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2章師門何處

第2章師門何處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19 08:50  字數:3512

「道門適合我嗎?」榮慧卿有些遲疑地問道。她不胡白羅辰為什麼那麼說,但是凡事小心謹慎總不會有錯的。

卯光有些詫異,「為什麼不適合你?」

榮慧卿也不懂,她只是一隻剛剛進入修真界的菜鳥。

榮慧卿窒了窒,支支吾吾地道:「……道門有沒有禁忌什麼的?」

胖大娘明白了榮慧卿的意思,笑眯眯地道:「榮姑娘,你是對三大派都不了解吧?」

榮慧卿感激胖大娘給她解圍,連忙點頭道:「正是。我其實也不知道到底哪個派別適合我,就是這樣一問。」

卯光倒是沉吟道:「其實三大派收徒極為嚴格,一般人能進去就謝天謝地了」

榮慧卿大。她不是挑三揀四,她哪有資格挑三揀四?!

「卯大叔,我不是這個意思。是……是我以前家裡有個遠房堂叔,曾經說過,道門不太適合我。」榮慧卿情急之下,終於半吐半露了羅辰說過的話。

「原來是這樣。」卯光眉頭皺了起來,低頭沉思,可能榮家有什麼地方,跟道門過不去?

如果是這樣,她倒是不能進萬乾觀。雖然她的直系親屬都不在這個世上了,但是榮家這個家族不一定也被滅了,將來若是有機會,她跟自己的族人相認,知道一些別的事情,跟她的師門有衝突的話,反而對她的修行不利。

卯光抬起頭來,道:「要不·你去青雲宗拜師如何?」

「青雲宗?」榮慧卿恍惚好像聽人提過這個名字。

「青雲宗是龍虎門的上司。」卯光一邊說,一邊仔細打量榮慧卿的神色。

榮慧卿滿臉的茫然看在他眼裡。

卯光笑了笑,開始對榮慧卿講述這些門派,「大楚國的三大派,其實是代表著整個五州大陸的三種修真派別。」

「皇運寺,是佛宗一脈,當然是世外之人,都是出世的。」

「龍虎門,卻是俗世里的修真門派·是在紅塵中打滾,修的是入世的法門。」

「萬乾觀,是道門一系,屬於出世入世之間。」

「在這三大派上面,還有二級宗門。二級宗門之上,又各有自己的頂級宗門,分布在五州大陸之上。光明神殿,便是處於這三種修真派別頂級宗派之上的宗派,維持著五州大陸修真秩序。」

卯光說完,低頭喝了一口茶。

榮慧卿思慮再三·委婉道:「大楚國三大派,名聲再外,恐怕對收徒比較嚴格。我一無家世,二無特長,還是不要去這些大門派湊熱鬧。」說著,看了卯光一眼,「請問卯大叔,知不知道有小一點的門派?不要很厲害的,只要門內弟子和睦,師父和善·對我來說,就是求之不得的好地兒。」

榮慧卿深知,她現在已經成為眾矢之的。如果去三大派·不論是哪一派,都會有人看她不順眼,而且是上面居高位的修士。到時候給她穿小鞋,實在是令人煩不勝煩。

還不如就去一個小門派,人不用多,勢力也不要大,最要緊大家和和氣氣在一起,平時守望相助·有事大家一起上·既有利修行,也有利修心。

卯光聽了榮慧卿的話·失聲笑道:「這樣的地兒我倒知道一個。」

「在哪裡?」榮慧卿眼前一亮,急切地問道。

「就在我們葫蘆街。」卯光莞爾·看著榮慧卿的眼神又黯淡下去。

她是人界修士,妖修的地方,不適合她修鍊。這一點,勿庸置疑。

卯三郎抿了抿嘴,沉聲道:「慧卿,我覺得你的想法不對。你太逃避,遇事先想退,被逼到無路可退了,才想要反擊。但是很多時候,當你被逼到無路可退的時候,其實真的已經無路可退了。像昨天晚上有光明神殿的聖女出來給你解圍的事,一萬年也遇不上一次。」

小花聽著這話極不順耳,坐在榮慧卿腿上嘀咕道:「一萬年遇不到一次,我們就遇到了,足以說明我們福澤深厚。」

卯三郎瞪了小花一眼,轉而看向榮慧卿,道:「是,你們遇上了,但是這一次,足足可以耗盡你們一萬年的好運氣。你以為,以後還會有這麼好的事發生在你……和小花身上嗎?」

小花打了個寒戰,用小爪子蒙住耳朵,做出一副「我沒聽見,所以你說的話不作數」的樣子。

榮慧卿精通易理,卻極贊同卯三郎的話,忙點頭道:「卯三哥教訓的是,是我太不思進取,以後是要好好改一改才是。」

卯三郎嘴角彎出愉悅的弧度,「不用以後,現在就改,才來得及榮慧卿只有點頭如啄米的份兒。

卯光和胖大娘對視一眼,都欣慰地點點頭。

卯三郎能說些話,足見得他已經放下了。

卯三郎就接著道:「再過半個月,就是三大派三年一次收徒大典的日子,我希望你能去參加,光明正大地進三大派做內門弟子。」

榮慧卿低低地「啊」了一聲,「還是要去三大派啊?」

「你怕了?」卯三郎露出一個譏誚的笑容。

榮慧卿十分著惱,被激得揚眉道:「去就去!誰怕誰!」

卯三郎滿意地點點頭,「那就好。你和小花收拾收拾東西,我親自帶你們去三大派的收徒大典。」

卯光微笑著補充道:「三大派的收徒大典很隆重,也有很多試煉,同時也有上一級的宗門派人下來旁觀。如果有特別出色的苗子,他們會直接帶走。——如果你能有機緣,被上一級的宗門帶走,你以後的修行之路,也走得更加通暢一些。」

榮慧卿十分歡喜,不過她的歡喜也只延續了一瞬,就垮下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