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3章山鬼祭的巧合

第63章山鬼祭的巧合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7 07:41  字數:3084

那就是說,修士那邊還有人知道赤豹的神通,所以從山民關於山鬼大人巡山的傳言當點不一樣的東西,才提議山鬼祭,藉機查探一番。

榮慧卿笑道:「那就真的要見識一下了。」

幾人計議剛定,肯肯就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吱吱大叫:「·……肯肯餓了,慧卿也餓了。肯肯要吃肉包子,慧卿要吃素包子!」叉著腰虎視眈眈地看著羅辰。

羅辰額上的青筋都爆起來了,卻還是忍耐著看向榮慧卿,「……餓了嗎?」

榮慧卿吃過祝余,本來管好幾天。可是想起那天吃過的美味食物,榮慧卿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訕笑起來,「也不怎麼餓···…」

羅辰無語,半晌揮了揮手,「進去等著。」轉身進了小灶間。

肯肯心愿得償,這才似乎看見屋裡多了一個人,濃眉大眼,寬肩長腿,身姿如松。肯肯上下打量赤豹一番,問道:「你是豹子?」

赤豹點點頭,「我是主人的靈寵。」對著榮慧卿那邊微微彎腰。

肯肯大驚,跳著腳叫道:「肯肯才是主人的靈寵,你有什麼本事,也配跟著我們慧卿混?!」

榮慧卿咳嗽一聲,「肯肯——!」

肯肯對榮慧卿揮揮小爪子,示意她不要說話。

赤豹看看榮慧卿,又看看肯肯,便現出原形,雙眉之間第三隻眼顯露出來,發出淡黃色的光柱·將肯肯罩在裡面。

肯肯閉著眼睛感受著光柱,好半天才睜開眼睛,不情不願地點頭道:「還行,還湊合。」然後就跳到赤豹背上,拎著它的耳朵道:「肯肯是先來的,你要叫肯肯老大……」

「好了,肯肯不要欺負新來的赤豹。」榮慧卿笑著囑咐一句,就悄悄跟到小灶間,將外屋讓給肯肯和赤豹去聯絡感情。

小灶間里·羅辰挽著袖子,正立在案板前面揉面。

案板的另一邊,一把大砍刀自己對著砧板上面的肉飛快地剁來剁去,砧板上面的肉已經剁成了肉泥。

案板旁邊的一個水桶里,幾顆認不出來的綠色青菜自己在裡面歡快地沖洗。

羅辰揉面之餘,偶爾回頭對著那把不時慢下來的大砍刀補充一點靈力,大砍刀立刻又咚咚咚咚歡快地剁起來。或者沖著那自娛自樂的綠色青菜指點兩下,那青菜便自己從水桶里飛起來,躺到另一塊砧板上。一把小一些的菜刀飛了起來,開始自己剁著青菜餡。

榮慧卿看得滿臉含笑·出聲問道:「辰叔,既然剁餡洗菜都可以用靈力驅使,為何不用同樣的法子揉面呢?」

羅辰揉面的雙手頓了頓,回頭看了榮慧卿一眼,「靈力不是萬能的,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有些事情,非要親力親為,才能達到需要的效果。比如揉面,用靈力發起來的面,沒有用手揉起來的面好吃。」

小灶間一盞孤燈如豆·照得滿屋昏黃,可是昏黃香·有青菜的清香,還有白面的谷香,俗世的不能再俗世的味道,卻讓榮慧卿生生覺得如臨仙境。——修行為了什麼?大概就是為了每天都能這樣生活在仙境裡面吧……

榮慧卿情不自禁地走過去,從後面抱住羅辰的腰,將頭靠在他背上,低聲道:「辰叔,我要你給我揉面·一輩子揉面·永遠在我身邊給我揉面…···」

羅辰的手徹底停在那裡,過了好久·才轉身揉了揉榮慧卿的頭髮,「說什麼傻話·築基之後逼著你吃你都不會想吃了。」

「啊,辰叔,你手上有麵粉呢!」榮慧卿大叫起來,手忙腳亂地將羅辰的手推開,一邊忙不迭地跑出去,沖回自己的屋子照鏡子.

果然滿頭白麵粉!

榮慧卿笑著對鏡啐了一口,突然不想用法術弄乾凈自己,而是去打了一盆水,仔仔細細給自己洗了個頭。

法術用起來雖然更方便,可是也失去了很多生活br/>

榮慧卿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哼著歌回到屋裡,看見晚飯已經做好了。

肯肯蹲在自己的位置上,抱著包子大啃。

赤豹坐在肯肯身邊,著包子。

肯肯斜著眼睛嘀咕道:「……真是怪僻。一隻吃素的豹子,切,裝什麼純潔······再裝也不能裝一輩子……」然後對榮慧卿叫道:「慧卿快來,你的素包子快被赤豹弟弟吃完了。」

赤豹滿頭黑線,手裡拿著一個素餡的包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一下子嗆得咳嗽起來。

榮慧卿一點都不餓,笑著走過去,拿了一個素餡的包子吃·邊吃邊指著剩下的包子,「都是你們倆的。」

肯肯歡呼一聲,開始狼吞虎咽起來。赤豹也吃完了剩下的素餡包子,才將所有的碗筷都收拾乾淨。

肯肯撫著肚子窩在椅子上休息,對赤豹道:「放下吧,慧卿會收拾的。」

赤豹正色道:「靈寵服侍主人是應該的。」「······」從椅子上溜下來,跑到外面看月亮,裝作沒有聽赤豹的話。

榮慧卿謝過赤豹,就進裡屋打坐,等著三天之後的山鬼祭。

這幾天榮慧卿和赤豹都守在院子里沒有出去,出去了一趟,說是要去查探地形,離開了兩天。

第三天黃昏的時候,羅辰在山鬼祭之前回到茅草屋,面色有些蒼

隔壁的大叔大嬸過來約榮慧卿和羅辰一起去看山鬼祭。

榮慧卿換了一身山裡姑娘穿的大袖衫和寬腿褲,跟在羅辰身後,亦步亦趨地來到山鬼廟前。

那裡果然多了好多修士,似有意·又無意地站在各個路口,不動聲色地打量過來的山民。

榮慧卿的手冒出汗來。

羅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