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9章吉藏凶(E盟主靈寵緣10

第59章吉藏凶(E盟主靈寵緣1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7 07:41  字數:2965

羅辰來到這個皮氏村的時候,已經將自己真實的樣貌隱藏,換作一副老實木訥的山裡漢子的樣子。

榮慧卿倒是沒有改頭換面,好在她臉上有道疤痕,就算模樣清秀,有了這道疤痕,再好看的容貌都打了折扣。身材雖然勁爆,但是鄉間少女肥大的衣衫和褲子也可以遮掩了。鳳凰尾羽做的護甲貼身穿著,外面沒人看得出來。

所謂入鄉隨俗,兩人還是做了不少準備,並沒有讓皮氏村的人看出破綻。

羅辰一路背著榮慧卿回到皮氏村,沿路遇到不少上山打獵、砍柴,或者採藥的村民。

大家樂呵呵地打著招呼。

清晨山間的空氣清新陽的和煦之意。

鳥語花香,歲月靜好。

榮慧卿深吸一口氣,將頭輕輕靠在羅辰背上,哼起了剛才聽到的樵夫唱的鄉間小調:

「大哥待妹子——恩情深,

你莫負了大哥——一段情,

你見了他面時——要待他好,

你不見他面時——天天要十七·····」

軟軟的聲調在羅辰耳邊迴旋,羅辰越聽眉頭皺得越緊,本想呵止她,可是榮慧卿正好停住了,在羅辰耳邊笑問道:「辰叔,我唱歌好聽不?」

羅辰沒有言語,過了好久,榮慧卿似乎才聽見羅辰輕輕「嗯」了一聲。

「那我再唱一首歌。——唱什麼呢?對了,這個你肯定喜歡。」榮慧卿曼聲唱道:

「世情無意·人生無趣,吉藏凶,凶藏吉。

富貴哪得長?安榮哪得久?日盈昃,月滿虧,天地尚有缺。

愁眉盡展,休爭閑氣。今日青絲,明日白髮,此事古難全。

管他善的惡的,強的弱的。只要這一身·能逃那一日。光陰逝水,萬古長存。」

羅辰一怔,半晌方道:「你才多大?唱這些東西做什麼?」一路上嘮嘮叨叨,「你是修行之人,道心要純,但是也要多長個心眼兒。純不是傻,記住了嗎?」

榮慧卿唯唯諾諾,心裡一松,便趴在羅辰背上睡過去了。

回到兩個人住的茅草屋,羅辰讓榮慧卿去裡屋打坐修行·回返靈力。自己在外屋琢磨晚上的行動。

知道榮慧卿崴了腳,幾個熱情的村民大媽送了幾隻熏的野豬蹄膀過來,囑咐羅辰給榮慧卿熬湯喝,「以形補形。」

經過一個白天的打坐冥想,榮慧卿的靈力回復得很快,又從容將昨晚的戰鬥從新回味一遍,吸取不少的經驗教訓,琢磨出一些可以用法術和近戰相結合的手段。可惜她還沒有築基,不然法術攻擊的手段更多。

天剛黑的時候,羅辰在外面的小灶間給榮慧卿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香濃白嫩的野豬蹄膀湯·煎得黃黃的小秋稍子魚,山珍素菜什錦盤,還有兩個削好皮的青果·青氣氤氤,一看就不是凡品。主食是一碟子熱氣騰騰的饅頭和包子。

肯肯從外面閑逛回來,跳到桌子上,看見包子饅頭滿眼放光,嗚的一聲叫,撲到碟子旁邊,抱著一個大白包子就啃起來。

榮慧卿驚訝,「辰叔·都是你做的?」這方圓百里並沒有酒樓餐館·難道是辰叔施展神行術,去百里之外的遙川鎮上買來的?

榮慧卿嘗了一口野豬蹄膀湯·唔了一聲,眉毛都美得跳動起來。實在是太鮮美了·就算是遙川鎮上最好的酒樓,也做不出這樣的味道。

「不是我做的,難道是你做的?——快吃吧,不然被那隻貪吃的松鼠都吃光了。」羅辰淡淡說道,轉身出了屋子,盤膝坐在院子當,閉目吐納。

他是金丹修士,已經不用吃這些凡俗的食物。但榮慧卿還是練氣,年歲又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需要食物補充。

榮慧卿咬了一口包子,對肯肯道:「想不到辰叔還會揉面做包子,真是不錯。嗯,下次我想吃素餡兒的。」

肯肯連連點頭。它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包子,想到跟羅辰住了這麼久,如今才知道他的手藝,忍不住內牛滿面。——做得這樣一手好菜,修行做什麼?每天吃好喝好,比當神仙有趣多了。

在肯肯這個吃貨的腦子裡,是怎麼也弄不懂修士的神邏輯的……

包子裡面的作料是朱草,餡兒是有修為的妖獸肉和妖丹剁在一起調成的,雖然比直接吞吃妖丹的效果要差,但是這樣吃,味道更好,不令人噁心作嘔。——肯肯以前吃別的妖獸的妖丹的時候,總要噁心好幾天。現在就好了,這樣做成包子餡兒,它吃得高高興興,哪怕效果打個折扣也不在意。

榮慧卿邊吃邊贊,如風捲殘雲一般,也吃得很快。

肯肯瞥了榮慧卿一眼,打算不告訴她這包子餡兒是什麼做的。

阿彌托佛!好吃就行!

吃完晚飯,榮慧卿使用去塵術,將碗筷都收拾得乾乾淨淨,又換了身勁裝,就要出去。

肯肯將她叫住,扭捏著道:「肯肯一個人在家很寂寞······把肉肉給肯肯留下做伴吧……」

榮慧卿:「······」。然後從乾坤袋裡將肉芝小人和小馬拿出來,放劂肯身邊。

肉芝小人和小馬還在睡覺。

肯肯歡呼一聲,連連催趕榮慧卿,「你們走吧快走吧,表回來的太早。」一邊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塊小花布,蓋到熟睡的肉芝小人和小馬身上。

榮慧卿看了一眼,就是肯肯以前的小花包袱皮,沒有多說什麼,在屋裡布下陣法,然後關上房門,來到外面的院子里。

天色已經全黑夜空得分外明亮,月輝灑落院羅辰身上,隱隱有一股端凝的肅穆之美。

羅辰突然一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