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2章提前(E盟主靈寵緣7+)

第52章提前(E盟主靈寵緣7+)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11 18:08  字數:2762

肯肯不好意思,在榮慧卿懷裡扭了扭,「……就是……這那樣啦,你知道的……」

榮慧卿挑高了眉毛,「我不知道。你說清楚。」

「肯肯說是肉肉的好朋友。肯肯,你不會騙肉肉吧?」那小人突然出聲說道,聲音纖細,有股空靈的樂音之美。

只聽一聽它說話,立刻就有神清氣爽之感。而且榮慧卿腳底的麻痹都有了緩解的癥狀。——仙氣就是不同凡響啊。

不過,肉肉……

這名字真特別。

榮慧卿忍了笑,將聲音拔高了些,「肯肯?!」

肯肯低下頭,沒有吱聲,過了半晌,抬起頭,理直氣壯地道:「……事有輕重緩急肯肯也是不得已。」

榮慧卿很不是滋味兒。可是她沒法說肯肯不對。肯肯無論做了什麼,都是為了她好……

那小人看著不肯轉身的肯肯,又看了看一手將自己抓在手裡,面色冷峻的男人,還有站在一旁抱著肯肯的纖弱少女,終於明白過來,小嘴一張,嚎啕大哭起來,大顆大顆的淚水落在羅辰手上,如水滴油鍋,濺起一陣陣青煙,羅辰手上很快就像被燒焦一樣,露出幾塊燒焦的皮

榮慧卿把肯肯放在肩上,蹣跚著走了過來,將小人和小馬一起從羅辰手裡拿過來,有些生氣地問那小人道:「我們又沒有把你怎樣,你為何要傷害我辰叔?」

那小人聽見榮慧卿的聲音,拿手抹了抹眼睛止了哭,抽抽噎噎地道:「沒有,肉肉沒有傷害別人。肉肉從來不傷害別人,從來都是別人傷害肉肉娘啊肉肉想你啊……」繼續嚎啕大哭。

大顆大顆的眼淚落到榮慧卿手上,卻沒有如同羅辰一樣被灼傷,反而立刻滲入她的肌膚底下,如瓊漿玉液一樣,滋潤著她的筋脈和肌膚。

眼淚本就是最純粹的無根之水,是先天神水之一。

肉芝的眼淚更是純任何雜質,只比肉芝自身的肉差一點點。

榮慧卿特,但不是立時致命的奇毒,先前吃了自己煉的清心解毒丸,又吃了朱草,現在再加上了肉芝的眼淚。

腳底的麻痹一點一滴的消散,身體輕盈得像要飛起來。

閉上眼,內視自己的丹田,榮慧卿發現那裡的帝流漿跟肉芝小人的眼淚融和在一起煉化得更快了。

「你不要哭了。我又沒說要吃你。」榮慧卿做了個鬼臉,將小人和小馬放在地上,「快回家去吧。你娘在家等急了吧。」

「快把肉芝收到乾坤袋裡。有人過來了。」羅辰將被肉芝眼淚灼傷的右手縮回袖子里,轉身叮囑榮慧卿。

那小人哭得更厲害,「肉肉沒有娘了。娘被人吃掉了」

榮慧卿被觸動傷心事,毫不猶豫地將小人和小馬放到自己的乾坤袋裡面,低聲道:「等會兒我送你回家。」

這邊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卻是大牛的身影從山路拐角處轉了過來。

榮慧卿想起羅辰的右手好似被灼傷了,忙在自己以前煉的丹藥里找了找,走到羅辰身邊也不說話,拉起他的手,將袖子捋起來把丹藥在嘴裡嚼碎了,敷在他的傷口上。

大牛走過來,看見這一幕,眼裡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你來做什麼?圓通呢?」羅辰把袖子放了下來,蓋住自己剛剛敷了葯的傷口。

大牛手足無措地站在那裡,撓了撓頭,「圓通大師是皇運寺的人,跟我們本來就不是一路的。再說他跑得太快了我們跟不上。」

「我們?」羅辰反問。

百卉的身影出現在大牛旁邊。

緊接著羅巧姿也跟過來了。

看見羅辰和榮慧卿擋在這條肉芝必經的山路上,羅巧姿只想撫額。——這個叫不叫主角定律啊?

那個萬載難逢的肉芝不用說,肯定是進了榮慧卿的肚子了。不然她哪裡站得起來早就被圓通大師的海外木荊棘異種折騰得上西天去了。

羅辰冷了臉,「好大的膽子!——竟然出現在我面前。別以為我放過你們一次,還能放過你們第二次!」

金丹修士的威壓立即釋放,將大牛、百卉和羅巧姿三個人一下子壓到地上呈匍匐狀。

榮慧卿嘆口氣,忍住要上前的衝動,背過身,看向朝歌山的另一面。

羅辰正要動手將這三個人結果算了,朝歌山的山路突然震動了一下。

一條裂縫正好出現在榮慧卿腳下。

羅辰顧不得再去處理那三個人,將自己的核桃飛船往空托起榮慧卿的腰,一起飛身躍到飛船裡面。

朝歌山的震動越來越大,連綿不絕的山體都晃動起來。

百卉大吃一驚。

朝歌山的山崩怎麼提前了?!

她記得很清楚,上一世的時候,朝歌山其然山崩,露出山底的一個秘地。看上去面積不大,但是無論多少人進去,都能消失的無影無蹤,最後有的人能出來,有的人永遠留在那裡面,也有的人出現在萬里之外的西大陸,甚至有人出現在光明神殿,成為被神殿選

不過百卉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她重活一世,在她沒有煉成頂級媚術的時候,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去朝歌山底的秘地試煉。她只是想到這裡來,在山崩之前,各種提前有預感的天材地寶倉惶逃命的時候,過來多搶一些寶貝而已。

百卉又看了大牛一眼。上一世,大牛就是在朝歌山山崩之後,帶著朵家大小姐朵影去這個秘地試煉·結果朵家大小姐葬身在這個秘地里。

可是這一切,足足提前了一年。

她還想在這裡多揀些寶貝呢…

羅辰已經帶著榮慧卿走了。他們身上的威壓就徹底減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