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章她爹是司安(S盟主靈寵緣3+)

第5章她爹是司安(S盟主靈寵緣3+)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20 15:32  字數:3570

明月觀?

榮慧卿仔細想了想。卯光給她介紹過大楚國的幾個大的修真門派,就是三大派,二級門派也介紹過,頂級宗門更少,根本就沒有一個派別,叫明月觀。

也就是說,這個明月觀,大概是野觀?或者就算是子孫觀,應該也是上不了檯面的吧?

連萬乾觀這種三級道門都比不上吧榮慧卿一邊想,一邊還是擔心自己有錯漏。再說她一介孤女,身如浮萍,沒有跟人拼爹拼娘的本錢。

「兩位姐姐,真是不好意思。別的我可以送給你,可是肯肯不行,它是我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榮慧卿歉意地道。

「哈哈哈哈」那和榮慧卿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突然笑得彎下腰「你…你說這個畜生是你的親人,你豈不是在罵你自己是畜生?

哎喲,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傻的人!」

榮慧卿臉色變了變,沉默下來。

肯半背上的茸毛炸了起來。

榮慧卿伸出一隻手,撫平肯肯背上的茸毛,對它使了個眼色。

肯肯扔掉最愛的肉包子皮,抓起桌子上的布巾擦子擦嘴,蹦蹦跳跳藏到榮慧卿身後的包袱里。

「它跑了!快給我把它抓回來!」那女孩子著急起來,跺著腳不依地道。

一旁的侍女不明白小姐為什麼就看上了那隻huā松鼠。雖然比一般灰不溜秋的松鼠長得好看些,可是再好看,也只是只松鼠小姐家裡有那麼多珍禽異獸何必跟這凡人一般見識?

「小姐,觀里有很多從太華山來的靈寵,哪一隻不比這隻胖松鼠強啊?咱們還是回去吧這個人不知好歹,咱們不跟她一般見識。」那侍女連忙哄著那女孩,想勸她回去,不要在這裡糾纏。

那女孩是第一次離開明月觀,來到外面行走。她從生下來,就是娘親的掌上明珠,對她予取予求從來沒有駁過她。

既然看上了榮慧卿的huā栗鼠肯肯,那女孩跟平常一樣,沒有覺得跟她以往要的東西有什麼不一樣。反正只要她想要,她就要想盡法子弄到手。如果她弄不到,她娘親也會幫她弄到。再說,她又不是要徑搶,

她有說要付銀子的或者付別的東西也行。

那女孩不肯走,繼續對榮慧卿加碼提價:「你想不想做神仙,學修道?一如果你想,我可以讓我娘收你進明月觀,做一個外門打雜弟子這一輩子,你不僅吃穿不愁,而且還能長命百歲呢!」一般凡人聽見能修行入道,還能正式拜師,肯定是大喜過望,馬上給她磕頭了。

旁邊的侍女撇了撇嘴。好在小姐還有分寸說得是外門雜役弟子,明月觀又不是菜園子,誰想進就能進啊?

榮慧卿啼笑皆非地搖搖頭再次溫言拒絕道:「這位姑娘,我們不熟交淺言深是不好的。請回吧。」說著,對跑堂的小二叫了一聲「結帳!」

小二趕緊跑過來,點頭哈腰地從榮慧卿手裡接過碎銀子,殷勤地領著她出去了。

那女孩子看著榮慧卿出去的背影,咬著下唇,臉色陰沉下來。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那女孩對坐在那裡紋風不動的道袍女子撤嬌道:「娘,我想要那隻huā松鼠!我想要嘛!」這道袍女子正是明月觀的明月女修,如今已經是觀主。

明月滿臉慈愛之色,伸手撫了撫那女孩的面龐,低聲道:「不過是一隻小松鼠,娘還能讓楚楚不高興?」一自己以前受過的罪,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兒也受一次。她就是要讓自己的女兒活得姿意盎然,想要什麼,就得到什麼,不要有子點的遺憾。

再說,自己女兒的身份地位擺在那裡。

放眼五州大陸,除了光明神殿的聖女,應該就是自己女兒身份最高了喁?

明月微微地笑。上一輩子,她出身草根階層,卻是志比天高,極不甘心就這樣一輩子,後來傍上一個大官,結果那人在改選時站錯隊,很快就被和諧了,她也被人滅了。。

好在上天還是憐惜她,給了她第二次機會。

哼,到了這裡,她才知道「我爸是李剛」算個毛啊!

我女兒她爹是司安!

你們這些賤民羨慕嫉妒恨也沒有用。誰叫自己女兒的爹爹是司安呢?!

明月是偷偷生下這個孩子的,本來不想讓司安知道。之前她並不知道司安的身份,一直以為他只是太華山的左護法而已。

到了前一陣子,她得知司安居然已經從元嬰一舉突破到化神了,她才樂得傻了。

化神級的人物啊,而且居然還有別的身份,他並不真的是太華山的左護法,原來是從頂級宗門下來歷練的!

司安成功化神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大楚國,現在應該五州大陸都知道了,聽說很多二級門派已經去頂級宗門那裡道賀去了。

自己押的這一寶,可算是押對了。

「走吧。她們往城外去了。我們也是要去這個方向,正好順路。」明月挽了楚楚的手,儀態萬方地老出了悅來客棧。

榮慧卿帶著肯肯一路急行,很快出了永璋城的東門,走上了往東去的大路。

余峨山莊在大楚國的東面靠近邊境的地方。余峨山,就是大楚國的東面邊境。

從永璋城去余峨山,普通人得走上一個月。若是真的要一個月才能到,那真是黃huā菜都涼了。

卯光他們都考慮到了,給榮慧卿送了一雙千里鞋,是騰蛇蛻下的皮所制,雖然不能真的日行千里,但是日行百里還是很輕鬆的。

榮慧卿走得很快,可惜她對這裡的路不熟悉,走錯好幾次,等她走回大路上來的時候,已經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