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70章抽人者,人恆抽之(粉紅300+)

第70章抽人者,人恆抽之(粉紅30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11 15:17  字數:3447

眾女停了下來,然後往兩邊散開,讓出一條道來。

朴宮贏從眾女環繞之中緩步上前,對著前面的司安拱手笑道:「司護法,好久不見了。」

司安也拱了拱手:「少宗主有禮了。」

這兩人的身份高,修為更高。

魏楠心得到消息,飛奔過來迎接。

「司護法、朴宮宗主,在下魏楠心,見過兩位!」魏楠心彬彬有禮地行禮執意。

司安和朴宮贏同時收起臉上的笑容,對著魏楠心淡淡地點一點頭,就指著高台之上綁著的卯三郎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魏楠心笑著道:「葫蘆街的妖修拒絕把魔界妖人交出來,在下只好嚇唬嚇唬他們。」

「有你這樣嚇唬的嗎?――用這樣的鞭子對付妖修,你是嫌他死得不夠快嗎?!」一把凌厲的聲音打斷魏楠心的話,從上空傳來,同時一襲紅雲從天而降,落在不遠處的高台之上。

魏楠心和司安、朴宮贏一齊變了臉色,看向高台之上。

「是她?!」司安和朴宮贏同時驚呼起來,然後又對視一眼,各自別開頭去。

高台之上,那個紅衣女子,正是塗山王女o。

「下去!――這鞭子我沒收了!」右手一抓一卷,從拿著笞龍鞭的彪形大漢那裡搶過鞭子,握在手裡。

魏楠心大急,飛身躍起,幾個縱躍,來到高台之上,站在那女子面前,拱手問道:「在下皇運寺魏楠心,請問閣下高姓大名?」

司安和朴宮贏跟著躍起,來到高台之上,一聲不響地站在魏楠心身後。

魏楠心知道自己來了幫手,心頭大定,對著那紅衣女子又問了一句。

o輕哼一聲。理也不理魏楠心,自顧自走到柱子旁邊,將卯三郎解了下來。

魏楠心自從入道以來,還沒有這樣被人輕視過,面色立時黑如鍋底。

「慢著,閣下這是要做什麼?」魏楠心伸出手,擋住o的去路。

o扶著已經暈迷的卯三郎,眉梢輕抬。「讓開。」只有兩個字,卻充滿決絕和不屈之意。

魏楠心更是惱怒,放出一絲神識,試探對方的修為。

可是那縷神識剛靠近那女子身周,立刻就如泥牛入海,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竟然看不透對方的修為。

o扶著卯三郎,目不斜視地往高台邊上走去。

朴宮贏上前一步,攔在他們面前,眉頭緊皺,低聲問道:「……黛黛。你怎麼來了?」

o莫名其妙,不知道朴宮贏在說什麼。面無表情地道:「滾開。」也只有兩個字,像是惜字如金,眼角都不掃朴宮贏一下。

司安聽見朴宮贏的話,面色一變,跟著走上前來,抓住朴宮贏的衣領問道:「你叫她什麼?」

「黛黛,戚黛黛。」朴宮贏重複著這個名字。面上的笑容似悲似喜,嘴裡像是含了千斤重的一個橄欖,翻來覆去。越嚼越有滋味。

司安怒道:「你胡說什麼?她明明是葉菁!祝寧城葉家的大小姐葉菁!」

朴宮贏一愣,可是見司安的面色不似作偽,下意識偏頭去看o。

o像是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已經一手拎著卯三郎,就要跳下高台。

「留下卯三郎和笞龍鞭!」魏楠心大急,顧不得忌憚,手臂揮起,一股勁風從他袖袋揮出,迫得o後退兩步,又回到剛才的位置。

「作死!」o大怒,手裡的笞龍鞭揮出,劈頭向魏楠心抽過去。

魏楠心驚悚地發現自己居然不能動了,只能直愣愣地站在那裡,看向笞龍鞭的鞭影從天而降,抽在自己胸口。

就如同有人拿著匕首在胸口劃開,然後又伸進去在胸腔裡面剁來剁去。

那種劇痛,就連一個金丹修士都抵擋不住。

魏楠心痛哼一聲,撲通一聲栽倒在高台之上,暈了過去。

o飛起一腳,將魏楠心暈迷的身體往台下踹去。

司安和朴宮贏對視一眼,互相點一點頭,立時分工合作。

司安出面攔住o的去路,朴宮贏飛撲下去,接住往下墜落的魏楠心,托著他暈迷的身體,緩緩落到高台前面的地面上。

魏楠心的屬下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地扶起魏楠心,趕緊送回榮升客棧治傷去了。

「讓開。」o伸出鞭子,指著司安再次說道。

司安靜靜地看著o,和葉菁一模一樣的面容,身形,甚至連脾氣都那麼像,但是也有不像的地方,就是她的身手,修為,還有那一身紅衣。

葉菁也是個修士,不過只到築基,酷愛穿綠衣,從來沒有像面前的這個女子穿得一身大紅。她是司安來到東大陸,第一個動心的女子。那時候的司安,嚴肅內斂,不苟言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是跟葉菁一起渡過的。但是十多年前,司安離開祝寧城葉家,回到太華山述職的時候,葉菁隨後離家出外遊歷,從此一去不返。三年前,司安接到葉家的飛鴿傳書,說葉菁的魂牌破碎,魂燈熄滅,已經隕落了。

從那以後,司安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變得博愛而隨和,對每一個女子都憐香惜玉。其實如果見過葉菁的人,都知道司安現在疼愛的那些女子,都或多或少跟葉菁有些相似。有些就算長得跟葉菁一點都不像,但是只要愛穿綠衣,也會得到司安的憐惜和疼寵。

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你到底是誰?」司安皺了眉頭。他不相信天底下有這麼相似的兩個人。生得一模一樣的雙生子他不是沒有見過,可是絕對不是面前這個女子給他的那種感覺。

「你不讓路是不是?」o揚了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