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2章小天魔境(4):男女之情(粉紅120+)

第42章小天魔境(4):男女之情(粉紅12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6 20:57  字數:3473

孟大夫人愣了一下,拿帕子捂著嘴,帶著濃厚的鼻音問道:「不是……榮四小姐推你下去的嗎?」她記得有丫鬟是這麼說的。

孟林真苦笑著搖頭,想坐起來,卻渾身無力,咳嗽著道:「娘,真的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

榮慧卿瞪大眼睛,不知道孟林真為何要說謊。

看見榮慧卿詫異的表情,微微張開的小嘴裡雪白的編貝小齒,還有如同紅蘋果一樣的小圓臉,孟林真心裡升起一絲自己也說不清的感覺,只是緊緊地盯著榮慧卿,幾不可見地搖了搖頭。

榮慧卿便將嘴又閉上,滿腹狐疑地站到榮夫人身旁。

榮夫人卻是明白孟林真的心思,苦笑著搖頭道:「孟少爺,你就別為我們卿兒打馬虎眼了,她是什麼性子,我這個做娘的還不知道?我今兒帶她過來,就是來給孟少爺你道歉的。」說著,推了推榮慧卿「上去給孟少爺賠個不是。」

孟林真忙推脫道:「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孟大夫人這才明白孟林真的意思,心裡又是酸楚,又是驕傲,默默地起身站到一旁,對榮慧卿和顏悅色地道:「既然是誤會,大家說開就好了。聽說你父親打了你一頓,讓伯母看看,有沒有打壞我們大小姐。」說著,走過來挽住榮慧卿的手,上下打量。

雖然年紀尚稚,臉上也有一道顯眼的疤痕,但是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特別是身形勻稱,一看就是好生養的身材。

而且自己的兒子向來文弱,確實需要一位彪悍一些的夫人來輔佐他,免得被那些人連皮帶肉吞下肚。

這樣想,孟大夫人就越看榮慧卿越順眼,笑著褪下手上的翡翠玉鐲,道:「伯母跟你投緣,這個鐲子是我出嫁的時候,我娘給我壓箱底的,成色還不錯,你拿著賞丫鬟玩吧。」

既然是出嫁是壓箱底的嫁妝,榮慧卿當然不會這麼沒有眼色,拿去賞丫鬟,忙背了手,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行不行不行……」

將孟大夫人和榮夫人都逗得笑了起來。

這個小姑娘雖然有些莽撞,但是心地純良,什麼都擺在臉上,倒是比那些看上去規規矩矩,你卻永遠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的標準閨秀要強一些。

孟大夫人想跟榮家結親的心更盛了。

「榮夫人,不如我們借一步說話?——這邊就讓他們小孩子說說話吧。」孟大夫人笑著對榮夫人道。

孟林真十二歲,榮慧卿九歲,都不能算小孩子了。

榮夫人面有異色,躊躇半晌,想到榮老爺也是有心要跟孟家結親,還是點點頭「孟大夫人跟我來。」說著,帶了孟大夫人去隔壁屋裡說話,順便把丫鬟也都帶走了。

暖閣里只剩下榮慧卿和孟林真。

孟林真看著榮慧卿嘟起來的小嘴,低笑著道:「你放心,我不會把你供出來的。」

榮慧卿聽了,如同炸了毛的小刺蝟,張牙舞爪地道:「你說什麼呢?我明人不做暗事,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絕對不會推到別人身上!」

孟林真莞爾「你推我下水,我也認了,算是不打不相識。可是後來你為什麼要拿竹竿把我推開?你可知道,如果我不會鳧水,你這樣做,是會死人的。」

榮慧卿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在叫道:……就是要你死了才好!

可是她又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很是不安。她雖然喜歡舞刀弄槍,但並不是一個濫殺之人。而且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她是知道的。

她不明白,自己從心底里這股對孟林真的厭惡,還有想把他置之死地而後快的念頭,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孟林真也在打量榮慧卿。他從睜開眼睛,第一眼看見她,心裡就別是一番滋味兒。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感覺,但是一想到能跟她共渡一生,心裡不僅不排斥,反而有淡淡的歡喜,似乎這才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

孟林真今年十二歲,在將軍府跟著獨守空房的娘親長大,也知道父親很快就要帶著那房得寵的妾室,和一大群庶子庶女回京了。

他們的府邸,才剛剛換到御賜的伯爵府。而他的娘親,也開始如臨大敵,堅壁清野,為了跟那位妾室決戰做了充足的準備。

孟林真覺得不安,也覺得悲哀,看見榮慧卿生氣勃勃的樣子,他下意識想靠攏,想親近。

兩人大眼瞪小眼地站在屋裡愣了半晌,一個丫鬟笑著走進來,道:「晚飯備好了,請四小姐去用餐。」又對孟林真道:「等會兒有人過來伺候孟少爺用餐。」說這話的時候,那丫鬟的俊臉上不由自主露出兩片嫣紅。

孟林真在心裡微微地笑。這個丫鬟的反應,才是正常的。

榮慧卿對他的魅力熟視無睹,大概還是年紀太小的緣故。

孟林真知道自己生得什麼樣子,便對著那丫鬟微微一笑。

那丫鬟手忙腳亂,將手裡剛端起來的托盤啪地一聲掉到了地上。

榮慧卿鄙夷地撇了撇嘴,高昂著頭,轉身出去了。

吃過晚飯,榮慧卿才知道,自己的終身大事,已經被訂了下來。

這個長得比女人還好看的孟林真,以後就要是自己的夫婿了。

榮慧卿一想到這一點,就覺得像吞了蒼蠅一樣,沖著娘親大喊大叫:「我不要嫁給他!我不要嫁給他!」

榮夫人皺眉,對榮慧卿不虞地道:「這件事可輪不到你做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就算不願意,也要聽父母的話。」說著又低聲勸她「孟林真有什麼不好?他生得就不說了,全天下的男子和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