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7章等你(S盟主仙葩緣5+)

第37章等你(S盟主仙葩緣5+)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4 14:58  字數:3651

「想不到注小切兒還真的懂些陣法之道。」一個渾厚的男聲哈哈笑著在石洞外面響起,幾顆石子當先飛了進來,將榮慧卿的聚靈陣拆得四分五裂。

這是龍虎門副門主盛以寧的聲音!

榮慧卿驚疑不定。怎麼會是他?!

張呂依的屍體倒在石洞正〖中〗央的空地上。

石洞裡面不太通風,血腥氣很是濃厚。

「咱們可說好了。你拿門主令符,那小丫頭歸我。」

又一個聲音隨後響起。

榮慧卿悚然而驚。

這是那個死變態孟林真的聲音!

不用再考慮了,與其落在他們手裡,榮慧卿寧願去喂龍神!

榮慧卿挨著石洞壁一步步往石洞的後門挪過去。

和不知端倪的龍神比起來,榮慧卿更害怕這些頂著人皮,不做人事的人!

「嘖嘖,小丫頭下手挺狠啊。

你看看,小孟,你真的拿搞得定這個野丫頭么?」盛以寧穿著一身黑色勁裝,手裡拿著一根暗金色的長鞭走了進來,觸目就看見青石板上死不瞑目的張呂依!

孟林真跟著盛以寧身後走了進來,瞥了一眼地上死去的張呂依,伸出舌頭舔了舔淡紅的唇,淡淡地道:「還湊合,還可以更狠一點。

一我會教她。」榮慧卿在他們進來的時候,正好煉化了從剛才的聚靈陣里吸收來的所有靈氣,旭日訣在戰鬥中不知不覺又升了一級,到了三層。她的修為也水漲船高,突破練氣六層,升入練氣七層!

從六層到七層,意味著她從練氣中期,進入了練氣後期,靈力的蓄積又更上一層樓!

石洞裡面靈氣猛然波動起來。

榮慧卿趁那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張呂依身上的時候,閃身從石洞後方奪路而出,直接躥到石洞後門,沖入石洞後面的龍潭禁地!

在石洞裡面的時候,榮慧卿只感覺到有些淡淡的水汽,縈繞在石洞周圍。

來到石洞後面,直面傳說中的龍潭,榮慧卿才明白龍虎門的人為何談龍潭而色變。

月光之下,整個潭水居然是純黑色。潭邊儘是光溜溜的大石頭,寸草不生,也無樹木。周圍一圈的高山,也是石山,山上沒有樹木,只見怪石嶙峋,如同時間被凝固的怪獸一樣,張牙舞爪,栩栩如生,似乎再過一秒鐘,它們就會盡數復活,對你叉腰大笑三聲:「哈哈,抓到你了!」

榮慧卿呆立一瞬,聽見身後的石洞處傳來那兩個男人的聲音「糟了!她跑出去了!」

榮慧卿往龍潭邊上又走了幾步。潭水無風自動,往她的腳邊卷過來。

扶著龍潭邊上的一塊大石,榮慧卿轉身看向石洞的方向。

潭水緩緩將她的雙腳淹沒,潭水拍起陣陣浪huā,如同情人的親吻,越發溫柔繾綣。

榮慧卿的心情平靜下來,嘴角帶著一個譏請的笑容,看著從石洞那邊倉惶奔過來的兩個鼻人。

「榮慧卿,你不想活了!」孟林真脫口而出,似乎在嫌她太笨。

榮慧卿哈哈一笑,清朗中還帶些童稚的聲音回蕩在龍潭邊上」「你們不就是想我死嗎?死在這裡,比跟著你這個死變態去死要強多子!」

榮慧卿的雙眸又轉向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盛以寧,眸中帶著不顧一切的怒火:「原來這一切,都是你這個不想做副職的官迷搞出來的!」跟著又嗤笑一聲「不過是一個龍虎門的門主,也值得你枉費心機,多方設套,弄死你的老上司,又要栽樁嫁禍到我這個小弟子身上,最後還一不做二不休,借我這個小弟子的手,除去你的心腹大患。

難怪你能和魏楠心那個大惡人做朋友。這就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了。你們個個都是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的魔頭!魏楠心殺我全家,屠我落神坡,你盛以寧滅龍虎門門主和外門弟子數千人,不過是為了滿足你的個人私慾!」

自從盛以寧出現,鼻慧卿已經把整件事的前因後果想得清清楚楚。

盛以寧是副門主,又懂陣法,那龍虎門的護山大陣是誰悄悄弄壞,故意放妖獸進來的,就很明顯了。

然後又引妖獸去殺榮慧卿,不料榮慧卿本事多,居然還能從洞府里逃出來。

盛以寧便一不做二不休,指使門下弟子徑直將她引到老門主閉關的地方,借她的手,將妖獸領過去,藉機殺了老門主。

可笑張呂依這個代門主,自以為面面俱到,孰知也都在別人的算計當中,被人當了槍使,再去害榮慧卿。

榮慧卿抬頭看著天,越發笑得大聲「老天爺,這樣的人你也能讓他們修成仙?!

你是瞎了眼吧?!」話音過處,龍潭裡陡然掀起一陣大浪,往榮慧卿頭上撲過去。

似是在配合龍潭裡面的浪huā,夜空中響起陣陣驚雷,像要直劈下來一樣。

盛以寧吃了一驚,一道噤聲符打出,往榮慧卿那邊飛過去。

龍潭邊上卻已經成了禁地。

盛以寧的噤聲符在離龍潭岸邊一尺的地方落了下來。

榮慧卿呸了一聲,恨聲道:「盛以寧,龍虎門死去的數千弟子,都在你背後看著你呢!——你這輩子別想再修為晉陞!」

盛以寧大怒「小賤人,嘴賤就是該死!」揚手一道匕首,不含任何靈力,往榮慧卿肩膀上射過去。

匕首不含靈力,順利突破了龍潭的禁制,飛向榮慧卿的左肩。

榮慧卿素手輕揮,日鉤閃過,將盛以寧的匕首鉤住,再用力往前反推,那匕首便轉了個方向,沖著盛以寧的面門飛回去。

孟林真眼神閃動,揚手扔出一團似金非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