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6章池魚之殃(粉紅600+)

第26章池魚之殃(粉紅60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30 23:09  字數:3617

※三更送到。求粉紅票。

對方已經發現她了,再躲藏也無益。

榮慧卿手握日月雙鉤緩緩站了起來。她躲在牆角的時候,就開始琢磨要怎麼破那妖獸的獨眼。

肯肯對榮慧卿說過,妖獸修行,都是重點修自己身上的某個部位,來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這隻妖獸主要的本事,肯定就是它的獨眼。

眼睛最怕什麼?當然是光芒。

很好笑是不是?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就註定要用它尋找光明。

榮慧卿突然想起前世讀過的這句詩,心頭的感覺更加奇怪。

晶亮的鉤身映著銀色的月光,反射過來,落在那妖獸身上。

可惜相比這隻妖獸,榮慧卿實在太小了,她雖然有想法,可是實踐不了。

就算她手裡有耀眼的日光,也無法投射到那妖獸的眼睛裡面去。

算了,還是先逃吧,保命要緊。

榮慧卿將日月雙鉤舞動起來,就如一片銀光罩在自己身上,混淆了對方的視線。

那妖獸果然被日月雙鉤反射的月華之光照的眼睛眯了眯,剛才眼裡射出來的黃光立刻消失。一雙如蒲扇一樣的大手舉起,揉了揉眼睛。

榮慧卿趁此機會,借著腳上騰蛇皮所制的千里鞋·縱身飛起,越過那妖獸的頭頂,往院子外面逃去。

那妖獸發現到手的獵物就這樣沒了,大叫一聲,跟著就追了過來。

它雖然生得長大,可是修為在那裡擺著,騰挪之間,一點都不見累贅臃腫。

榮慧卿大急,驅動腳下的千里鞋·慌不擇路地飛跑。

內門的那些弟子都不知道去哪裡殺妖獸去了,四周都是靜悄悄榮慧卿剛進龍虎門不久,一時慌不擇路,看見有路的地方就奔逃說來也怪,每次看見似乎進了死胡同,卻總有石子從耳邊飛過,石子落處,往往死路變成活路。只要順著石子指示的方向走,往往就能化險為夷。

榮慧卿不是不奇怪,也不是沒有想過·或許中間有陷阱。

可是在有後面那隻恐怖的高階妖獸追擊之下,就算知道前面是坑,她也不得不跳。

不知在龍虎門的內門裡面轉了多少個圈,榮慧卿終於看見前面出現屋舍洞府,大喜著飛奔過去。

那隻妖獸卻緊追不捨,眼看就要追上她了。

榮慧卿沒有多想,飛身越過洞府,往後面的山上躲過去。

那妖獸卻停在這裡的洞府前面,似乎困惑了一陣子,不明白這裡怎麼又出現了洞府……

本著「拆遷專業戶」的本能·這妖獸選擇了先摧毀這裡的洞府和屋宇,再去追擊榮慧卿。

這裡似乎沒有結界,也沒有陣法。

妖獸的長尾一擊之下·洞府立刻坍塌。高大的橫樑,巨大笨重的石塊從屋頂掉落下來,砸得到處都是。

洞府中間的一間密室露了出來,一個中年男人盤膝坐在那裡,滿臉痛苦,似乎正到了沖關的緊急關頭。

被那妖獸的尾巴掃落的一塊巨大的石頭落了下來,正正好好壓在那男人身上。

那男人正是最脆弱的時候,被巨石砸中·哼都沒哼一聲·便倒地吐血身亡。

那妖獸十分不滿,嚎叫一聲·將這個院子的洞府砸得稀巴爛。

不遠處,一個女子的悲鳴聲傳來·「爹——!」

「這邊!妖獸在這邊!快救門主!」

一群修士從遠處飛奔而來,當先一個女子,正是龍虎門門主的大小姐張呂依。

飛劍、長鞭、大刀、鐵錘,不要命地往那妖獸身上招呼。

幾個修士接住飛回的長劍,擺出劍陣,將妖獸困在劍陣中央。

龍虎門的金丹修士還是有兩三個。

這妖獸也不過是金丹期的修為。一個打一個,不一定能打得過它,可是要三個打一個,這妖獸就不是龍虎門修士的對手。

就算它皮糙肉厚,也受了重傷,便不打算繼續戀戰,倒退幾步,飛身往回奔去。

它回到了榮慧卿住的洞府附近,來到被它摧毀的院門口張望了一眼。

羅辰在後山聽到妖獸的吼叫聲,頓覺不妙-,放棄正在圍攻的幾隻小妖獸,飛跑回來。

可是在他眼前的,只有數座被摧毀的洞府,還有一隻巨大的妖獸,站在院門口張望。

羅辰臉色一沉,縱身上前,雙腿凌空躍起,手持匕首,直直地往那妖獸額頭正中的獨眼扎過去。

那妖獸的修為本來比羅辰要高,可是它先前剛被三個金丹修士圍攻過,受了重傷,羅辰的動作又格外迅速,而且出手狠辣,手裡的匕首更是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成,竟是無堅不摧。

那妖獸的獨眼是它最厲害的地方,也是最脆槽妁地方。

匕首帶著疾風狠狠紮下,那妖獸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嘶吼,雙臂不斷亂揮亂打,完全亂了章法。

幾個金丹修士從後面趕到,見此情景,都一擁而上,將那妖獸瞬間砍成十七八塊。

說來也怪,那妖獸被殺之後,龐大的軀幹和四肢都逐漸縮小,最後恢復了正常,居然是跟人界修士差不多的樣子。

不過只要仔細辨認一下,就不難看出,這不是人界修士,而是妖修。

羅辰將手裡的匕首彈了彈,匕首尖上被挑出來的那隻獨眼划出一條弧線,落在不遠處的地上。

一個金丹修士惋惜地道:「這妖獸的獨眼通不小,真是可惜了。」

另一個金丹修士怒道:「什麼妖獸?——這明明就是妖修!」

在場的人一時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龍虎門的副門主盛以寧從後面走過來,厲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