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章螳螂捕蟬

第6章螳螂捕蟬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21 09:13  字數:3651

前世的時候,明月對有一部電影印象特別深刻,是說有個億萬富翁,看上了一個有夫之婦,就給她男人出價,想跟他老婆一夜春宵。開始出一萬塊,那對夫婦自然是不肯的。後來出價一百萬,這對夫婦……就糾結了,一直糾結了一部電影出來。

可見大家都是出來賣的,不過是有人的心理價位高,有人的心理價位低一些而已。

大家都一樣,就不要老鴇子笑豬黑了。

明月在心裡冷笑著,又想起自己那個強大的靠山,一時心裡又柔情蜜意起來。

這個司安,真是死相!生得那樣風流倜儻,溫柔小意兒,又手段闊綽,簡直不管放到哪裡都是響噹噹的金龜婿!唯一可惜的是,他看上的女人有些多,除了自己這樣的以外,聽說他在太華山的護法府邸也有很多的鶯鶯燕燕,這一點很是美中不足。

可是再想想她前世遇到的那些達官貴人,哪一個不是腦滿腸肥的豬頭大叔?哪裡有司安玉樹臨風的好模樣?況且肩寬腿長,特別是那話兒,動起來直讓人慾仙欲死,比前世自己傍的那個高官三秒叔,不知好多少倍…···

明月突然覺得身上一陣騷動,一聲呻吟幾乎要蕩漾出嗓子眼兒。

榮慧卿眯著眼睛打量面前的女人,出言諷刺道:「雖然天黑是要上床的時候,但是這裡都是女人,你發什麼春?」

明月猛然醒悟過來。自己剛才是怎麼啦?為何會在這個地方,無端端地想起那些私密之事?實在是太奇怪了。

明月咳嗽一聲借著越來越暗的夜色遮掩臉上的紅暈,沉聲道:「你說吧,想要什麼?天上地下,還沒有我明月出不起的價!」

榮慧卿輕聲一笑,舉起手裡的日月雙鉤,在空中敲了一下,道:「我想要你的命,你給嗎?——把你的命給我,我就把肯肯給你女兒看一眼。」

這是故意找茬了?!

明月大怒。自從司安化神的消息傳來她們明月觀的觀主立即自動讓位,將觀主的位置讓與她。她的地位,不僅在道門裡面,就算在五州大陸,也是指日可升的。——她正等著機會,要給司安傳話,告訴他他們有了一個女兒。

退一萬步說,司安就算對自己不在意,看在女兒份上,也不會對自己不聞不問。

明月知道得很清楚司安在太華山這麼多年,雖然有過那麼多的女人,可是從來就沒有女人給他生過孩子。自己的女兒,目前來說,是他唯一的後嗣。到時候,女兒再跟他撒個嬌,他不依也得依,會帶著她們娘兒倆去頂級宗門,從此她就真正成了人上人,不會再在這個污穢紅塵裡面打滾了……

可是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村姑居然開口就想要自己的命!——她是不想活了嗎?

明月放開神識,往榮慧卿那邊探過去。

她先前就查驗過一次,對方只有練氣二層連個乾坤袋都沒有,什麼東西都背在自己的包袱裡面,應該是個散修。

沒有師門,又沒有家世,這種人,跟她講價錢是自己看得起她。自己以前也是無權無勢的普通人,也被人仗勢欺凌過。所以她不想仗著司安的勢,去欺負面前的這個小姑娘。

可是誰知對方敬酒不吃罰酒竟然敢跟自己頂撞!

「我再問你一遍。你要什麼價錢?——你再不說,休怪我手下無情!到時候不僅你會沒了你的小松鼠,還會沒了你的命。你好好算筆帳為了一個畜生,到底值不值得!」明月單手一招,一柄長劍握在手裡。

「娘!娘!——讓我來!」楚楚跟著兩個侍女,興奮地跑了過來,也從自己的乾坤袋裡抽出一柄小一些的二尺青鋒,對準了榮慧卿。

榮慧卿握緊手裡的日月雙鉤,腳下不丁不八地站著,「你們是劍修?」

「當然!我們明月觀的明月劍法,是得到太華山原來的左護法司安司大人精心指點的。你這個小小的散修可要想清楚了。得罪我們明月觀,就是得罪司大人,得罪太華山,更是得罪整個五州大陸的頂級門派!」那個侍女得意洋洋地道。

自己的主子上頭有人,她們就算攤上大事也不怕!

「原來是司大人的舊識?——失敬失敬!」榮慧卿虛抱了拳敷衍道,「不過這位女士看上去是個道姑打扮,怎麼會生了孩子呢?難道是出家前生的?」

明月一窒,繼而笑道:「道門又不禁婚嫁,你管我什麼時候生的?」言罷往後退了一步,「廢話少說。把你的小松鼠交出來,不然就看看我們楚楚最近的明月劍法練的如何!」

榮慧卿低低地一笑,「出招吧!」說著,雙臂伸出,日月雙鉤如烽火輪一樣,在榮慧卿手掌上轉動起來。

「咄!看劍!」楚楚左手捏著劍訣,右手抖了個漂亮的劍花,腳下行雲流水,往榮慧卿那邊刺過去。

榮慧卿有心想試試自己日月雙鉤的威力,站那裡一動不動,只是等對方的劍快刺到自己面門的時候兩手迅捷往上一舉,架住了楚楚的長劍,然後雙臂交錯,絞拖盤拉,只聽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楚楚手裡的長劍被榮慧卿的日月雙鉤絞成了一頓碎片,飄飄洒洒地落在林間空地上。

「你毀了我的劍!——你這個賤人!我要你的命!」楚楚大怒,不管不顧地扔了自己手裡的劍柄,從懷裡掏出一個紙包,往榮慧卿身上拋灑過去。

榮慧卿往旁邊讓了一步,身後的三轉聚魂陣里一陣陰風吹出來,將那紙包里的藥粉倒吹回去,直撲到楚楚的臉上。

楚楚沒料到對方居然能把藥粉倒吹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