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8章冤家路窄上(E盟主靈寵緣5+)

第48章冤家路窄上(E盟主靈寵緣5+)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9 19:15  字數:3593

羅辰一怔,匆忙間一手抓住飛船左邊的支架,一手抱住榮慧卿,從容地偏頭將唇移開。溫潤的唇從榮慧卿面頰邊滑過,觸到她軟嫩的耳珠。

榮慧卿的耳根都紅了。

前世的她是個讀書機器,從來沒有享受過跟小男友青澀初戀的時候。

不過在琅繯寶鏡的時候,她可差一點跟孟林真有了夫妻之實……

榮慧卿一下子覺得很噁心,手忙腳亂地要推開羅辰。

羅辰的胳膊反而緊了緊,護著她走到里艙坐了下來「先坐著吧,不要被下面的人看見了。」

飛船的船體不算太大,剛剛夠兩個成年人並排坐著的寬度。

榮慧卿沒有繼續掙扎,坐下來抱住自己的雙腿,將頭扎在膝蓋之間,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羅辰莞爾,低聲道:「剛才是個意外而已,你不會這麼小氣吧?——再說,我可是你表叔……」

榮慧卿突然想起在琅繯寶鏡的鏡中世界看到的那個表叔「羅辰」怔怔地抬頭看了羅辰一眼,欲言又止。

飛船已經升到了最高處,開始平穩前行。

肯肯早就從榮慧卿懷裡跳出來,趴著飛船的窗戶往外瞧,一片片的白雲從飛船的窗戶處飄過,看得肯肯目不轉睛。

羅辰咳嗽一聲「這個飛船比較簡陋,你多多包涵。」

榮慧卿的眼睛在飛船裡面滴溜溜地轉了一圈。

飛船大體上是個烏篷船的樣子,船身有艙有蓋,還有窗戶。艙前是擺著一套桌椅,艙後是舵,此時卻無人掌舵。

「這船不需要舵手嗎?」榮慧卿瞥了瞥飛船後面。

「不需要。」羅辰笑道「用我的神識指路。」

榮慧卿閉了嘴,輕輕嘆口氣。羅辰現在是金丹修士了,跟自己這個練氣期的修士,已經是天差地別了。

不過,他是自己的表叔,他強大了,自己的日子也好過些。背靠大樹好乘涼嘛……

榮慧卿遐想了一下用「我叔是羅辰」這句話,砸遍各種猥瑣小人的場景,就覺得可樂。

別人拼爹拼娘,自己是拼叔……

榮慧卿咯咯笑了兩聲。

「笑什麼呢?」既然都笑了,剛才的尷尬也就消失無蹤了。

榮慧卿笑嘻嘻地將自己的「豪情壯志」說了一遍。

羅辰又好氣,又好笑,伸手彈了榮慧卿一個暴栗「盡想這些亂七八糟的。」

榮慧卿得意地挑了挑眉,並沒有反駁。

羅辰歇了歇,終於問道:「你這些日子都去哪兒了?他們真的把你扔到龍潭喂龍神了?」

「嗯。不過不是他們把我扔下去的,而是我自己跳下去的。」榮慧卿老老實實地回答道,末了又有些心虛地道「我還殺了一個人……」

「五個月前?」

「是。我殺了代門主張呂依。」榮慧卿握起拳頭,鼓足勇氣道,像是在自白。

以前她在落神山上困死過幾個魏楠心的下屬,但是那到底不是她親自動手,而是用陣法困死的,跟現在活生生手刃一個人還是有明顯差別的。之前她也殺過狸貓妖,但是那是妖獸,不是人,另當別論。

「你只殺了一個人,我今天可是差點把龍虎門的弟子屠盡了。」羅辰淡淡地道「好在大部分弟子都出去獵妖去,不然今天死的人還會更多。」

「龍虎門的那些長老呢?」龍虎門的金丹修士還是有不少的。若不是光明神殿的聖女廢了朵家老祖的元嬰,他們今天是逃不出去的。

金丹修士對元嬰修士,完全沒有勝算。

羅辰躬身從船艙里走出來,站在船頭往下看。

榮慧卿跟著走出來,站在羅辰身邊。

以前她齊胸高。現在她到羅辰的肩頭。

「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羅辰終於問了出來。

榮慧卿定了定神。以前她對羅辰還有些許的保留,很多事情都沒有告訴他。

可是自從琅繯幻境之後,榮慧卿對羅辰已經大大改觀。——或許他們真的是有淵源的。

而且今天羅辰不惜在龍虎門大開殺戒,也要將她從孟林真手裡救出,這一層救命之恩,更是讓榮慧卿放下心防。

「辰叔,你這些日子,一直在龍虎山,沒有離開過嗎?——就連做夢的時候,也沒有離開過?」榮慧卿試探著問道。

她對幻境里的事情還有疑慮,光靠自己想卻想不出〖答〗案。

羅辰皺眉,背著手看向飛船外面的白雲「我被何新鮮騙到龍虎山後山禁制,用了整整五個月的時間,才結丹破禁。——別說做夢,我這五個月,連眼皮都沒有闔一下。」

榮慧卿有些失望,又輕輕鬆了一口氣,胸口像是落下一塊大石頭,自己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轉了話題,將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對羅辰都說了出來。

「你母親被魏楠心搶走了?!」羅辰大大吃了一驚。沒想到魏楠心追殺榮慧卿,是有這樣一層原因在裡面。

「他殺了我爺爺,我爹,殺了全落神破的人,搶走我娘親。這些事情,我對誰都沒有說。就連曾大牛,他只知道落神坡的人是被魏楠心殺的,並不知道魏楠心還搶了我娘。」說著,榮慧卿哀求道:「這件事,你不要跟別人說,好不好?——我不想讓大家都知道。再說我娘本來是不得已的。她被魏楠心餵了葯,根本什麼都不記得了。」

羅辰深深地看了榮慧卿一眼。

榮慧卿確實不像是一個普通的山村女孩。光看她對陣法和丹藥的造詣,就知道她的爺爺,一定不是普通人。不過現在連她娘親都不凡起來,羅辰有些恍惚。

「你想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