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7章表叔表嬸

第27章表叔表嬸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31 09:36  字數:3702

一更送到。下午的二更和三更會同時送到。三更求粉紅票啊。昨天也是三更。大家不要忘了昨天晚上8點更新的那章。

雖然四周都是斷瓦殘垣,但是一對璧人依偎在那裡,月色下居然有幾分琴瑟和諧,莫不靜好的味道。

榮慧卿輕咳一聲,在寂靜的夜空里分外清晰。

羅辰緩緩轉過頭,看見一個纖細的身影站在不遠的暗處,背著月光,只能看見月色勾勒的輪廓。

榮慧卿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來到羅辰和張呂依面前。

「表叔,表嬸,讓你們擔心了。」榮慧卿笑盈盈地道,臉上有幾道被樹枝掛出來的血痕,襯的原來那道疤痕更加猙獰,身上穿著龍虎門初階弟子的衣服,也被刮破了幾道口子,還有些樹葉草根掛在她頭上和身上,有些狼狽。

張呂依聽見這聲「表嬸」,面上一紅,從地上站了起來,喃喃地道:「慧卿姑娘,你沒事就好……」

羅辰也跟著站起來,走到榮慧卿身邊,拉起她的手,將手指搭在她手腕的脈搏處把了把脈,「還好,沒有受傷。」說著,放下她的手,淡淡地道:「你表嬸不在這裡,沒事不要亂認表嬸。」

張呂依面頰上的紅暈霎時褪得乾乾淨淨,怔怔地看著羅辰俊朗剛毅的側臉·兩隻手緊緊握拳,往後退了一步,再退一步,慢慢融入夜色當中,然後就聽見黑暗中傳來壓抑的哭泣聲,和奔跑的腳步聲。

張呂依走了。

榮慧卿好奇地問道:「我真的有表嬸啊?那有沒有表弟表妹呢?」

羅辰沒有理她,回頭看了看她的洞府,道:「你這裡住不了了,跟我去我那裡住吧。」不容分說·拉起榮慧卿的手,一起回到他的洞府。

羅辰的洞府離榮慧卿的洞府不遠。卻不知為何,那妖獸只挑了榮慧卿的洞府,還有剛才那中年男子的洞府進行「拆遷」。

「你跑哪兒去了?」羅辰帶榮慧卿進了洞府,指著旁邊的一間屋子道:「那裡有一道溫泉,靈氣充溢,你先去泡一泡,順便洗個澡。我出去一趟,看看龍虎門上下怎樣了。」

榮慧卿點頭道:「你要小心些,我是想去洗個澡。」覺得身上汗浸浸的·將背上的包袱取下來,放在桌上。

肯肯從包袱里跳出來,不等榮慧卿發話,自己就先去了旁邊屋子裡的溫泉泡澡去了。

榮慧卿笑罵道:「這小東西就知道享受,做靈寵還要我伺候它。」然後又抱怨道:「表叔不過是新入門的弟子,龍虎門出了這樣的事,那些大小頭目首先難辭其咎,你去湊什麼熱鬧?」

羅辰眉頭微蹙,扶著椅子坐下來,「龍虎門的門主今天死在妖獸手下·我覺得這件事不簡單。」

榮慧卿一驚,「門主死了?不是說他在閉關嗎?到底是怎麼死的?」心裡的不安更是嚴重。

羅辰苦笑道:「運氣不好。結嬰的緊要關頭,被那妖獸一塊大石頭給砸死了。

榮慧卿往後退了一步·背靠在牆上,臉上血色褪得乾乾淨淨。

「你怎麼啦?」羅辰感覺到榮慧卿的異樣,回頭看向她問道。

這樣說來,這件事一定有貓膩。

榮慧卿定了定神,對羅辰從頭到尾說起今晚的事情,「你走了沒多久,那妖獸就直接摸到我的洞府前面。後來你也看到了,你的結界·我的陣法·都不是它的對手。我只好找了機會逃走,結果慌不擇路·被人引到了一處洞府附近。那裡靠近山崖,我就躲到了山上·卻看見那妖獸不再追我,反倒去跟那處洞府過不去。」

羅辰愣了,「怎麼會這樣?」

「然後,我看見那處洞府被妖獸掀了個底朝天,露出裡面的密室,還有裡面坐著的一個中年男子。最後一塊大石頭從天而降,將那男子直接砸死。」榮慧卿說完收聲,站在一旁看著羅辰,大氣都不敢出。

羅辰的眉頭皺得更緊。

榮慧卿等了半天,見羅辰還是不說話,忍不住問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龍虎門的護山大陣不會這麼容易被人攻破吧?那些尋山值日的弟子都哪裡去了?」

羅辰沉吟良久,起身往外走,一邊對榮慧卿囑咐道:「這件事確實有蹊蹺,我更要去看一看。你要小心,別把今晚的事說給別人聽。」

榮慧卿又不是傻子,也不是喜歡說八卦的人,當下連忙點頭,目送羅辰出了洞府。

榮慧卿在羅辰的洞府里走了一圈,四下看了看,越看越是撇嘴。——築基修士的洞府就是比她這個練氣弟子的洞府要好上一大截啊。就連泡澡的溫泉都是有靈氣的,要不要這麼**啊

榮慧卿腹誹歸腹誹,該蹭便宜的時候,卻一點都不手軟,在門口設了個起障礙作用的陣法,自己便脫了衣裳,鑽到溫泉裡面去了。

溫泉的熱度比較高,有硫磺的氣味,還有汩汩的水泡不斷從底層涌肯肯趴在溫泉池邊,早就泡得昏昏欲睡。

榮慧卿將它拎起來,放到溫泉池子邊上,警告它道:「別亂抖水啊。」

肯肯像是沒聽見一樣,條件反射得抖了抖,水珠濺了榮慧卿一臉。

榮慧卿一晚上緊張的心情都在此時因肯肯的舉動變得輕鬆下來。

肯肯半閉著眼睛,踉蹌著找到牆角的一個榻上,哧溜一聲爬了上去,倒頭便睡。

屋裡沒有別人了,榮慧卿也閉上眼睛將整個身子都浸入到溫泉底下,只把一個腦袋靠在池邊的小靠枕上。

身體舒服的時候,腦子就分外好使。

榮慧卿看著像是閉目養神,其實已經今晚的事情琢磨了幾個來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