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9章親戚(S盟主靈寵緣4+)

第9章親戚(S盟主靈寵緣4+)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23 00:24  字數:3612

榮慧卿不是第一次聽到「以心魔起誓」這句話了。上次魏楠心為了讓大家相信大牛的說法,也曾經讓大牛以心魔起誓,不過被百卉打斷,渾水摸魚了。

「以心魔起誓管用嗎?」榮慧卿嘀咕道。

肯肯的聲音悄聲道:「管用,當然管用。」

榮慧卿想起以前爺爺似乎也跟她提過,修士如果用心魔起誓,是很鄭重很有效果的。

可是明月的信譽實在太差。

之前企圖仗勢欺人,從自己這裡搶走肯肯,後來自己救了她一命,她居然在旁邊不想著幫自己,反而去強奪狸貓妖的妖丹。肯肯為了救自己,劃花了她的臉,她就大怒,差一點把自己都殺了。

要不是自己提起她的女兒,估計自己現在已經喪命在她的長劍之下了。

榮慧卿歪著腦袋瞧了瞧依然躺在陣法裡面的楚楚,琢磨半天,對肯肯商議道:「不如這樣吧,我把陣法改一下,到下午酉時三刻的時候,陣法會自動消失。到時候,她就能見到她的女兒了。同時在這段時間內,我們應該已經走得很遠了。」

現在大概是早上卯時,也就是5點多鐘的時候。下午酉時是下午5點多鐘,也就是說,她和肯肯有六個時辰的時間,可以遠離這裡。

肯肯點點頭,對榮慧卿的任何提議都表示衷心擁護。

榮慧卿拿定注意,就從陣法里走出來·站在陣法前面,對跪在地上的明月道:「你以心魔起個誓吧。」

明月看了看榮慧卿周圍,「我女兒呢?—不見到我女兒,休想讓我起誓!」

榮慧卿回頭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地方,道:「你女兒就在那裡。如果你現在指心魔起誓,到下午酉時三刻,你就能見到你女兒。」

「那怎麼行?如果你騙我怎麼辦?」明月沉下臉,終於吐露實情,「我實話跟你說·我女兒是剛剛化神的大修士司安司大人唯一的血脈。如果你傷了她,你這輩子,不,你的下輩子、下下輩子,我都可以保證,你會過得無比悲催凄慘。」

榮慧卿眼角不受控制地跳了跳。楚楚居然是司安的女兒?!

既然如此,她的確是惹不起

榮慧卿的神情極為複雜,可是要讓她因為知道對方是權貴之女,就奴顏婢膝,她還是做不到。

最多不給她喂毒藥了……

榮慧卿在心底里嘲笑自己一番·對明月淡淡地道:「是你們先惹我,現在反倒把錯都推在我身上。司大人一向疾惡如仇,處事公允,我行的正,坐的直,有什麼可怕的?——不信的話,將來見了司大人,大家一起對質。」

明月一愣,從地上站起來,眼神閃爍著問道:「你認識司安?」

「有過一面之緣。」榮慧卿故作矜持地道。現下這種時候·她也沒辦法,先擺脫這對母女再說。

明月狐疑地上下打量榮慧卿。這個小姑娘其貌不揚,更重要的是·她的年紀太小了,司安應該不是對她感興趣。難道對她的姐姐或者娘親感興趣?

「請問這位姑娘貴姓?家裡還有誰?你娘親呢?姐姐呢?」明月換了口氣,格外親熱地問道。

榮慧卿眉頭微蹙,「我家裡有誰,關你什麼事?」說完看了看明月,擺出一副上面有人的漠然樣子,「既然都是熟人,今天也算是不打不成交了。我就不要你起誓了·你就在這裡等著·酉時三刻,你的女兒一定會出現的。」說著·驅動腳下的千里鞋,一陣風一樣往黑松林外面跑去。

明月有心想把她留下來·可是看見對方寶物層出不窮,又能越級跟狸貓妖戰成平手,還跟司安似乎有交情的樣子,不管是她姐姐,還是她娘親,在摸清楚真實情況之前,她都不能輕舉妄動。

只好一臉陰霾的看著對方几個閃身就消失在林間空地上。

明月倒也不擔心榮慧卿會騙她。若是她真的敢這麼做,就讓她去承受司安的怒火吧便安心坐下來,等著著酉時三刻的到來。

榮慧卿匆匆忙忙帶著肯肯離開黑松林,生怕明月又追了上來。

走出黑松林,沿著小溪流往東,終於來到了大路上。

榮慧卿看著路上的車輛行人多了起來,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拿袖子擦了擦汗。

昨天的一場惡戰,實在是太耗體力了。榮慧卿覺得很餓,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想找個路邊的飯館吃一頓飯。

這條路是通往余峨山莊的必經之路。這些天路上的行人,多是要去參加三大派收徒大典的人們,大多三五成群,結伴而行。當然也不乏孤身一人上路的。

像榮慧卿這樣還帶著靈寵的人,也有一些。

榮慧卿和肯肯立時就如同掉進大海里的兩顆小水珠,變得極不起眼。

不起眼的時候,就是最安全的時候。

榮慧卿悄悄鬆一口氣,跟著人鮮到路邊的一個飯館裡面。

正是中午要吃飯的時候,打尖的人很多。

有人財大氣粗,在飯館裡麵包了雅間,正跟人吆五喝六,推杯換盞。也有人只是跟店家要了一碗熱水,默默地坐在外面露天的桌椅上,吃著自帶的乾糧。

榮慧卿不想太扎眼,只是拿了幾個銅板出來,要了一碗蛋花湯,給肯肯喝,自己從包袱裡面拿出已經冷硬了的饅頭,就著一碗熱水吃起來。

涼下來的饅頭跟石頭一樣硬,榮慧卿得用熱水沾軟了才能吃下肚。不過就算用了熱水,依然噎得她眼淚汪汪。

肯肯也餓壞了,整個腦袋趴在蛋花湯碗上,吸得哧溜哧溜。

飯館一片喧囂吵嚷中幾聲熟悉的吱吱聲傳入肯肯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