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9章小天魔境(1)(E盟主靈寵緣1+)

第39章小天魔境(1)(E盟主靈寵緣1+)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5 14:57  字數:3639

榮慧卿眼前一黑,以為自己要在鏡面上撞的頭破血流。

可是額頭並沒有預料中的疼痛和破損。

整個人如同陷在一團軟綿綿的棉huā裡面,很溫暖,像是家裡的被子,還帶著陽光的芬芳。

榮慧卿突然覺得很累,不想睜開眼睛。

就讓她睡死過去算了……

可是上天從來就沒有讓她如願過。

「慧卿,慧卿,起床了。早飯都做好了。外面下了大雪,今天你不要去落神山了。」在她耳邊絮絮叨叨的,是她娘親溫柔恬淡的嗓音。

榮慧卿睜開眼睛,坐起來伸了個懶腰,抱著床邊娘親的胳膊撤嬌道:「娘,除夕了,讓我再睡一會兒不好嗎?」

小女兒嬌軟的聲音讓大人的心軟成一片「好,好,當然好。可是你好歹吃點東西再睡啊。你昨天吃得也不多,我擔心你餓著了。」

這麼一說,榮慧卿好像真的有些餓了,忙掀開被子要起身。

炕上燒得熱熱的,她一點都不覺得冷。

可是從炕上一起來,她才覺得屋裡寒冷刺骨。

「怎麼沒有燒爐子?」榮慧卿迷迷糊糊地問,她明明記得冬天的時候,她的房裡會有個爐子,一天十二個時辰都不熄的。

話音剛落,屋角神奇般地出現一個爐子,和榮慧卿記憶中的爐子一模一樣。

屋裡很快暖和起來。

榮慧卿半閉著眼睛,讓娘親給她穿好衣裳,然後跟著娘親出去吃早飯。

爹和爺爺都等在外面的屋裡。

外面的屋子通常都是燒著火盆火盆上坐著一壺水。火盆裡面經常埋著板栗、紅薯、還有荸薺烤得香噴噴的,隨時可以扒出來吃。

吃得口乾舌燥了,可以用火盆上面一直溫著的熱水沖一碗油炒麵香甜爽口,還管飽。

榮慧卿高高興興地坐下來,對爹和爺爺打招呼「爹、爺爺,你們起的好早啊。」

榮慧卿的爹憨笑著道:「昨天你捉回來的松鼠,半婁已經跑了。」

榮慧卿一愣「松鼠?「是啊?你不記得了?」榮慧卿的娘親跟著問道一邊給榮慧卿盛了一碗黃澄澄的小米粥,邊上放了一個錄了皮的大白煮雞蛋。

榮慧卿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可是她不願意去細想。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最渴望,最遺憾的東西,也是她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挽留保存的東西。

吃完早飯榮慧卿趴在窗檯邊上,看著窗外的大雪出神。

他們家並不富裕,窗戶上糊著厚重灰暗的窗戶紙,本來看不見外面。

榮慧卿偷偷將窗戶掀開一條縫,近乎貪婪地看著院中的景色。

那裡的一草一木榮慧卿都了如指掌。

今天是除夕。

如果那一夜的變動沒有發生,一切大概就是今天的樣子吧。

榮慧卿迷迷糊糊地想著,腦子裡一時清醒,一時糊塗。

大雪下了好幾天。

村子裡的人都沒有出門。

就連除夕晚上的鞭炮都不是很給力。

榮慧卿越發沉默。

「慧卿是怎麼啦?小姑娘家家的,這樣沉默寡言可不好。」榮慧卿的娘親很是擔心她,偷偷跟她爹爹商議是不是帶她出去串串門,改變一下環境。

於是榮慧卿跟著娘親去落神坡的村民家裡拜年。

大牛看見她分外欣喜,不容分說地拎了一串腌的山貨臘肉送到榮慧卿家裡。

大牛走了之後榮慧卿的爺爺便笑呵呵地道:「慧卿過了年,就九歲了也是時候給她說一門親事了。

、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啊。」

榮慧卿的爹爹附和道:「爹說的是。我看村口的大牛就不錯,大牛他爹昨兒還跟我試探來著,問我們家慧卿有沒有許配人家,我說沒有。」說著,對榮慧卿擠擠眼。

榮慧卿猛地抬起頭,看著她爹問道:「難道爹要把我許給曾大牛?」

榮慧卿的爹爹求助似地看向她娘親「娃兒她娘,你說句話吧。」

榮慧卿的娘親站起來,拉著榮慧卿走到裡屋,笑著將她摟入懷裡:「孩子,別害羞,跟我說,你想嫁給誰?」

榮慧卿的臉騰地一下子紅了,又一下子變白,咬著牙道:「我不嫁人!」

「真是傻孩子!我跟你說,女孩子家,小時候都說不想嫁人,可是長大之後,你真的不讓她出嫁,她會恨你一輩子!」榮慧卿的娘親笑嘻嘻地道。

榮慧卿抿了抿唇,不依地在娘親懷裡扭來扭去「不嫁不嫁不嫁就是不嫁!」過了一會兒,又道:「就算要嫁,也絕對不嫁給那個曾大牛!」

「為什麼?」榮慧卿的娘親很是詫異地問道「大牛有什麼不好?他是比你年紀大一些,不過年紀大的男人才會疼人,像你爹,他就比我大很多……」

榮慧卿驚訝地抬起頭。她明明記得,爺爺以前說過,她爹爹和娘親是一個歲數。

哪有大很多?!

「怎麼啦?」像是覺察到榮慧卿的異樣,榮慧卿的娘親又換了個話題「好吧,這件事以後再說。開春我們想搬到府城永璋去住,你收拾收拾東西,別到時候丟三落四的。」說著,起身離開了榮慧卿的屋子,步伐有些局促,似乎迫不及待要逃離榮慧卿身邊。

榮慧卿眯起眼睛,看著娘親遠去的背影,心裡暗暗盤算起來。

新年過後,落神坡的雪都化了。春天來了,村民都開始準備春耕。

大牛往榮慧卿家越發跑得勤。

榮慧卿對大牛卻越發冷淡,甚至對整個村子的人都更加冷淡。

她經常一個人坐在榮家小院後面的大石頭上,看著高聳入雲的落神山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