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0章破蠱

第20章破蠱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28 09:47  字數:3570

榮慧卿回身叉著腰,一隻手往肯肯額頭虛點了一下,低斥道:「……爺,什麼爺,再在我面前說這個『爺,字,我打斷你的兩條腿!」

肯肯咧嘴露出兩顆雪白的大門牙,沖榮慧卿笑,還舉起兩隻小爪子在半空中東抓抓,西抓抓,跟打招呼似的。

榮慧卿忍住笑,伸手拎起肯肯的兩隻小爪子,「知道你有四條腿。下次再說『爺,,就打斷你的四條腿,行了吧?——還不趕緊藏起來?」順手將它扔到南牆邊的長榻上。

剛到龍虎門就有串門的?——這裡的人還真夠熱情的

榮慧卿一邊嘀咕,一邊看著肯肯躲到靠牆的那個只鋪著竹席的長榻底下,然後自己整整衣衫,走到門邊拉開大門。

站在門口的是兩個女子。正對大門的女子大概十六七歲的樣子,長挑身材,胸隆腰細,一雙又大又圓的杏眼異常清亮,正沉靜地看著自己,嘴角微微含笑,觀之可親。

她旁邊的那個女子矮半個頭,身材薄得跟紙一樣,丹鳳眼,桃花腮,削肩膀,紈素腰,看人的時候乜斜著眼睛,總是似笑非笑,卻比她旁邊那個高挑豐滿的女子還要奪人眼球,特別是男人的眼球。

有時候性感不在身材,而在姿態。

榮慧卿暗自嘀咕著,笑著看向門前的兩個女子,「我是榮慧卿,今天剛進內門的弟子,請問兩位是……?」

正對榮慧卿那個高挑豐滿的女子微微頷首·自我介紹道:「我是張呂依。」

旁邊的那個女子連忙上前挽著張呂依的胳膊,道:「這就是我們張門主的大小姐。」

「見過大小姐。」榮慧卿忙行禮,又問那個瘦一些的女子,「請問你是……?」

「我是車愛爽。你就叫我爽爽就行了。」那女子發出一聲輕笑,拿袖子掩了嘴,語笑嫣然。

榮慧卿忙道:「不敢,不敢。——張大小姐,車姑娘,請進。」斜側了身子·讓她們兩人進屋裡來。

榮慧卿雖然是內門弟子,可是修為實在太低,只在這個大雜院里有一間向陽的屋子。進門就是床,抬頭就是桌子,三個人站在屋裡,就擠得滿滿的。

張呂依皺了眉頭,對榮慧卿道:「這裡太狹窄了,靈氣也一般,你是羅大哥的親外甥女,不能住在這裡。你等著·我出去找人給你另行安排一間洞府。這些大雜院,不是給你這樣資質的人住的。——我爹閉關修鍊,外面的事務都是副門主和執事管的,實在鬧得不像樣子。你別放心上,我馬上讓你給調住處去。」說著,已經一陣風似地離開了榮慧卿的屋子,到外面的院子里叫人進來回話了。

榮慧卿追了一步,「張大小姐,不用了」

車愛爽伸出手臂,一股靈力若有若無·擋在榮慧卿身前。

榮慧卿寸步難行,感覺到對方修為比自己高深,榮慧卿沒有費力掙扎·馬上停下腳步,看向車愛爽,正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車愛爽袍袖輕揮,一股大力襲來,將榮慧卿按向牆角坐下,一雙妙-目緊緊地盯著榮慧卿,眼眸眸色漸漸變得淺淡,眸子中間的黑色瞳仁幾乎變成了淡茶色。

榮慧卿心知不妙-·忙運起旭日訣·護住心脈。

正午的陽光透過敞開的大門照了進來。

榮慧卿的旭日訣得到日光相助,實力大增。

車愛爽雙眸的眸色越來越淡·眉頭越皺越緊,兩手舉起·放在額頭兩側,低聲叫了一聲,「去!」一縷灰色的輕煙從車愛爽眉間處飄了出來,往榮慧卿的識海里鑽去。

榮慧卿沒有抵擋,當裹挾著車愛爽神識的灰煙鑽入她的識海之內,旭日訣裹著陽光照耀從識海深處騰越而出,照在那縷灰色的輕煙之上。

車愛爽慘叫一聲,只覺得自己的眉間似乎被人拿鑿子狠狠鑿了進去,挖了個洞,將裡面的血肉骨髓都敲了出來。

兩眼一翻,車愛爽已經暈倒地上。

榮慧卿端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內視自己的識海。

只見那縷灰色的輕煙裡面,似乎有個小人,長得跟車愛爽一模一樣。

不是元嬰。

元嬰有實體,體積也大得多。況且如果真的是元嬰,榮慧卿根本就不會是車愛爽的對手。

如果榮慧卿沒有看錯,車愛爽最多是練氣後期的修為,還沒有築基。

可是她能從額頭裡分出一縷神識,神識中還夾雜一個小人的模樣,來到對方的識海里,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功法。她又是要做什麼呢?

榮慧卿沉吟著,心念一動,識海之內的一縷日光突然變得格外明亮,照的那縷輕煙消散了許多,輕煙裡面的小人如被烈火炙考一樣,在輕煙里四處躲藏。

榮慧卿有些著急,她很想盤問一番這個小人,可是她又不知道該怎樣跟那個小人交流,情急之中,榮慧卿張口說:「你是誰?是不是車愛爽?你到我的身體裡面做什麼話一出口,意隨心動,榮慧卿已經把自己的意思通過神識傳給了在自己識海上的那個小人聽見。

那小人哆哆嗦嗦地回話道:「……我只是她的一縷神念,不是她榮慧卿知道,她,應該指的就是車愛爽。

「她想要做什麼?」榮慧卿警惕地問道,這門功法有些邪門。旭日訣專克邪功媚術,車愛爽的修為雖然比她高,可是遇到旭日訣她的功法效果就打了一半的折。

「沒沒想做壞事…她只是想幫張大小姐張大小姐想討好你,她想讓你對張大小姐產生好感……」那小人身周的灰色輕煙越來越薄「你快收了那日光啊,照的我快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