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1章問天下,誰最高

第71章問天下,誰最高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12 08:29  字數:3745

司安是三個人當中最鎮定的。

從最初的驚艷、亂和痴迷當中清醒過來,司安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明白過來對方的身份。

冷若冰霜,艷若桃李,但是又該死的讓人挪不開眼睛,就算是橫眉冷對,也讓你覺得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這是天生的媚惑之術,甚至不是出自她的本意。

是了,塗山王女,姓塗山的,又怎麼會是普通妖修?!

塗山九尾狐族,在妖修裡面位同王族,誰都要敬他們三分,就算是上古遺民,也要對他們俯首稱臣。

塗山九尾狐族,其嫡系遠祖的歷史可以追溯千萬年的太古時代,九尾狐族到同神獸龍族和鳳族一起,主宰蒼天、大地和海洋的時候。

龍潛於水,是海上霸主。

鳳翔九天,是空中王者。

九尾狐計謀多端,又驍勇善戰,曾經君臨大地。

可惜,百萬年前的眾神之亂,湮滅了龍族,消弭了鳳族,只有九尾狐族,憑藉傑出的智謀,在滅族之險中,跟人界修士交合,將自己的血脈留了下來。

也因為如此,現在的九尾狐族,血統已經不那麼純正,不再有往日大地王者的氣勢。

畢竟,神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人的時代。

可是人心總是不足的。生而為人是不夠的。人族中有些人一直認為自己是上古神族的後裔,為了恢復神族往日的榮光,不斷有凡人踏入修行之途,入道超凡,最後得以飛升到仙界。

可惜,仙,並不是神。修行的人們並不知道,為什麼神沒有了,仙卻得以留存下來。甚至對於很多修士來。修行的意義就在於修行本身……

再到萬年前的人魔大戰,九尾狐族的長老看準時機,帶領妖修加入了人界修士這一邊,同魔族惡鬥,終於同人界修士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也為妖修獲得了另一次發展壯大的機會,那就是在一位人界女修的幫助下,在三個先天葫蘆靈根之上。建立了三大妖修的定居地。

這一戰,也重新奠定了九尾狐族在妖修裡面的王者身份。

對於九尾狐族來,王者身份的確立,不僅是靠血統,也靠他們的智慧和實力,是扎紮實實拿命搏來的。

司安暗運心法,感受著姽嫿不同凡人修士的氣運,在心底里暗暗嘆一口氣。

九尾狐族真是一個奇怪的種族。他們天生媚惑,如果修習媚功,天底下沒有一個修士。甚至連神都逃不掉他們的誘惑。可是從來沒有一隻九尾狐修習過媚術,不僅他們自己不修習。而且對於修習過媚術的修士不屑一顧,一旦被他們發現有人用媚術為非作歹,一定要除之而後快。

他們不喜歡投機取巧,反而更加推崇實力,喜歡攻擊,更願意在戰鬥中成長,就這樣一步步。將自己的種族打造成妖修裡面實力最強悍的一族,無論是人界、妖修還是魔界,沒有哪一方敢輕視九尾狐族的戰鬥力。

可是就算如此。天生的烙印不是那麼容易祛除的。

比如姽嫿這時候給司安的那種感覺,絕對不是一般修士修鍊能得到的效果。……當然,或者,也許,在中之大陸的最高層,那位光明神殿的聖女是唯一能勝過塗山姽嫿的。

很多大修行者都知道,他們這個世界,是天圓地方的。蒼天就是一個蓋子,衝破這個蓋子,便能上九重天,飛升仙界。

而整個大地就是由五個大陸組成,稱為五州大陸。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東大陸,另外還有西大陸、南大陸和北大陸,中間還有一塊最大的陸地,被人稱為中之大陸。

五州大陸與大陸之間,就是浩瀚的海洋。

據,從每個大陸到附近的大陸,飛鳥要飛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才能飛到。

當然,這話對修士來,是不適用的。

司安所有塵封的記憶突然從識海深處翻騰出來,如潮水般席捲他所有的意識和感知。

將百鍊鋼也化為繞指柔。

當年不過是在五州大陸的頂級門派大比中瞥了那位聖女一眼,從此他就徹底淪陷在她絕世的榮光當中,不能自拔,修行從此有了滯障,難當師門大任。

他的師父沒有怪他,只那位聖女是天下所有男人的劫數,才封印了他有關那位聖女的記憶,將他從門派中下放,讓他去下一級的太華山做了左護法。

後來他遇到祝寧城的大姐葉菁,跟她心心相印,就更沒有機會再想起那位聖女。

直到見到這位塗山王女姽嫿,不知怎地,就像心底深處有什麼東西在招呼他一樣,一股念力從識海深處升騰而起,直接衝破他的記憶封印,讓他重新憶起那種全身心的震顫和下意識的絕對服從,甚至恨不得能匍匐在她腳下,親吻她走過的每一寸土地。

如果有機會,他還想回到那個神殿裡面,等著她比陽光還溫暖和煦的視線落到自己身上的那一天。

如你看我,我才復活。除此以外,我不存在。

那樣的影響力,等同於生與死,夜與晝,白與黑。無人能夠拒絕,無人能夠抗衡。

只要她想,她就能得到。

她就是光明神殿的聖女——管輕紗。

好在她的地位實在太過尊崇,別一般的普通人,就算是所有大陸裡面的高階修士加起來,也沒有幾個人真正見過管輕紗的真面目。

司安心緒萬千,浮想聯翩,卻也只是一剎那的功夫。

姽嫿已經不耐煩地又凌空揮了一下鞭子,「快!不我就動手了!」

朴宮贏見司安心不在焉,只好嘆口氣,雙手拱起,對姽嫿作了個揖,「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