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2章在其位謀其政

第72章在其位謀其政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12 17:20  字數:3613

姽嫿有些意外朵家老祖的養氣功夫,將笞龍鞭在手裡轉了轉,道:「我可以把笞龍鞭還給你,但是你要把我的人,還有卯三郎都放了。」

「沒問題。」朵家老祖嫣然一笑,伸手往空中三擊掌。

幾個手下抬著剛才被捆起來的靈舞、卯三郎,還有她的八個英俊男護衛,一起給姽嫿送了過來。

朵家老祖纖纖玉手伸出,往捆妖索上凌空一抓,幾根索子便從靈舞他們身上鬆開,飛回到朵家老祖手裡。

靈舞氣呼呼地從地上爬起來,來到塗山姽嫿身邊,指著朵家老祖,對姽嫿大聲道:「王女,這個老女人對王女不敬,我們不能放過她!」

朵家老祖沒有理會靈舞,徑直看向姽嫿道:「王女閣下,可以把笞龍鞭還給我了吧?」

姽嫿面無表情,不動聲色地把玩著自己手裡的笞龍鞭,右手一緊,抓住笞龍鞭的鞭尾,暗運靈力,注入到笞龍鞭裡面。

笞龍鞭裡面的龍筋爆發出一陣反彈,企圖抵抗姽嫿的靈力。可是姽嫿的靈力裡面有著龍筋熟悉的氣味,很快就被馴服,龍筋裡面的靈力順著姽嫿的靈力注入的軌道,迴流到姽嫿的筋脈裡面。

到底是上古神獸龍族的後裔,蛟蛇雖然沒有真正化成龍,可是龍筋裡面已經有了龍的浩淼之氣。

很快,笞龍鞭裡面龍筋的靈力都被姽嫿吸收到自己身體裡面。不過她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那股靈力既浩淼,又凌厲,很快刺得她筋脈千瘡百孔,出了狀況。

不過是為了將靈舞他們和卯三郎都救回去,還要解除對妖修傷害最大的笞龍鞭的威力,姽嫿咬著牙,儘力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將笞龍鞭扔了出去。「拿去吧。——現在可以放我們走了吧?」

朵家老祖伸手接過笞龍鞭瞧了瞧,覺得有些怪怪的,可是眾目睽睽之下,大家三個人六雙眼睛盯著,量那姽嫿也玩不出什麼huā招。

「放他們進去吧。」司安覺得心裡一直狂跳不止,不知道到底有什麼事要發生。自從他衝破了師父的封印,往事歷歷在目,心裡的異樣就越來越明顯。

朴宮贏也頷首應允。主動讓開一條路。

朵家老祖卻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將笞龍鞭收回自己的乾坤袋,笑著道:「放你們進去可以,不過你們得答應將魔界妖人給我送出來。」

姽嫿面色一沉,不悅地道:「先前你可沒說,你這不是故意耍賴嗎?」

朵家老祖笑眯眯地道:「一碼歸一碼。你還我笞龍鞭,我放了你的人,這樣打平了。現在你要進葫蘆街,我當然應該再要一個條件,這樣才公平。——你們說是不是?」最後一句話卻是對著司安和朴宮贏說的。

司安和朴宮贏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姽嫿的臉色更加難看。本來論修為。她就要比朵家老祖略遜一籌,不過她戰鬥力強悍。精於搏鬥攻擊,兩相加加減減,也能跟朵家老祖戰成平手。

可是剛才她一時心急,為了解除笞龍鞭對妖修的殺傷力,她以自己身上從先祖繼承的上古神力為餌,將龍筋裡面蘊含的龍族靈力牽引出來,沒料到那龍筋裡面蘊含的靈力這樣霸道。她已經受了嚴重的內傷,現在根本就不是朵家老祖的對手。更不用說給我一支煙最新章節,還有兩個太華山以及青雲宗的年輕一代的高手在旁邊虎視耽耽。

姽嫿咬緊了下唇。臉上陰晴不定。

朵家老祖臉上的笑容越發和煦「只要你答應我,我立刻就放你進去。」

姽嫿躊躇半晌,正要開口,就聽見朵家老祖身後傳來一個渾厚的男聲「見過塗山王女閣下。卯光救駕來遲,還望王女恕罪!」

姽嫿眼前一亮,抬頭看見一身白雲的卯光,帶著一個胖胖的中年女子,緩步從半牆那邊走出來。

朵家老祖回頭,看見卯光的樣子,眼裡精光連閃,不發一言地站到司安和朴宮贏中間的位置。

司安和朴宮贏看見妖修陸續從葫蘆街裡面出來,個個面色嚴峻,勁裝素服,手持各自拿手的兵器,似乎要背水一戰的意思,不由都有些頭疼。

「大長老,這件事,我看還是緩一緩,讓他們先進去吧。」司安略一沉吟,就提議道。

朵家老祖板了臉,雙袖連擊,在自己這一邊划了一條界線,對界線外面的妖修冷語道:「把魔界妖人交出來,咱們就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們執迷不悟,一定要包庇窩藏魔界妖人,可別怪我們人界修士撕毀和你們的同盟協議!」

此話一出,就連朴宮贏都有些覺得不妥。

人界修士和妖修的同盟協議,是最高級別的修士訂立下來的。別說朵家老祖只是一個三流門派龍虎門的大長老,就算是他們二級的青雲宗掌門,也不敢說出這種撕毀協議的話。

卯光聽了,也冷笑道:「真是荒謬!我看你是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就憑你,也想拉整個五州大陸下水,廢除人界和妖修的協議?你以為你是光明神殿的大掌教嗎?!」

司安咳嗽一聲,淡然道:「朵長老,這句話卻是不妥。你沒那個資格說這種話。」

朵家老祖被自己人當面駁斥,養氣功夫再好也受不了,臉上氣得通紅,忘了掩飾自己〖真〗實的嗓音,聲音十分尖利刺耳:「我哪裡說錯了?!當年妖修能被人界修士庇護,不就是他們同咱們一起死戰魔族?——現在他們明顯是有了異心,公然庇護魔界妖人,那和我們人界修士的同盟協議,還有什麼遵守的必要?!」

爭吵間,姽嫿的臉色越發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