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80章還願

第80章還願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17 09:08  字數:3604

高高的夜空之上,傳來「哼」的一聲,明明是表示不屑滿和不同意的一個詞,聽進各人耳朵里,卻是說不出的動聽。每個人都情不自禁巴望著,再多說一句話,再多說一個字吧······

隨風微微飄動的步輦輕紗晃動兩下,一個金黃色的捲軸從步輦之內落了下來。快掉到眾人頭頂的時候,這金黃色的捲軸唰地一下舒展開來,地面上所有的人界修士還有妖修都清清楚楚看見那捲軸上閃著熒光的八個大字:「魔族在西,此女非魔」。

光明神殿的聖女說榮慧卿不是魔族,普天之下,再無人能挑戰她的決定。

魏楠心有些忿忿不平。

朵家老祖的心神卻全部放在正要化神的司安那邊。

真可惜,她剛才被自己的牛毛針所傷,然吃了解藥,一時還動彈不得,一雙明眸瞪得要冒出血來。

永璋城外出現了此起彼伏精怪的嚎叫聲,如同大批狼群趁勢而起,就要往這邊撲過來。

「罷了。我當日欠他的,今日就還給他吧。」步輦之內,管輕紗從榻上坐直身子,雙眸瑩然,兩手交握在胸前,做出火焰騰空狀,閉目喃喃念了幾句咒語,兩手手勢交疊,紅唇微微開啟,對著手指尖吐出一口清氣,一朵霧狀蓮花出現她的手心之內。

「下去吧。」管輕紗大袖飄飄,露出一截如玉藕一樣光潔瑩潤的手臂,然後就閉目盤膝從步輦的長榻上凌空飛了起來,漂浮在長榻之步輦在空中慢慢移到司安的正上方,步輦上四圍的輕紗突然伸展,往下一直垂了下來,將司安整個人都嚴嚴實實包裹起來。

從外面看,大家都只看見一個用白紗圍成的壁壘,擋在眾人眼前。

「衝上去!——吞一個半化神的修士,可以少修鍊一萬年啊!」朵家老祖知道自己再也吞不了司安,可是美食當前對她這種人,能看不能吃,簡直比殺了她還要痛苦。

既然不讓她好過,她也不能讓別人好過!

朵家老祖話音剛落,有些早就紅了眼,昏了頭的人界修士貿貿然沖了上來,手裡法器飛舞,靈力更是不要命地往那層看似不堪一擊的白色輕紗上面攻擊過去。

就如水一樣,是天下至柔之物,也是天下至剛之物。

那層輕紗看上去柔軟細緻甚至能隱隱看見裡面包裹的那個人影,可是同時也像最堅硬的盔甲一樣,無論什麼樣的兵器或者靈力,都不能在上面留下任何一點痕迹。

司安在輕紗的包裹之下,吸納了所有的靈氣雲彩,開始化為己用,衝擊化神的最後一道關口。

每個修士化神的時候,悟出的道都不一樣。

司安的悟道,是情孽。

有情皆孽,無情不冤。

大道至繁大道至簡。

天若有情天亦老,天道無情是滄桑。

自他修道以來,一幕幕一樁樁,所有的過往都在他的識海里一一滑過。

無論是葉菁,還是管輕紗,都成了識海海面深處那個看似有情卻無情的倒影。

司安的元嬰吸收了五彩雲層的靈氣,已經長得和他本人一樣高大。元嬰盤膝坐在自己的識海邊緣,沉默地看著那兩個在自己內心深處刻下印記的女子,沉吟良久,伸出一隻手握住了葉菁的倒影手掌輕闔,葉菁的倒影盪起一陣漣漪便化為碎片,消失在他的識海深處。

在外面單膝著地跪著的塗山{突然覺得心裡一痛像是有什麼東西從腦海里永遠消失了。

司安的識海深處,管輕紗的倒影同樣默默地注視著他。

司安的元嬰嘆口氣,對識海深處管輕紗的倒影輕聲道:「我知道你不是她。

你是我心底里塑造出來的她。再美好,你也不是她。」說著,伸出另一隻手,從識海深處撈出管輕紗的倒影,眷戀不舍的撫了撫她的面頰,便閉上眼,手掌狠狠地捏了上去。

管輕紗的倒影也化為了金色的碎片,卻沒有如同葉菁的倒影碎片一樣,直接落入他的識海,而是盤旋向上,如颶風一樣衝破他識海上空那一片混沌的雲層,往他身體外奔騰而去。

管輕紗的白色紗圍擋住了外面人的視線。

管輕紗卻在步輦之內睜開眼睛,沉默不語地看著那些金色碎片突破步輦的障礙,回到她身邊。

「還不錯。終於化神了。」管輕紗微微一笑,閉目將那些金色碎片吸收回自己體內。

思念一個人到極處,就只能將她連根拔起。

司安識海之內被那陣金色碎片形成的颶風帶起了滔天巨浪,剛才吸收的五彩雲層裡面的靈氣在司安身體里運轉兩個周天,不僅拓寬了他的筋脈,而且充盈了他的紫府。他的元嬰更是處於虛實交替之間,已經到了可以化為身外身的境地。

到這個時候,司安的化神已經全部完成。

從司安體內釋放的靈氣將那層白紗布圍撐得如同一個不斷膨脹的氣球。

「小心!」卯光突然大叫,按著榮慧卿的頭趴在地上。

所有的妖修也趕緊跟著趴在地上。

跪著的那些人界修士也跟著趴下。

只有那些企圖去吞下司安的人界修士不肯放棄,大叫著往前撲去。

管輕紗兩手一抬,「起!」

所有的白紗放開司安,急速上升,縮回到以前的長度。

司安身周的靈氣在極短的時間內膨脹,轟得一聲四下炸開。

「司護法,你已化神,不能再停留在此地。請速歸師門。」拉著步輦的一隻迦陵頻伽口吐人言,向司安傳達光明神殿的意旨。

司安站在當地·還有些茫然。

衝過來的幾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