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6章還債上(Z盟主靈寵緣9+)

第76章還債上(Z盟主靈寵緣9+)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14 14:51  字數:3469

榮慧卿並沒有親眼見過司安和朴宮贏,但是從小huā的描述里,她知道司安一身玄色衣衫,而朴宮贏是一身白色長衫。再加上從他們氣質修為散發的氣息來看,她已經猜出了十之八九。

榮慧卿後退一步,抓起一根隱身草,躲入了夾道的拐角。

司安和朴宮贏四處走動了幾下,依然找不到葫蘆街的入口。

「從方位上看,如果葫蘆街還有別的出口,應該是在這個方向。」

司安當年在光明神殿朝覷的時候,曾跟那裡的人學過一點陣法的皮毛。

不過他志在修行,對陣法只是淺嘗則止。

朴宮贏站在一旁,朝一幢其貌不揚的矮牆努了努嘴「試試你的本事。」

司安好勝心起,大袖揮出,一股勁風夾雜著精純的靈力往矮牆那邊襲去。

轟的一聲,矮牆被轟塌了中邊。

「是哪個小兔崽子淘氣?!敢動我家的院牆,我跟你沒完!」一個響鑼般的女聲從院牆那邊響起來。

矮牆的塵埃散去,一個高大的婦人雙手叉腰站在院子里,對著院外的兩個人怒目而視。

司安和朴宮贏都是一愣。…

那個女人是個凡人,而且是個沒有修為的凡人!

同葫蘆街另一邊的出口一樣,他們就算把這裡的矮牆轟成碎片,也打不開通往葫蘆街的大門。

「是不是你們兩個小兔崽子?!~過來,給老娘賠銀子!不賠老娘就抓你們去見官!」那婦人從院牆裡面衝出來,對著司安和朴宮贏張牙舞爪。

朴宮贏目瞪口呆,一不小心,被司安在後面退了一把,踉踉蹌蹌地往那高大婦人懷裡撲過去。

那高大婦人也吃了一驚,伸手就將朴宮贏推開,罵道:「你作死啊!

『想吃老娘豆腐!老娘的豆腐咳不是那麼好吃的!就你那小白臉樣兒,老娘伸出一個手指頭就碾死你……」朴宮贏氣得鼻子都歪了,再也顧不得修行者對於凡人的禁忌,出手如風,向那高大婦人兩肩的穴道點過去。

同時司安已經閃身晃到那婦人身後,高高舉起一塊磚頭,往那婦人後腦拍過去。

反正只要不殺了她,他們這些修行者就不會有被天劫收拾,廢去修為,打入六道輪迴的危險。

那婦人在前後兩大高手的夾擊之下,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榮慧卿吃了一驚,剛要邁出去的腿又收了回來,遲疑地盯著司安和朴宮贏兩個人。

朴宮贏本來大怒,可是看見司安手起磚落,甚是利落,便哼了一聲,不去計較他剛才故意推他入懷的惡劣行為。

司安扔掉磚頭,笑嘻嘻地拱手道:「剛才一時情急,還望朴宮兄見諒。」朴宮贏拍著手道:「若是美女在前,你怎麼推我都不過分。」然後一瞪眼「可是這種貨色,你讓她碰一碰我的手,都是我吃虧了!」

司安哈哈大笑「下次你推我就行子。」

兩人說笑一番,才重入正題:「我們也進不去,還是回去招集人手,問一問他們是如何同葫蘆街的妖修聯絡的。」以前都進不去,但是還是能夠互通信息。永璋城裡面,一定有專門的聯絡渠道。

司安點點頭,右掌翻轉,一隻雪白的紙鶴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上。

「去魏楠牟那裡,給我找些人手過來。

特別要幾個能跟葫蘆街的妖修溝通的人手。」司安低聲吩咐道,左手往那紙鶴上點了點,那紙鶴全身上下白光一閃,就跟活過來一樣,霎時展翅騰空飛翔,往榮升客棧那邊飛過去。

榮慧卿瞪大眼睛,看著司安的這一手小小的法術,羨慕得不得了。

什麼時候,她才能有這麼高的修為呢?

不知不覺中,榮慧卿發現自己臉上淌滿了淚,忙拿袖子抹了抹,一動不動地站在拐角,暗運旭日訣,讓自己隱身的時間再長一些。

沒過多久,榮慧卿就發現自己不用再依賴隱身草了,因為天色已經逐漸暗了下來。

這裡又是一個死胡同裡面的拐角處,周圍除了剛才那個高大婦人所在的院子,一個別的人家都沒有。

司安和朴宮贏負著手站在那裡,看了看地上暈過去的婦人,道:「抹去她的記憶,把她送回去吧。」

朴宮贏點點頭「我先去看看她家還有沒有別的人。」說著,幾個縱身,消失在裡面的院子里。

司安低頭看著那個暈過去的婦人,半蹲下去,伸出一隻手掌,輕輕按在那婦人的天頂蓋上,靈力輕吐,直衝入那位婦人的腦海之內。

榮慧卿運轉內息,睜開天眼,往那邊看過去。

只見司安的手掌周圍出現一層薄薄的金色煙霧,一絲一縷往那婦人的腦子裡鑽進去,似乎在裡面打了個轉,再出來的時候,金色煙霧裡面已經夾帶了一絲絲黑色的絮狀塵埃,仔細看去,就像一陣陣扭曲的微縮型人臉,說不出的詭異。

這就是人的記憶嗎?

榮慧卿默默地看著,心裡怦怦跳得厲害。

司安突然回頭,目似寒星,往榮慧卿藏身的那邊看了過去。

雖然知道司安不會看到她,榮慧卿還是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將自己藏到更黑暗的地方。

司安四處瞟了瞟,見沒有什麼異常的現象,便聳了聳肩,覺得自己也是太過小心。在這種地方,就算有宵小在覷覦,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在強大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不堪一擊。

朴宮贏從裡面屋裡出來,對司安笑著道:「運氣不錯,裡面只有她的男人,還有兩個孩子,我都讓他們睡著了。今天外面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