地站在人前那到底是死還是不死呢?

榮慧卿皺起眉頭。

「要不我換上那白衣修士的衣衫,扶著這個黑衣修士出去讓他們看見個背影就行了。」這樣就不會懷疑到皮氏村和榮慧卿頭上。

榮慧卿想了想,聽見外面似乎已經傳來村民的喧嘩聲知道他們就要過來了,雖然這個計劃有很多漏洞,可是倉促之間,也想不到別的法子,正要點頭,卻見從裡屋又走出來一個白衣修士,和剛才被榮慧卿反擊的時候殺掉的白衣修士生得一模一樣,站在台階上看著他們笑。

榮慧卿吃了一驚,和赤豹忙背對背站著,手舉長鞭喝道:「何方妖孽?!」

那白衣修士「嘩」地大笑一聲,聲音怪怪的,像是第一次開口說話,腔調怪模怪樣,「慧····…情,我是肯肯啊······」

榮慧卿的嘴一下子張得大大的,看著那白衣修士歡快地跳到自己跟前,叉腰大笑。雖然是白衣修士的模樣,但是笑起來的神態,跟肯肯那個小樣兒如出一轍。

「你······你怎麼?!」榮慧卿又驚又喜,只覺得剛剛七上了位。

肯肯變做的白衣修士擠眉弄眼地道:「你忘了我吃過那狸貓妖的內丹啦?奈奈的,魂淡的狸貓妖,妖丹臭死了,害我花了這麼長時間才能煉化。不然早就可以嚇你們一跳了……」

榮慧卿記得很清楚,那狸貓妖確實能夠變化成別人的樣子。那一幕黑松林里的「真假明月」,她一直記得清清楚楚,半夜想起來,還有些不寒而慄。

可是肯肯如今變做那白衣修士的樣兒,又讓她百感交集。

那麼麻煩的事兒,一下子就解決了。——想不露痕迹的「栽贓嫁禍」,也要有栽贓嫁禍的本事啊!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榮慧卿拿出羅辰給她的火符,將那真正白衣修士的屍體燒得乾乾淨淨,連飛灰都沒有。

然後肯肯變做的白衣修士,扶起地上暈迷的黑衣修士,在外面鬧哄哄的人群敲門之前,推開院門出去,瞪著皮氏村的村長,臉拉老長,嘟嘟囔囔地道:「我師弟突然病了,我要送他回去。」又回頭指著榮慧卿,「她的樣子,我們師叔看不上,我們去前面的村子繼續找人去了。」說完就扶著那黑衣修士揚長而去。

為了轉移視線肯肯扶著那黑衣修士走了一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