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8章抉擇

第68章抉擇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10 14:49  字數:3606

榮慧卿聽了小huā的話,極是感動,可是越感動,她越刀想拖累它。

既然是朋友,就不能只顧自己方便,也要拖對方下水。

「1小huā,其實我可以一走了之,不讓你自己知道。不過我當你是朋友,從來沒有當你是寵物,所以我要對你說清楚。我要離開葫蘆街。我留在這裡,只會讓他們難做,而且卯三郎被外面的人抓了,我也要出去看看,能不能想法子讓他們放了他。」榮慧卿對小huā說得很坦誠,希望它能明白自己的處境。

小huā咧嘴一笑,吱吱叫了兩聲。

「沒有我,你怎麼出得去?榮姑娘,你不知道你當初能進到葫蘆街,是因為有我帶你進來的吧?」小huā的聲音傳入榮慧卿的腦海。

榮慧卿一愣。她倒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葫蘆街有陣法和結界,她知道得一清二楚,還是她幫著修復陣法的。結界是由陣法驅動做動力來運轉。所以她修復好陣法,就是修復好結界。但是這裡的結界能起到什麼作用,她倒不是很清楚。她修為不高,而且術業有專攻,她的精力都放在陣法上面了。

「你是說?」榮慧卿狐疑地道「這個葫蘆街的結界,有甄選隔離的作用?」

葫蘆街是永璋城裡的城中之城。眾妖修聚居在這裡,卻能不被周圍的普通人發現,肯定要歸功與運轉萬年不休的陣法和結界。

小huā重重地點頭,毛茸茸的小臉上顯出几絲得色「這個結界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隔離人界。妖修可以〖自〗由進入可是人界無論普通人還是修士,都不得進來。」榮慧卿很聰明,記性極好馬上就想起當初來葫蘆街送告示的那個人界修士「誰都不能進來?」「那時候葫蘆街的陣法有了差錯,結界出了問題,在咱們自己人的幫助下,外面的人界修士還是能進來的。」1小huā狡黠地眨眨大眼「當然,有了我就不一樣了。我跟你說我天賦異稟,可以對結界視若無物,〖自〗由穿棱來去。

你帶著我,所有的結界對你來說都不是問題。」

說完就認為自己特別有說服力,1小huā魚躍而起,蹲在榮慧卿的左肩之上,帶著笑意諂媚道:「所以帶我一起走吧。我們倆聯手,就算不能打遍天下無敵手,可是要說逃起命來,我小huā稱第二,就沒人稱第一!」

榮慧卿雖然心裡焦急也忍不住笑了。

也許,在她以後的旅程當中,有小huā這個活寶跟隨,她的生命會多一絲亮色,她就不會被仇恨沖昏頭腦,成為一個壓抑暴戾的變態復仇狂。

人總是嚮往陽光的越是陰鬱的時候,越是渴盼陽光。

榮慧卿已經心軟,可是又過不去心裡那一關。她真心不想讓不相干的小huā陪著她去遭那份罪。

小huā像是覺察到榮慧卿的動搖和猶豫趕緊又加了一把柴「我已經認你為主你還不知道是什麼意吧?」榮慧卿是初入修行界,對這些事情確實不太了解。

小huā得意洋洋地解釋「就是我已經是你的靈寵。我剛才說生死與共,可不是白說的。如果你掛了,我也會跟著掛。

知不知道?」榮慧卿嚇了一跳,忙將小huā從左肩上抱下來,問道:「有什麼辦法可以解除這種靈寵關係嗎?我不想拖累你!」

小huā搖搖頭,兩隻小爪子一攤,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沒法子。

當然沒法子。」又偷偷抱怨榮慧卿「人家都是千方百計抓我做靈寵,就你,我主動給你做靈寵,你還把我往門外推。」一副怨念已深的樣子。

榮慧卿啼笑皆非,默默地注視小huā半晌,就道:「那你帶我離開葫蘆街,好么?」

這是同意帶小huā一起走了。

小huā大喜,忙不迭地點頭,同時囑咐榮慧卿:「你不能一走了之,至少也要跟他們留個字條吧,也好讓他們知道你去哪裡了。不然他們還以為你被抓了,到時鬧大了就不好了。」

榮慧卿嗯了一聲,取出紙筆,龍飛鳳舞地寫了幾句話,裝在信封裡面,偷偷拿著放到胖大娘和卯光住的房門門口。

鬧騰這麼久,天邊已經出現魚肚白。

胖大娘和卯光的屋裡靜悄悄的,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有事,走了困,到現在都還沒有起來。

要走得趕緊走,不然一會兒葫蘆街的街坊都起身了,她有可能就走不了。

榮慧卿帶著小huā,急匆匆地離開卯家院子,往葫蘆街的出口行去。

那裡的結界只有小huā能〖自〗由出入。

榮慧卿是它的主人,順帶也能享受這個福利。

昨天榮慧卿知道卯三郎大概是在葫蘆街入口附近被抓的,再聯繫到卯光和胖大娘不自然的神情,她可以推算出來,一定有人界修士在葫蘆街的入口處埋伏。

想到自己幫著葫蘆街的妖修修復好陣法,其實是軍冥中救了自己一命,榮慧卿心裡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

她這一走,不知道對葫蘆街的妖修是禍是福。

榮慧卿回過頭來,最後留戀地看了一眼這條葫蘆街。

乾淨的長街,邊上垂柳依依,各家小院紅牆黑瓦,錯落有致。間或有各種珍禽異獸穿棱來去,一片祥和安寧。

是她沒福,不能在這樣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長居久安。

「走吧。」1小huā低聲嘟噥一句「以後可以再回來的。」

榮慧卿的心情因為小huā的一句話陡然輕鬆起來。

是啊,只要她走了,這個美麗的地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