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3章取信於人(S盟主靈寵緣9+)

第23章取信於人(S盟主靈寵緣9+)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30 06:38  字數:3541

*疤痕?!

還真當自己是賣狗皮膏藥的江湖郎中了!

周毫善只覺得一股濁氣上涌,全身哆嗦得跟打擺子一樣,臉上一轉紅,一陣白,上下牙齒咯咯打架,怒氣之下,騰的一下一蹦三尺高,捲起袖子就要動手。

圓滾滾一團huā紅柳綠的東西如球一樣朝榮慧卿撲過來,氣得都忘了施展築基修士的威壓,就拿整個人當武器,直接往榮慧卿身上撞過去。

榮慧卿輕輕巧巧地往旁邊晃了晃,避開周毫善的鋒芒,立在一旁,攤開玉白的手掌,笑盈盈地對周毫善道:「這是百年生的荀草。」

荀草的外形跟蘭草很相似,huā朵卻是四方形的,莖幹黃色,上面結著幾顆紅色的果實,根像藁本的根。

「周大丹師對荀草不陌生吧?

用它煉製的丹藥,吃了可以美容養顏,祜除疤痕,讓你的肌膚宛若新生。」榮慧卿想起前世見過的一個護膚品廣告,不知不覺嘴角高高翹起,彎起一個愉悅的弧度。

周毫善一聽百年生弄草的名頭,硬生生勒住自己前沖的身形,一下子站立不穩,倒栽在地上,也顧不得儀態,馬上又從地上爬起來,瞪著眼睛看向榮慧卿手掌上的荀草「真的是百年生?據我所知,市面上連十年生的荀草都是有價無市了。」

榮慧卿在心裡偷偷扮了個鬼臉。百年生的荀草算什麼?她的乾坤袋裡,還有五百年生的荀草呢……

「貨真價實。周丹師如累不信,可以自己親自來驗。

」榮慧卿大方地槽荀草遞到周毫善手裡。

周毫善如獲至寶地將荀草捧了過去歡天喜地拿去查驗。

「真的是百年生荀革!、,驚喜的聲音從周毫善丹房的裡間屋裡傳出來。

榮慧卿氣定神閑地抱著雙臂站在丹〖房〗〖中〗央兩眼緊緊盯著青銅丹爐,和從丹爐下方露出來的藍紫色的火焰,已經開始籌算她第一爐丹藥的配方。

榮老爺子曾經對榮慧卿說過煉丹和陣法一樣,算術是最牢靠的基礎。最好的煉丹師,不是能照著前人的丹方依葫蘆畫飄的人,而是能推陳出新,自己根據藥理和實踐,親自設計新丹方的人。

而一個新丹方從概念到成形,需要許多次的計算和推演還有實踐。算術不好的人,是做不了一流的煉丹師的。有時候,丹方和丹方之間的差距不過毫釐,但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也就是所謂的細節決定成敗。

庸才和天才之間,只有一線之隔。可是那一線的距離,就是難以逾越的鴻溝。

還有見識太少的人,也是做不了一流的煉丹師的。

榮慧卿雖然從來沒有親自開爐煉過丹,但是她從小的時候,就得到榮老爺子的親自傳授,把一本記錄天下藥草的奇書《百草集》背得滾瓜爛熟對各種奇珍異草認了十之八九。又因練習陣法,還有她在算術上的天賦,都讓她俱備了做一個一流煉丹師的前提條件。

不過會背書的醫生,不等於就是一流的好醫生。

榮慧卿也知道,自己的弱點,就在於實踐經驗太少特別是煉丹的時候,對火候的控制,沒有千百次的重複試驗是做不到控制自如的。

那青銅丹爐看上去倒是像個古物,下面的火焰看上去也不俗丹爐和火源都有一定水準,如果能說服周毫善讓自己試一試,應該能煉出不錯的丹藥。

榮慧卿一邊琢磨,一邊運起靈力,分出一縷神識,往青銅丹爐裡面飄過去。

青銅丹爐裡面只有一爐最基本的培元丹,是給練氣期的修士固本培元用的。

龍虎門新收了不少弟子,需要大量的培元丹來幫助他們鞏固練氣期的修為,為築基做準備青銅丹爐上面有一層淡淡的障礙,要開了天眼才能看見,阻擋著榮慧卿神識的探入。

榮慧卿不甘心,運起旭日訣,同時往丹爐那邊加大靈力,很快就突破了那層障礙,往丹爐裡面鑽進去。

此時裡面的丹藥正是到了緊要關頭。

一股熱氣鋪天蓋地,裹挾住榮慧卿剛剛鑽進來的神識,滾燙炙熱,爍日融金。

沒有修士能抗得住丹爐裡面的高溫。

榮慧卿算是比別的修士堅持的時間稍長一些,只來得及看見裡面的丹藥已經顆顆飽滿圓潤,正青綠的顏色,籠罩著丹藥的,是一層碧色的霧靂。榮慧卿的神識甚至還能嗅到一層淡淡的清香,那是蘼蕪草的香味,好像還有參草、靈芝、雪蓮和茯苓的香味。

參革和靈芝可以固本,雪蓮和茯苓可以養精。

這一爐葯,應該是用來固本培元的。對築基以上的修士無用,但是對練氣期的弟子卻是好東西。

這些念頭不過在榮慧卿腦海里晃了一晃,榮慧卿就明白過來。一周毫善是在為龍虎門新入門的弟子煉丹。

「火候到了。再練下去,就要糊了。

榮慧卿連忙對裡間的周毫善叫了一聲,,丹藥要出爐了。」一邊說,一邊拔出日鉤,沖著青銅丹爐頂端的把手鉤了過去,手臂用力,將數百斤重的青銅丹爐的蓋子拎了起來。

培元丹出爐,一股青氣直衝上來,在丹爐上空翻卷滾動,顏色化為烏黑,如雷雨雲層一樣,罩在丹爐上方,扯過幾道閃電,再響起幾聲悶雷,才漸漸散去。

周毫善屁滾尿流地從裡間屋裡衝出來,對著榮慧卿大叫:「誰叫你動我的丹爐的!

你知道這一爐丹我huā了多少心血!還差十息的功夫才能成丹你知不知道」說了一半,周毫善的聲音戛然而止,聳了聳鼻子「什麼味道?這是什麼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