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1章入懷(粉紅540+)

第21章入懷(粉紅54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28 19:05  字數:3573

既然門主的大小姐大力。約,榮慧卿就跟著大師姐尚加慈住到了隔著一座山的洞府里。

那裡不同前面的大雜院,果然靈氣充盈許多。

尚枷慈住在大一些的洞府裡面,榮慧卿挑了朝陽的一間小洞府。

尚枷慈不解,問她道:「那邊有大一些的洞府,你怎麼偏偏挑了這間小的?」

榮慧卿在洞府里轉了個圈,道:「我喜歡這裡。這裡陽光照射的時間最長。」

「你喜歡陽光?」尚枷慈若有所思」「我來幫你。」說著,尚枷慈拔出佩劍,往洞府的屋頂橫劍砍去。

堅如huā崗岩的屋頂之上一時塵土飛揚,很快就被尚枷慈切開一個四四方方的大洞。

陽光直接照了進來。

鼻慧卿不知道說什麼好。

雖然這樣陽光直接照進來是很不錯。可是屋頂開個大洞,颳風下雨怎麼辦啊?

這裡又沒有玻璃,難道自己要去燒玻璃?玻璃的配方是什麼來著的?

榮慧卿胡思亂想。

尚枷慈又道:「我這裡還有一塊水晶。鼻年出去試煉的時候碰到的。

我挖了幾塊帶回來,一直沒有想好要做什麼用處。今天正好想到了,給你鑲在屋頂吧。」說著,將自己腰間的乾坤袋打開,伸手進去,跟變戲法一樣,一塊小如指甲蓋的水晶飛上屋頂的大洞。

尚枷慈將長劍一抖,靈力外射,牽引著小水晶來到屋頂大洞的〖中〗央」很快便如吹氣一樣,小水晶逐漸膨脹起來,將屋頂四四方方的大洞填得嚴嚴實實。

陽光透過水晶的折射,更加明亮炙熱。

榮慧卿大喜,對尚枷慈謝了又謝。

尚枷慈就囑咐她「下午新入門的弟子照例要去後山拜祖師爺。以前還要去大長老的洞府接受訓誡,不過現在不用了。」說完抿嘴笑,跟著正色道:「以後你要遠著後山大長老的洞府,最好永遠也不要過去。」

榮慧卿故作不知,問道:「大長婁是誰?」

「就是朵家老祖。」尚枷慈看了榮慧卿一眼」「你跟她有過節。

以後,你就跟著我。我師父是護法,她現在不過是築基修為,也會忌憚幾分。」

榮慧卿重重地點頭」「那我就跟著大師姐混了。」

尚枷慈笑得很是爽朗」「沒問題。你先歇著。下午就要去後山,

回來便要分派師父了。」

尚枷慈走後,榮慧卿關上門,叫了聲「肯肯?」

半天沒有聲音。

榮慧卿蹲下身,往長榻底下一看,發現肯肯居然趴在地上,扯著小

呼嚕睡著了。

這幾天一直將它藏在包袱里,實在是累著它了。

榮慧卿鑽到長榻底下,將肯肯托出來,拿塊細布擦了擦灰,把它放到長榻上的枕頭旁邊。

肯肯翻了個身,睡得更熟。

榮慧卿收拾好東西,就想出門去看羅辰。

她現在住的洞府,跟築基修士在一起,離羅辰的洞府也不遠。

「辰叔在嗎?」榮慧卿來到羅辰的洞府門口,看見幾個女修站在一旁對這邊指指點點。

屋裡沒有聲卒。

榮慧卿等了一會兒,見羅辰還是沒有開門」只好轉身離去。

回到自己的洞府,榮喜卿剛推門進去,便聽見裡間屋裡傳來一聲撲通的大響動。

榮慧卿一驚,忙關上門,跑進裡屋。

只見羅辰居然倒在裡屋的地上,兩手抱著頭,在地上翻滾著,十分痛苦的樣子。

「辰叔!辰叔!

你怎麼啦?哪裡不舒服?還是受傷了?!」榮慧卿的臉色師地一下子變得雪白,撲過去想扶起來羅辰。

羅辰發出幾聲低低的吼叫,如同受了重創的野獸一樣,一隻手死死抓住榮慧卿的胳膊,咬牙切齒地道:「你在這個洞府下了什麼葯?!一我的舊傷全都複發了!」

榮慧卿著急得很,忙道:「我沒有啊!我是剛剛搬進來的!這個洞府是尚師姐的地方。」說完又加了一句」「尚師姐是好人!」

羅辰嘶吼一聲,抓住榮慧卿胳膊的手不受控制的痙攣起來。

榮慧卿的胳膊被大力牽扯之下,抓得半邊身子都隱隱作痛,腳下一軟,就倒了下去,正好跌在羅辰身上。

一個軟軟的小身子入懷,羅辰身上的刺痛突然消褪了一些。

榮慧卿很不好意思,忙不迭地要爬起來,細聲細氣地道:「是不是跌痛你了?我不是有意的啊,你把我的胳膊都快扯斷了。」

羅辰痙攣的右手慢慢恢復正常,卻還是輕輕搭在榮慧卿的胳膊上。

「你瘦了」羅辰低沉的嗓音震得胸腔有嗡嗡的回聲。

榮慧卿索性訴苦「天天吃不好,睡不好,怎麼能不瘦?我都快被那些人逼瘋了,晚上睡覺都在想著如何跟他們鬥智斗勇」一雙明澈的眸子含著抱怨和不甘,看向羅辰。

完全就是小輩向長輩撤嬌的樣子。

羅辰一窒,鬆開手,將榮慧卿推開,自己坐了起來,靠在牆邊閉上眼睛,緩緩調息。

上一次受的傷,不是已經好了嗎?怎麼還會複發呢?

羅辰的腦子裡面亂糟糟的,可是身上的傷口一直在提醒他,他的傷勢捲土重來了。

榮慧卿一邊發著牢騷,一邊站起身,一隻手順手推在羅辰身上當助力。

羅辰悶哼一聲,聲音里含了極大的痛楚。

「你真的傷勢複發了?、」榮慧卿看見羅辰長衫底下露出紅色的血跡,大驚失色,忙縮回手」「你到底是什麼時候受的傷?是什麼樣的傷?是誰打傷你的?」

一連串的問題連珠炮一樣發問出來。

羅辰閉著眼睛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