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8章入鏡

第38章入鏡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5 09:12  字數:3581

冰冷刺骨的潭水漸漸變得溫暖,如同回到嬰兒誕生之前母體子宮裡面,每一分蕩漾都是生命的源泉。

就快被潭水窒息的榮慧卿陡然覺得胸前一松,那種萬丈水壓之下的禁錮和重壓造成的不適很快消散。

半暈半迷間,榮慧卿呼吸變得通暢起來。雖然在水底,卻如同陸地上一樣呼吸自如。那股強大的神識托著榮慧卿細弱的身子,如同捧在手心裡的掌珠一樣如珠似寶。

感受到榮慧卿的靈力,那股神識有一絲遲疑。

「卿卿,卿卿,是不是你……我等不及了......原諒我,我已經等得太久太久了......」那股神識緩了緩,便鑽入榮慧卿的識海。

識海裡面的上空霧蒙蒙的,正中有一絲金光,就像是被雲層半遮半掩的陽光。

一個小小的女孩在海邊光腳跑著,手裡拎著一個小花籃,不斷撿拾海灘上各種各樣的貝殼。

高大的男子從天而降,落在小女孩面前。「原來不是你....…」男子臉上的失望濃厚的讓人喘不過氣來。拾貝殼的小女孩抬起頭,一雙明亮的眸子又大又長。

男子著意打量那小女孩,看了半天,然後伸出手,手掌中一縷白光緩緩升起,向那小女孩那邊飄過去。小女孩看著那縷白光,露出好奇的神色,仲出肉肉的小手指,往面前的白光上面戳了戳。白光開了一條縫隙,小女孩咯咯笑著被那白光籠罩進去。

白光罩著小女孩,緩緩向空中飄起,就像一個大大的肥皂泡,裡面包裹著一個活潑調皮的小女孩。小女孩拍著白色肥皂泡的內層,在裡面啊啊大叫,對那男子眉開眼笑。

白光肥皂泡飄向了那男子身前。

伸出一隻手,輕輕搭在白色肥皂泡之上,男子閉上眼,開始感知白色肥皂泡裡面的小女孩。

過了良久那男子縮回手,睜開眼睛,定定地看著肥皂泡裡面的小女孩,臉上的神色似悲似喜,「原來你不是她。可是你......為什麼會有她的血脈?——難道,你是她的女兒?還是後裔?」說完這話,那男子就一動不動地轉過身,抬眸遠眺,看向灰色雲層里露出來的那絲金光,不知道過了多久,這片空間的光線陡然暗了下去。

那男子回過頭,看著白色肥皂泡裡面的小女孩已經奄奄一息。

「罷了。待君萬載,不得其見。也許,她是厭了我了。可是我不能對她的後裔見死不救...…」那男子面上一片慘然,一揮手,白色肥皂泡飄到他手邊,悄無聲息的散去。

小女孩落入那男子懷裡。

「去吧。——好好活著。」那男子低頭在小女孩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小女孩蒼白髮青的面容立即變得紅潤細膩,呼吸也勻稱起來。

小女孩揉了揉眼睛,如同做了一場大夢一樣醒來。

「你是誰?」小女孩的聲音清越中帶著幾分童稚,可是抱著她的男子的影像在她面前漸漸變淡,變薄,最後如海水裡的泡沫一樣在她眼前消散了。

小女孩發現自己孤零零半躺在半空中,沒有任何支撐,不由大叫一聲,重重地跌倒沙灘之上。

榮慧卿睜開眼睛,想起剛才在夢裡見到的那個男子,蹙眉想了半天,卻發現自己怎麼也記不清他的容貌。她只記得,在自己的夢裡面,自己是一個拾貝殼的小女孩……

榮慧卿坐了起來,四處看了看,又是一間石洞,和龍虎山龍潭前面的石洞看起來差不多,只是更大,更空曠一些。不過洞府裡面靈氣稀薄,不如龍潭前面石洞裡面的靈氣充盈。

洞府的設置很簡陋。一間四四方方的屋子,靠牆的地方擺著一張八仙桌,桌子兩旁是兩把很普通的本色原木坐椅。桌上有一邊一個白瓷茶杯,還冒著裊裊熱氣,似乎有人剛剛在這裡對坐品茗。

榮慧卿默不做聲地扶著牆壁站起來,一個橫面的條幅躍入她的眼裡,上面工工整整寫著四個大字——

「日月長寂」。

筆力強勁,蒼涼,「寂」字的最後一撇似乎要劃破紙背,破紙而所有沒有盡頭的等待,沒有希望的渴盼,似乎都容納在這四個字裡面。

榮慧卿一下子看得痴了過去。

條幅下面的石壁上,還龍飛鳳舞地刻著一首詞:「山河如聚,歲月如訴,萬載空留龍行路。

望故土,意躊躇。

傷心勞燕紛飛處,仙閣龍亭都做了土。

去,離人苦。留,離人苦。」

石洞後方想起撲通一聲悶響,像是有很重的東西從高處砸下來一樣。

榮慧卿驚醒過來,仲手去夠自己的乾坤袋。所幸她的東西還在那裡。從裡面掏出一根隱身草,榮慧卿卻發現自己的靈力不繼,無法讓隱身草發揮作用,只好又扔了回去。然後屏住呼吸,躡手躡腳地挨著石壁往聲響那邊挪去。

剛走到石洞拐角的時候,一個人從裡面竄了出來,差點和榮慧卿撞「你果然在這裡!」

「怎麼會是你!」

兩個人同時驚呼起來。從里出來的人,居然是死變態孟林真!

榮慧卿立即轉身就跑。

孟林真九死一生,終於追到這裡,將榮慧卿逮個正著,心情大好,笑嘻嘻地看著榮慧卿在石洞里四處奔跑,大聲道:「你省些力氣吧。這裡處處都是禁制,你這又是何苦??——在這個鬼地方,既跑不了和尚,也跑不了廟……」

榮慧卿沒有理會,如蝴蝶穿花一樣在石洞里躲閃來去,避開禁制同時跟孟林真拉開距離。

孟林真笑了一會兒,才醒悟過來榮慧卿的用意,輕輕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