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5章五個月?五年!

第45章五個月?五年!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8 11:50  字數:3667

天地間傳來一聲巨大喧囂的轟鳴聲,像是盤古開天地的斧鑿聲,又如共工撞塌不周山的碰撞聲,也如女媧鍊石補天的鏗鏘聲。(最穩定,

切切聲聲交織在一起,整個鏡中世界在孟林真眼前開始崩塌潰散。

孟林真低頭看去,腳下的大地敞開道道碩大的溝壑,將地面上所有的一切都吞噬殆盡。那佔地廣闊的伯爵府,正一點點消散在天地之間。還有伯爵府里四處奔逃的下人,有的在仰頭看天,有的低頭看地,那些臉上驚恐畏懼的神色,雖然隔著這麼遠,孟林真也看得清清楚楚。

不遠的地方,是榮慧卿的娘家,榮尚書的府邸,正好處在一處開口的溝壑處,已經整個都掉了下去。

孟林真一時有些糊塗,不知道這裡的一切,到底是鏡中的虛幻世界,還是實實在在存在於某個虛空。他可是知道,琅繯寶鏡的倒轉乾坤之能,讓它不同於一般的幻術道具。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乾坤。

須彌芥子,空間無限。

孟林真對這個世界有了隱隱的恐懼,只得緊緊抱住榮慧卿的腳踝,跟著她往上飛速前行,地面上的一切變得越來越小,如同螞蟻一樣,在他面前終於看不見了。

隨著鏡中世界的崩潰,孟林真丹田之內的金丹也開始碎裂,漸漸化為點點虛無的星光,回返到他的識海之內。

孟林真慨嘆一聲,全身衰弱無力,只得和榮慧卿一樣閉上雙眼,運轉靈力,給自己療傷。

榮慧卿集中精神循著靈氣襲來的方向逆飛而去,絲毫沒有感覺到孟林真抱住了她的腳踝。

事實上,孟林真在這個世界裡,確實沒有絲毫重量。因為這是他的鏡中世界,他就是這個世界的規矩法則。

龍虎山後山的龍潭裡,突然掀起了滔天巨*。

層層疊疊的水花,將龍潭周圍的怪石群打得支離破碎,甚至連龍潭旁邊的石山都有傾塌的跡像。(最穩定,

龍虎門的新門主盛以寧忙得焦頭爛額,頗有疲於奔命之感。

他才剛剛當上門主五個月,門內就出了大大小小的事。

首先是一字並肩王魏楠心的弟子孟林真跳入龍潭喪生,他至今還在想說辭推卸責任,並沒有敢原原本本回報給魏楠心知曉,就算是孟林真的同門師兄,皇運寺的圓通大師,也以為孟林真是閉關修鍊去了。

然後是龍虎堂的堂主何新鮮在辦完代門主張呂依的葬禮之後,就偷入後山禁地,將自己的魂牌偷出,破門而出,離山出走了。

最後是在葬禮之後就開始的獵妖行動,迄今為止名列前茅的,居然是由皇運寺圓通大師帶隊的萬乾觀三個弟子組成的小組。他們龍虎門的弟子,遠遠不如別派的弟子。

到了今天,後山禁制突然顯示羅辰在渡劫晉級,他也不敢進去看,只在外面加大禁制的攻擊作用,誰知還是讓對方晉級成功,將禁制摧毀,後山靈氣一掃而光。他沒有法子,剛剛在那邊發動了一個外圍陣法,想著能擋多久是多久。

可是這一邊的龍潭,也開始興風作浪,妖風陣陣,真不知又是哪路神仙出世。

盛以寧帶著人手來到後山龍潭禁地,讓他們在石洞里等著,自己去龍潭邊上看究竟。

沒有門主令符,他們本來是能進不能出。

不過五個月前,榮慧卿和孟林真先後跳入龍潭祭龍神之後,那股盤踞在龍潭的強大神識便消失了。

盛以寧對此也很是頭疼,不過一直瞞著眾人,不想讓人知道,只裝沒事人一樣。

龍潭那邊的風浪更大,地底甚至不斷震動顛簸,潭水捲起陣陣漩渦,產生強大的吸力。龍潭邊上的怪石群吱吱呀呀響著,一個個被倒拔出來,往龍潭的漩渦里掉進去。

龍潭上空烏雲密布,陰風陣陣,掃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盛以寧站在潭邊,使了個凝風術,給自己加了一層隔離,才能看清楚龍潭的情形。

潭水裡的漩渦轉得越來越快,各種小漩渦漸漸聚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佔據了整個龍潭。而漩渦中心,似乎隱隱有晶亮的金光透出來。

盛以寧心裡一動。地動山搖,陰風怒號,這是寶物要出世的徵兆啊,忍不住要往前跨出一步。

恰在此時,漩渦裡面傳出呼啦一聲巨響,一道閃亮的白光從裡面穿透而出,落在龍潭邊上的沙灘之上。

盛以寧驚訝地看見一個全身濕漉漉的女子出現在自己面前,身材高挑,頭上挽著髮髻,削肩細腰,到臀部處卻形成一個醒目的弧線。那女子穿著一件月白色的緊身衣,此時衣衫濕漉漉地貼在她身上,更是勾勒出挺翹的臀部和細長筆直的雙腿。

光看背影,就讓盛以寧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真是尤物,天生的尤物。

沒過多久,又一個人從漩渦里衝浪而出,重重地摔在那女子腳邊。

盛以寧的目光移到地上,頓時吃驚地叫道:「孟兄,你居然還活著!」

那摔在沙灘上的男子,正是孟林真。

榮慧卿面對著龍潭翻滾的漩渦,心裡有一絲迷惘和不舍,可是聽見背後轉來盛以寧的聲音,轉身凌厲地瞥了他一眼。

盛以寧是金丹修士,榮慧卿不過是練氣九層的修士。榮慧卿的眼神當然沒有對盛以寧產生多大的影響。

盛以寧也迅速察覺到那女子的修為不過是練氣而已,心頭暗喜,忙搶上前去,扶起孟林真,關切地問道:「孟兄,你還好吧?」又忍不住朝榮慧卿那邊撇了撇嘴,「這個女人是誰?」

榮慧卿一愣。她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