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4章有人出價

第4章有人出價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20 08:37  字數:3555

「命根子?什麼命根子?」榮慧卿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卯三郎,又看了看在地上蹦得跟彈簧一樣的小花。

小花指著那白玉匣子里的繡花針大叫,「就是那繡花針啊…」話音未落,就被卯三郎劈手抱了起來,如風一樣飛奔到門外去了。

榮慧卿看著那繡花針,怎麼瞧也不像是很重要的東西。她本以為,是卯三郎送給她做女紅用的。

卯三郎帶著小花回到自己的房裡,對卯光道:「爹,小花交給您了。我這就走。」說著,背上自己的包袱,幾個縱躍,消失在小院裡面。

卯光看著被卯三郎憋的兩隻大眼睛通紅的小花,眉頭豎了起來,「出了什麼事?」

「三郎三郎三郎他把他的眼睛裡面煉出來的繡花針送了一根給慧卿了。」小花氣喘吁吁地說完,扶著腰坐在地上大喘氣。

卯光的眉頭擰了起來。掐指一算,卯三郎已經走遠了,就算想追,也不是一時半會追得上的。

「算了,你跟慧卿說,好好放著那根繡花針,就說,那是三郎的本命法器,如果有損傷,三郎的修為會受很大影響。」卯光見堵是不行了,只好改疏為主。

本來以為三郎已經放下了,原來只是藏得更深了。

卯光搖搖頭。修道之人,如果連一個情都看不開就看不開吧。—他們卯家的雄性,向來如此。只是卯三郎看上的是人界修士·以後的路,會比他的前輩更難走一些。

修行最重天道,天道最重自然。如果情之一字,是他避不開的劫數,就……順其自然吧。

卯光整了整臉色,帶著小花一起回到榮慧卿的屋裡。

「慧卿,我們這麼熟了,我就叫你慧卿吧。」卯光以前跟榮慧卿說話,都是彬彬有禮·雖然禮數不錯,但是帶著疏離。現在語氣當中,多了幾分熟稔和親昵。

榮慧卿微微笑道:「求之不得。卯大叔一直都太客氣了。」

卯光莞爾,半開玩笑地道:「這是應該的。你是我們葫蘆街的大恩人,理當如此。」

榮慧卿起身給卯光倒了一杯茶。

卯光端著茶杯沉吟良久,才緩緩地道:「三郎送你的繡花針,是他的本命法器,也是他從胎裡帶來的,有先天靈氣,能破污穢邪祟·你帶在身邊也好,免得被邪祟所趁。」

榮慧卿大驚,忙將白玉匣子取出來,送回給卯光,道:「不行,這我不能收。太貴重了。——如果有個閃失,三郎他不是要吃大虧?」

卯光偏著頭看了榮慧卿一會兒,搖頭道:「慧卿,太實心眼也是不好的。既然三郎送給你,你就收下·全他一份心意不好嗎?」幾乎已經挑明了卯三郎對榮慧卿的心思。

榮慧卿更加不好意思。如果是這樣,她就更不能收了。——這份心意可貴,可是自己無心·如果接收,就是占卯三郎便宜,利用他的拳拳赤子之心。

「卯大叔。這個匣子,您幫卯三哥收起來吧。我也不敢說以後如何,但是如果有一天,我覺得我可以配的上這個匣子,我會回來找您取回來。如果我配不上,您收著這匣子·也比放在我那裡為好。—我走了·日子長了,卯三哥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自然會想明白的。」榮慧卿將白玉匣子鄭重放到卯光的手裡。

匣子里放的是卯三郎的本命法器之一,如果有損毀·卯三郎的修為受損是小事,有可能會丟掉半條命。

到底是自己的兒子,卯光翻來覆去地撫摸著匣子,最後還是決定自己放起來。

「慧卿,你是個好姑娘。大叔今天就倚老賣老,跟你說幾句話。你雖然家逢遽變,有血海深仇,但是你一路行來,一直逢凶化吉,遇難呈祥,遇到的好事比壞事多。這對你是好事,但是也是壞事。」卯光緩緩地道,「就說我們葫蘆街的妖修,你只覺得個個是好的妖修,但是你知不知道,我們葫蘆街有今天祥和的局面,也是幾經波折和磨難,不知道除掉多少心懷叵測的妖修,才達到現在這個局面。」

榮慧卿坐直了身子,肅然起來。她知道,卯光這些話,都是發自肺腑的經驗之談。

「卯大叔,我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我省得。」榮慧卿點點頭,「再說,我還有小花。它比我機靈多了。」順便輕輕拍了一下小花的馬屁。

小花眉開眼笑,表示身心十分愉悅,將腦袋靠在榮慧卿腿邊,做憨態可掬狀。

榮慧卿心情跟著舒暢起來,伸手將小花從腳邊抱起來,舉著對卯光示意。

卯光看著小花不靠譜的樣子,有些頭疼,皺著眉頭道:「小花的本事奇特,你更要小心。人家可能不會打你的主意,但是更多的人,會對小花感興趣。」

榮慧卿的眼睛瞪了起來。她還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小花吱吱叫著,安撫榮慧卿,「表擔心。打小花主意的人多了去了,就沒一個得逞的。」

卯光跟著瞪了小花一眼,最後說道:「很多事,你要自己心裡有個譜。靠別人是靠不住的,只有靠自己,才是最有效的。」

榮慧卿鄭重起身,對卯光行了大禮。

中午過後,榮慧卿在卯家後院收了旭日訣功法,站起來背著包袱,肩膀上托著小花,悄然離開了卯家小院。

這是先前說好了的。榮慧卿不喜歡離別的場面。她悄悄的來,正如她悄悄的走,揮揮手,不帶走任何雲彩。

胖大娘和卯光站在院門口,看著榮慧卿和小花遠去的背影,濕了眼角,「是個好孩子。如果她以後能跟我們三郎在一起,該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