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18章初入門派

第18章初入門派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27 10:46  字數:3678

第18章初入門派「這怎麼行?先前不是說好的……」魏楠心從牙縫裡擠一句話。

榮慧卿更加篤定那所謂的傳送陣有問題,輕盈地轉個身,看向已經興奮得站起來,準備要往那個紅門裡面衝進去的楚楚,笑著頷首道:「我借花獻佛,給楚楚姑娘送一份大禮。希望楚楚姑娘能大人不記小人過,跟我冰釋前嫌。」

得饒人處且饒人。況且對方已經把姿態放得這樣低了,不說是不是看在司安份上,單那份舉得起,放得下的從容,自己就不應該跟她再結仇怨。

明月轉瞬間已經拿了主意,接受榮慧卿的好意,比求著衡廬真人要強。再說,楚楚的身世這會子肯定已經由二級宗門的這些人送信送回他們的門派了。可能再過幾天,就連司安都能知曉。到時候,讓他知道他的女兒,已經進了太華山做內門弟子,肯定會雙喜臨門了……

「有什麼不能的?榮姑娘既然讓賢,我們卻之不恭。——榮姑娘,你的好意,我記下了。等見到楚楚的爹爹,我一定會親自跟他說一聲。」明月攔住魏楠心的話頭,自顧自地將此事定了下來。

魏楠心知道已經不可挽回,眯了眯眼,靈力輕吐,暗中將紅門後面傳送陣上的中心樞紐徹底摧毀。

華嚴寺的道靜大師是元嬰修士。魏楠心的小伎倆,都被他看在眼裡。

韋世元也看出端倪,在旁邊有些著急·輕輕叫了一聲「師父……」。他先前就求過道靜大師,說他和林飄雪被人追殺的時候,都是蒙榮慧卿相救,他們欠榮慧卿的人情。

道靜大師也應允在可能的情況下,幫榮慧卿一次。

現在就是要用到道靜大師的時候。

道靜大師咳嗽一聲,對魏楠心道:「我佛慈悲,向來勸人向善。既然這位姑娘已經將進入二級宗門的機會讓了出來,你就成全她吧。衡廬真人說了,讓這位姑娘自己在三大派裡面挑一個門派·我看就這樣吧。——剩下的這些人,就讓三大派挑選吧。要說試煉,你們在前面路上試煉得還不夠多嗎?」

魏楠心和盛以寧聽得汗流浹背,忙和摸不著頭腦的孔德真人一起躬身應是。

道靜大師是二級宗門華嚴寺派出的高僧,也是魏楠心所在的皇運寺的直繫上司。

道靜大師發話,又好像對他們之前做的手腳心知肚明,魏楠心和盛以寧都不敢再出妖蛾子,忙道:「道靜大師發話,莫敢不從。」說著,就轉身看著台下站著的那些人·微笑著道:「道靜大師佛宗大能。今日你們都好造化,得道靜大師發話入門,以後修行,一定要記著道靜大師的功德,不可為非作歹。」

底下的人聽見這番話,知道不用再去經歷那不知是生是死的試煉,如同死裡逃生一樣,過了好久才醒過神來,個個面上露出歡喜的神色。

孔德真人也很高興,忙對榮慧卿道:「既如此·不如你到我們萬乾觀來吧。以你的資質,我擔保你直接進內門做精英弟子。」

話音一落,兩雙嫉恨的目光從不同的角落射到榮慧卿的後背上。一雙來自百卉·一雙卻來自羅巧姿。

榮慧卿面色一僵,乾笑了兩聲,「孔德真人客氣了。」羅辰說過道門不適合她,現在大牛和百卉也進了萬乾觀,她是萬萬不想再跟這兩人做同門的。

「羅姑娘資質超群,且修為比我深多了。孔德真人收羅姑娘,比收我合適。」榮慧卿眼珠一轉,看見羅巧姿怔怔地看著自己·連忙不動聲色地將她又推了出去。

看在別人眼裡·自己也是聖母一枚了。榮慧卿在心底里對自己吐了吐舌頭,好機會都讓給別人·自己卻要進那個好賴不知的龍虎門,估計很多人都認為自己失心瘋了……

羅辰跟著微笑·道:「不錯。羅三小姐是天水羅家的三小姐,修為這半年來猛增,想是有大福緣的人。萬乾觀收羅三小姐,絕對不會吃虧的。」

孔德真人聽出來榮慧卿不想去萬乾觀,很是失望,可是修行最講自然,強求對道心有礙。

「那就算了。」孔德真人收斂情緒,仔細打量了羅巧姿一眼,神識放出,探到她確實已經有練氣六層的修為,年歲又小,確實不錯,「羅姑娘,你可願意進我萬乾觀?」

羅巧姿鬆了一口氣,連忙給孔德真人跪下,立時就磕了三個響頭,口稱「師父」,很是乖巧伶俐,倒讓孔德真人另眼相看了幾分。

百卉的怒火又轉到羅巧姿身上,雙眸似乎要在羅巧姿背上燒出個洞來。

龍虎門的副門主盛以寧搖著一柄雪白的摺扇笑道:「不知榮姑娘對我們龍虎門感不感興趣?」

榮慧卿就等著他這句話,忙拱了拱手,道:「如果龍虎門願意收我和我表叔一起入門,我願意入龍虎門做內門弟子。」

羅辰可比榮慧卿厲害多了,同樣是雙靈根,羅辰已經築基,榮慧卿才練氣二級。

盛以寧大喜,這個「買一送一」的買賣不錯!沒題!——這是我龍虎門的令牌。從今日開始,你們兩人就是我們龍虎門的內門精英弟子。」盛以寧唯恐有變,急吼吼地將兩塊令牌用手指彈了過去。

魏楠心眉頭緊皺,卻沒有再說話,剩下的那些人都是三靈根,倒是一個不漏。都入了大楚國的三大派,暫時先做外門弟子,等以後門內大比的時候,再按照修為和為門派做的貢獻,論功行賞,才有可能做內門弟子。

內門、外門,似乎只有一門之隔,待遇可是千差萬別。

本來醞釀中的一場腥風血雨,就這樣草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