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4章禍從口出(阿喵寶寶靈寵緣

第64章禍從口出(阿喵寶寶靈寵緣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7 07:41  字數:4092

榮慧卿惴惴不安地跟著羅辰回到山下皮氏村的茅草屋,擔憂地問道:「辰叔,你是身子不舒服嗎?」她終於注意到羅辰的面色比以往要蒼白許多。

羅辰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將榮慧卿拉到身邊站定,怔怔地仰頭看了她一會兒,「幾個月不見,你就長成大姑娘了。現在連我都要仰頭看你。」

榮慧卿有些著急,「辰叔別打岔,你到底是怎麼啦?臉色這樣蒼白?」

「我是有些不舒服,最近靈力不濟,舊傷好像複發了。」羅辰低聲咳嗽兩聲。

榮慧卿更是擔憂,「我那裡還有沒有吃完的丹藥,辰叔再吃點吧?」

羅辰伸手止住她,「不用麻煩了。丹藥對我的傷,是不能斷根的。我得出去一陣子,找個適合我的地方好好閉關休養一陣子才行。」

「我陪辰叔去!」榮慧卿馬上道,「我們現在就走。」

「那怎麼行?――這裡的村民還等著山鬼娘娘為民除害呢。」羅辰看著榮慧卿著急的樣子,不由打趣起來。

榮慧卿跺一跺腳,巴掌大的小臉漲得通紅,「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說笑!」

「好了好了,你別著急。我的傷勢我自己清楚。我出去養一陣子傷,就會回來的。先前我不放心離開,擔心你一個人有危險,現在有赤豹陪著你,我就放心了。――我去的地方,你不能去的。」羅辰溫言說道,站了起來。

榮慧卿大急,「為什麼不能去?」

「聽話!――我的話你都不聽了?!」羅辰的臉沉了下來,從椅子上站起來,背著手嚴厲說道。

赤豹已經現了原形,馱著肯肯從門外進來,愣愣地看了看滿臉怒色的羅辰,又看了看滿臉倔強的榮慧卿。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羅辰就對赤豹說道:「我要出去一陣子,這裡就靠你了,記得要護好你的主人。」說著,轉身大步走出屋子。

榮慧卿抹了一把眼淚,咬牙跟著羅辰跑了出去。

羅辰一出屋門,就隱匿了身形。

榮慧卿再也看不見羅辰的背影,怔怔地扶著茅草屋的大門,眼望著屋外空蕩蕩的小路。慢慢順著大門坐在門檻上,一直坐到天黑,眼裡反而乾乾的,再也沒有淚水。

赤豹馱著肯肯,從屋裡走出來,蹲在院子里,陪著榮慧卿發獃。

月光照在榮慧卿臉上,慘白得有些嚇人。

肯肯從赤豹背上溜下來,跳到榮慧卿肩上,琢磨半天該怎麼安慰她。終於出口道:「……肯肯餓了。」

榮慧卿噗哧一聲笑了,「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吃貨!」

回到屋子裡。榮慧卿給肯肯熱了剩下的包子和菜,讓它吃了個飽。

接下來的日子裡,榮慧卿白天閉門不出,晚上就換上那身黑色勁裝,拿了以前的一根鞭子出來,乘著赤豹,去館陶山巡山。

有時候碰到妖獸肆虐。她會出手斬殺妖獸。

有時候碰到修士追殺無辜的妖獸,她也會出手對付修士。

各大門派派到館陶山獵妖的修士,最高修為不過是築基。

榮慧卿是練氣後期。赤豹是築基初期,不過赤豹有天生的神通,一旦使出來,就連築基後期的修士都不是它的對手。

一人一豹配合,一旦出手,兩人手下居然就沒有任何修士能活著逃出去。

獵妖小隊在館陶山搜了幾個來回,都沒有發現所謂山鬼娘娘和赤豹的蹤跡。

赤豹的消息終於被成功的掩蓋住了。

榮慧卿這一陣子打了許多妖獸,囤積了很多妖獸的皮毛,都是上好的料子,她捨不得扔,就打算拿到遙川鎮上賣給皮毛店的老闆,順便打聽一下,看看有沒有羅辰的消息。

羅辰一走就是半個月了無音訊,榮慧卿雖然有些不高興,但還是挂念壓倒了不快。

遙川鎮和往日一樣,沒有什麼變化,除了街上多了一些打扮怪異的修士。

榮慧卿將皮毛拿去一家熟悉的皮毛店賣。

「羅姑娘,這火狸皮倒是上好的,你才賣一百兩銀子,實在是太少了吧?」皮毛店的掌柜是個厚道人,對榮慧卿十分照顧。

榮慧卿笑著道:「不少。如果能賣得更貴,是掌柜的本事,跟我沒關係的。」

「那不如這樣。咱們五五分成。不管我能賣出多少銀子,咱們都是對半開,好不好?」這火狸皮最少也能賣一千兩銀子一塊,如果拿去馬樂城,可以賣到一萬兩,如果拿去京城,十萬兩都有可能。因為火狸可不是一般的野獸……

榮慧卿根本不在意這些俗世的金銀,便笑著應了,從掌柜那裡拿了契條,轉身就走。

來到遙川鎮的大街上,榮慧卿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就看見街角多了一家算命占卜的攤子。

榮慧卿心裡一跳。她怎麼把這些給忘了?她有龜甲,可以回去起一卦,看看辰叔怎樣了……

想到這裡,榮慧卿邁開步伐,快步往回走,卻在路過那個算命占卜的攤子的時候,聽見那山羊鬍子正在搖頭晃腦地道:「你這個是離下坎上,第六十三卦,既濟,亨小利貞,上上大吉啊。金榜以上題姓名,不負當年苦用功,人逢此卦名吉慶,一切謀望大亨通。――好卦!好卦!」

榮慧卿技癢,走過去笑著道:「大師此言差矣,坎為水位,離為火位,水火相交,水在火上,水勢壓倒火勢。既,是已經的意思。濟,是成功的意思。既濟,就是說事情已經成功了,但終將發生變故,是盛極必衰的來頭。――並非大師所說的上上大吉卦。」

話音剛落,那算命的錦衣婦人便呵斥榮慧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