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3章欺師滅祖上(粉紅60+)

第33章欺師滅祖上(粉紅6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2 17:11  字數:3466

尚護法是金丹修士,也是榮慧卿大師姐尚枷慈的爹爹他聽尚枷慈提過榮慧卿,知道她是一個懂事守禮,又修鍊刻苦的小姑娘。

現在聽張呂依口口聲聲說榮慧卿「欺師滅祖」尚護法忙欠著身子問道:「門主,可否將話說得明白些?她現在的師父,好像是她的表叔吧?——這欺師滅祖從何說起啊?」

練氣期的弟子,一般都是先拜築基期的弟子為師父。等築基之後,再拜金丹期的師父。當然也不乏資質特別優異者,或者家世特彆強勁者,會直接拜高階的金丹修士為師。

榮慧卿不過是練氣期,羅辰又護短得緊,自然就由他自己收為弟子了。反正他們是親戚,表叔做師父,肥水不流外人田。

張呂依想起榮慧卿的師父正是她自己的表叔羅辰,忙咳嗽一聲,板了臉道:「尚護法,羅辰雖然是她的直系師父,但是所有龍虎門的弟子,都要尊門主為師祖,您不會忘了吧?」

尚護法在心裡暗罵一聲:當然不會忘,所以大家才不想讓你做門主。不然老子們一群金丹修士,要叫你一個築基修士做師祖,憋也憋死了……面上就打著哈哈道:「當然不會忘啦。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會忘呢?」說著,對邊上旁的金丹修士擠眉弄眼。

這些人都低了頭忍笑。

張呂依將他們的神情看在眼裡,只在心裡冷笑。——等我祭了龍神.龍神自會答應我一個要求。到時候,有你們這群老傢伙好看!

「既然不會忘,那我就放心了。」張呂依走到門主的金色交椅前面,轉身一抖袍袖,往後坐了下去,吩咐道:「去請皇運寺的俗家弟子孟修士過來,有事讓他幫忙。」然後對尚護法有些不耐煩「尚護法快去吧。」

「門主不說清楚,屬下實在不好意思對一個新入門的初階弟子下狠手。」尚護法兩手交疊.抱住自己的大肚子,哼哼唧唧地道。

張呂依柳眉倒豎,厲聲道:「還要我怎樣說清楚?——你們聽好了,榮慧卿是老門主遇害的幕後黑手!她手段高超,尚護法還是快去的好,如果去晚了,讓她得了消息跑了,難道你要跟她認同謀之罪?!」

尚護法嚇得從護法的交椅上蹦了起來,張著大嘴詫異地問道:「這是咋說的?老門主死了一個月了,怎麼先前沒有聽說?」

「尚護法.門主先前一直隱忍不乏發,當然是有理由的。—你就不要再拖延時間了。先去把榮慧卿那妖女抓過來,然後我們再向你展示證據,你說怎樣?」何新鮮握著自己的五虎斷門刀,慢慢踱了過來,在尚護法面前站定。

尚護法是金丹修士,自然不懼何新鮮這個築基後期的修士,可是想到老門主之死馬上就要真相大白,也將玩世不恭的樣子收了起來,大聲道:「既然何堂主也這樣說.我就給門主一個面子。——等下我把榮慧卿抓過來,你們可得要有真憑實據,不然的話.可別隨便抓門下弟子抵帳,寒了龍虎門上上下下的心!」

張呂依冷笑道:「我自然理會得。——還不快去!」

尚護法一溜煙消失在門主正殿外,轉眼就到了羅辰的洞府門口。

「咦?還設了結界?——羅辰去哪裡了?」尚護法抓了抓頭上雞窩一樣的亂髮,隨便叫了一個弟子過來問道。

那弟子滿臉迷惑「羅師叔?不是應該在他洞府裡面嗎?」

「滾!——一臉痴呆相!我龍虎門怎麼盡招些廢物!」尚護法一腳踹在那弟子屁股上,自己拿起掛在腰上的酒葫蘆,拔開塞子,仰頭往嘴裡灌了一通.然後大嘴一張.對著洞府裡面的結界噴了出去。

烈酒帶著火氣往羅辰的洞府上空噴泄而去。

榮慧卿在自己的洞府里正在哄著肯肯。她不想肯肯跟她出去獵妖,擔心肯肯被某些心懷叵測的人渾水摸魚給害了.肯肯卻執意要跟她一起走。

一人一huā栗鼠在屋裡大眼瞪小眼。

那烈酒帶著火氣噴過來的時候,肯肯第一個反應過來.吱吱叫道:「結界破了!」

榮慧卿驚訝地走到窗口,正好看見尚護法大步走了進來。

整個龍虎門,除了羅辰,榮慧卿就是跟大師姐尚枷慈的關係好一些,對尚護法也不陌生,忙笑著迎了出來「尚護法,有什麼事嗎?辰叔不在,您等會兒再來?」

尚護法瞪著榮慧卿。

還是個小姑娘,雖然才九歲,個子好像很高,都快有自己這麼高了。

小臉嫩的恰得出水來,雖然有道疤痕,但是疤得恰到好處,正是吾輩中人。

不用說話,一雙大眼睛忽閃兩下,能看得你從頭軟到腳,心眼子都酥了,眉毛又黑又長,鼻子更是又挺又直,那小嘴就跟huā兒似的,再加上頭上綁著的雙丫髻,怎麼看,怎麼就是不諳世事的小姑娘。

怎麼會是欺師滅祖之人?!

尚護法打心眼裡不信。

可是何堂主和門主也不像是說笑。

尚護法是金丹修士,活了兩百多年,自然知道人不可貌相這句話。

硬起心腸,尚護法臉上還是帶著彌勒佛一樣的笑,一雙蒲扇一般的大手卻已經凌空抓來,將榮慧卿的後頸衣衫拎住,順手堵起她的嘴,如老鷹抓小雞一樣,將她拎到門主正殿的大廳里去了。

榮慧卿不過是練氣七層的初階修士,以前在孟林真那個築基修士面前,都被欺負得手無還手之力,現在面對金丹修士,除了乖乖就範,完全沒有別的選擇。

榮慧卿心裡恨的翻江倒海,只暗暗發誓,如果這一次,她能逃出生天,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