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30章死變態(求保底粉紅票)

第30章死變態(求保底粉紅票)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4-01 16:01  字數:3500

那個絕美的男子,正是皇運寺的俗家弟子,也是魏楠心的徒弟孟林真。

可是這樣一張絕美的容顏,雙眸卻如寒冰一般,不帶一絲溫度,有些嫌惡地看著榮慧卿,似乎她是腳下的泥,怎麼能擋住他的路?

榮慧卿心裡沒來由地一陣厭惡,皺著眉頭,慢條斯理地站起來,指著旁邊的小路,對那趾高氣揚的下人一字一句地道:「那邊才是路,你沒長眼睛嗎?」

孟林真沒想到這個女子居然只瞥了自己一眼,就把目光轉向了自己的隨從,而且還出言不遜。

有些意思。

女人他見多了,無非是這樣幾種。這個女人,不過玩的欲擒故縱罷了。

「你是誰?報上名來——連你們門主都對我們少爺禮敬有加,你算哪根蔥,也敢對我們少爺出言不遜!」那下人跟著孟林真吃香喝辣慣了,從來沒有碰到過榮慧卿這樣不假辭色的情形。

榮慧卿心裡一跳。連門主都對他們禮敬有加,而且他們龍虎門一向沒有「少爺」這種稱呼,完了,那就只有一種情況,就是這個人,是從別處來的貴客。

榮慧卿的眼睛眯了眯。萬乾觀的三個人,她都認識,很明顯不是這個人。青雲宗的朴宮少宗主,她也見過,也不是這個人。至於皇運寺,她聽辰叔提過,來了兩個人,一個是圓通大師,是個和尚。一個是魏楠心的俗家弟子孟林真。

不用說,這個下巴快要翹到天上去的驕傲男子.肯定就是魏楠心那大惡人的徒弟了。

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一樣的噁心惡劣!

這種男不男,女不女的死人妖,本來就是她最討厭的長相,而且還沒有教養,尊自己如菩薩,視他人如仇

榮慧卿只覺得心裡的煩悶更盛,忍不住出口道:「我只是小小的外門雜役弟子,你們若是龍虎門的貴客.為何在別人的地盤耀武揚威,欺凌弱小?這哪裡是做客的規矩?」兩眼瞪著孟林真,恨不得將他大卸八塊算了,看見他,就看見他那不是人的師父!

孟林真的眼神閃了閃,嘴角微翹,往榮慧卿跟前走了一步,伸出手裡的摺扇,抬起她的下頜,端詳半晌.笑著道:「小丫頭倒是嘴硬。你倒是說說,我哪裡欺負你了?」說著,手裡的摺扇順著她的頸項往下滑動,慢慢地來到她的胸前,抵在她胸前微微突起的胸乳之上,輕輕點了點「這樣,才叫欺負。知道了嗎?嗯,這裡還不錯,看你年紀不大.讓少爺我好好給你調教調教,以後會更有前途的——」語調末尾帶著特有的顫音,曼滑悠長.聽得旁邊的下人都心跳加速,直在心底大呼「受不了少爺就是妖孽中的妖孽…」

榮慧卿氣得渾身發抖,卻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孟林真的築基修士威壓釋放出來,壓得她動彈不得,只得眼睜睜看著對方為所欲為,用把摺扇輕薄於她!

自己才九歲,哪有什麼胸?——跟魏楠心一樣,就是個大變態!

「很生氣.是嗎?哈哈.生氣又能怎樣呢?——我修為比你強,地位比你高.我想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甚至我現在讓你脫光衣裳,去蔚然亭給我們跳舞助興,你也不得不去。你敢說一個『不,字嗎?就連你的門主,恐怕都不敢。只要我說一聲,她會主動把你洗乾淨了放在我的床上」孟林真語調輕緩,毫不在意,似乎在說一件根本無關緊要的事。

說著,孟林真的摺扇突然抬起,在半空中輕輕往下一拍。

榮慧卿直接被拍到地上,五體投地栽在他面前。

到這裡這麼多年,就算是兩世為人,就算以前受到過死亡的威脅,朋友的背叛,可榮慧卿還是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赤裸裸的侮辱和調戲!

是可忍孰不可忍!

榮慧卿只覺得丹田之處尚未煉化的帝流漿突然高速旋轉起來,旭日訣帶來的陽剛之氣流入丹田,和帝流漿融和在一起,一股龐大的靈力從丹田處盤旋而上,衝破她的任督二脈,瞬間運轉了大周天和小周天兩個來回。

練氣五層順利突破!

榮慧卿借著晉級的威力一躍而起,從孟林真的威壓下掙脫出來,足尖輕點,往後倒飛,丟下一句「死人妖,咱們等著瞧!」然後用盡全部的靈力逃離夕顏池。

敢罵我!膽子不小!

孟林真忡然變色,看著榮慧卿遠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頜「去問一問,這個孩子是誰。」隨口給自己的隨從吩咐了一聲,轉身大步往蔚然亭走過去。

等他來到蔚然亭的時候,面色已經恢復正常,一群龍虎門的女弟子打扮得huā枝招展迎了上來,佐酒的佐酒,陪笑的陪笑,一派huā團錦簇的和樂景象。

孟林真的隨從對他做了個手勢,便下去找人問話去了。

榮慧卿的樣貌較好辨認,雖然不是絕色,但是白皙的臉上一道疤痕,在女修當中還是很少見的。再加上她年紀不大,應該是初階弟子。

榮慧卿回到羅辰的洞府,才想起來自己把肯肯還有那些抓魚的背簍都忘在夕顏池邊上了。

在洞府里急了半天,還是抓了根隱身草,偷偷回到夕顏池邊上。

躲在一旁看了許久,確信那個變態沒有在旁邊,榮慧卿才把隱身草放回乾坤袋裡,露出身形。

「肯肯,肯肯?」四處找了找。

肯肯從一旁的林子里鑽出來,抱著榮慧卿瑟瑟發抖。

剛才那變態的行徑,讓肯肯都害怕了。

榮慧卿忙道:「這裡不能待了了,我們馬上回去。」說著就將地上的白布巾,還有抓魚的背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