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8章施恩莫望報

第58章施恩莫望報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7 07:41  字數:2853

啪!

又摔一隻碗,那黑壯多毛的男人直接變回原形大黑熊,將懷裡的女子推開,從寶座上站起來,兩隻前爪捶著胸脯嗷嗷叫道:「現在跟本大王出去!直搗遙川鎮!――吃掉一個築基修士,你們就可以直接化形了!」

獵妖小隊的修士,都住在遙川鎮的某個富戶家賓款待。

榮慧卿握緊了背後的日月雙鉤,傳音問羅辰:「……要不要動手?」

如果這群妖獸就這樣殺下館陶山,遙川鎮勢必要被血洗。

羅辰的聲音傳到榮慧卿腦海里,「遙川鎮的修士,跟你有什麼關係?別忘了,可能同樣的一批人,也是正義盟的人。」

正義盟,就是魏楠心組織起來專門抓捕榮慧卿和羅辰的一批修士。

榮慧卿靜默半晌,越發握緊了手,「一碼歸一碼。既然我碰到了,就不能袖手旁觀。這裡的妖獸,個個頭上都是紅氣,甚至是黑氣熏天,全都是惡貫滿盈。――殺它們,我沒有精神負擔。」

她不介意手上沾血,只要那血沒有無辜生靈的血。

羅辰輕嘆一聲,「你這個性子,不知道怎樣才能改一改。我寧願你是個清冷自私涼薄的人,也好過以後看你被那些你救過護過的人傷害……」

榮慧卿毫不在意,「施恩不望報,我從來就沒有想要別人的報答。我想去殺這些妖獸,是因為它們該死,而不是為了讓那些修士對我感恩戴德。」

羅辰沒有再勸,徑直亮出身形,淡淡地道:「這裡只有那隻黑熊是築基修為,別的都是練氣期,你對付得了。大黑熊就交給我。」身形晃動,已經來到義憤填膺的大黑熊身邊,一拳擊出。直接打穿它的丹田,然後化拳為鉤,掏出了大黑熊的妖丹。

只一個照面不到,館陶山的山大王大黑熊就死在羅辰的鐵掌之下。

本來就實力而言,金丹修士秒殺築基修士,沒有什麼驚訝的。

但是石洞大廳裡面的妖獸不知道羅辰的修為到底有多高,看著首領大黑熊一聲不吭地倒下,都嗷嗷叫著。群擁而上,往羅辰那邊撲過去。

羅辰的身影瞬間消失在石洞大廳裡面。

榮慧卿亮出身形,拔出背後的日月雙鉤,魚躍而起,全身飛速旋轉著,如一枚尖尖的梭子一樣,往那大黑熊身邊妖艷的女子那裡攻去。

整個大廳裡面,除了大黑熊,就是那妖艷女子的修為最高。

「敢殺你姑奶奶!――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那女子怪叫一聲,吐出一口青氣。瞬間化成一條青色大蛇,騰空而起。向榮慧卿迎過來。

一隻臉盆大的蛇頭吐著長信,散發出一股令人噁心欲吐的腥臭味道。

榮慧卿最受不了這種攻擊,連忙屏住呼吸,閉著眼縱躍到那青蛇的蛇頭下方,手裡的日月雙鉤反手揮出,鉤住對方巨大蛇頭下面的七寸,猛地一拉。便將一條媲美巴西大蟒的青蛇斬於雙鉤之下。

「這個女人殺了蛇姑!――大伙兒上啊!」一個聲音尖叫起來,正是那人身羊腿的清瘦青年,高叫著雙手連揮。

嗤嗤嗤!

大廳四處亮著的火把盡皆熄滅。石洞裡面一下子陷入黑暗當/>

榮慧卿開了天眼,並不受光線限制,她看得清清楚楚,那人身羊腿的妖獸一邊慫恿著別的妖獸上前送死,一邊弄熄火把,想趁亂逃走。

榮慧卿冷哼一聲,在亂成一鍋粥的妖獸當穿梭,瞬間來到那人身羊腿的妖獸身前,日鉤強勁揮出!

嘩地一聲。

那人身羊腿的青年攔腰斷成兩截,倒在地上抽搐起來。

榮慧卿身上被濺了一身青綠色的液體,似乎是那妖獸的鮮血。

「呸!――死前還想讓別人給你墊背!活該這個下場!」榮慧卿運起旭日訣,手裡的日月雙鉤發出耀眼的白光,將大廳裡面照的明亮起來。

一群半開神智的妖獸又嗷嗷叫著沖著榮慧卿這邊撲過來。

見光就撲,跟飛蛾一樣。

榮慧卿此時看見無數的黑氣和紅氣向自己涌過來,有些慌亂地叫了一聲,「辰叔?」

沒有迴音。

而那群半開神智的妖獸已經殺到眼前。

啊嗚!

一隻吊睛白額大虎狂嘯一聲,張口血盆大口,想將榮慧卿一口吞下肚。

它背後背著的一隻小巧的倀獸卻悄悄伸出利爪,往榮慧卿胸腹處掏去。

虎妖和倀獸合作,不知傷了多少修士和普通人的性命。

榮慧卿感知到危險正在逼近,趕緊將日月雙鉤舞得密不透風。

那倀獸來不及縮回爪子,就被飛速旋轉的日月雙鉤斬了下來。

榮慧卿順勢上舉,將日月雙鉤伸到虎妖的血盆大口裡面撐住,自己右手變掌為拳,學著羅辰的手段,貓腰下去,痛擊那虎妖的丹田,直接破腹取出了虎妖的妖丹。

龐然大物一樣的虎妖頹然倒地,震得石洞的地面都跳了兩跳。

大廳裡面的妖獸靜默一瞬,又嗷嗷叫著撲上來。

它們似乎不知什麼是疲倦和恐懼,只有一個念頭:殺死這個女修!

榮慧卿的修為和這些妖獸比,是最高的,可是也架不住被數十隻妖獸同時攻擊。

如果這些妖獸神智全開,懂得合作互助,組成陣法,榮慧卿不會是它們的對手。

好在它們還是渾渾噩噩的階段。

榮慧卿趁亂拿出一塊靈石握在手裡。一邊吸收著靈氣,一邊躲避著對方的攻擊。

嗤啦!

一不小心,一隻妖獸利爪伸出,將榮慧卿的衣袖拉脫半截,尖尖的爪痕順勢將她雪白的肩頭也刮出五條血痕。

榮慧卿立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