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4章北司安、南朴宮(Z盟主靈寵緣4+)

第64章北司安、南朴宮(Z盟主靈寵緣4+)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08 16:10  字數:3495

大牛聽不懂百*的話,兩眼瞪得如同銅鈴般大「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心裡非常糾結。如果鏡子裡面沒有榮慧卿,是不是就說明鏡子裡面的事情不一點是真的?

可是如果不是真的,自己的前途,自己以後會成為大修士的可能,不就全部泡湯了嗎?

百卉看出大牛的糾結,繼續火上添油「你知道嗎?榮慧卿雖然不在鏡子裡面,可是她卻有了雷靈根!」

大牛渾身一震,坐直了身子「什麼?慧卿有了靈根?」

「是,她不僅有了靈根,而且是萬年一遇的雷靈根!」百卉一字一句地道「更重要的是,她搶了本來屬於你的雷靈根!」

對修真的人來說,這等於是搶了他的機緣,還是最大的那種機緣」

跟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差不多的程度。

大牛的神色有一剎那的空白,似乎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大牛醒過神來,眼眸深處有一絲怨毒一閃而過。

百卉一直盯著大牛,雖然知道大牛眼中的那絲怨毒是針對搶了他的靈根的榮慧卿,並不是針對自己,百卉還是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因為那絲怨毒實在太過陰暗、惡毒和厚重,百卉情不自禁瑟縮了一下,再仔細看大牛,卻發現那絲怨毒已經消失無蹤了,似乎剛剛的那些感覺不過是她的錯覺而已。

曾經笑起來那麼憨厚溫暖的大牛,怎麼會露出這樣的神色呢?

百卉用手指頭絞著自己垂下來的一絲長發,怔怔地想」一定是她看錯了。

大牛拿起一旁的衣裳給百卉披上,輕聲蓮:「穿上吧。」

百卉自己綁好衣帶,下床安慰大牛道:「你看,幸虧我們有先見之明,提前向大人通報了榮慧卿的行蹤,不然的話,你真是白白被她搶了雷靈根了。」

因為百卉和大牛的提醒和舉報,榮慧卿逃不了要被三大派修士煉丹的下場。

大牛心裡又好受些,笑著誇百卉道:「多虧有你。」說著又皺起眉頭,搖頭道:「真沒想到她是這種陰險小人,虧的我以前還對她情有獨鍾,誰知居然狡詐到去搶別人的東西。這種女人,有這種下場也是她的報應……」

百卉拉著大牛的手搖了搖,嬌嗔道:「你知道就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你一定要聽我的話,去龍虎門拜師,知道嗎?」

大牛現在對百卉言聽計從,對她再無任何懷疑,只是不經意地問道:「那個秘地在哪裡,你還記得嗎?」

百卉笑盈盈地道:「那秘地里的東西,被魏楠心大人取走了,我那時候只是普通的練氣一層」只有遠遠逃走的份兒。」絲毫不聽自己在秘地得到的頂級媚術的功法,還有那些靈石以及金銀財寶。

大牛有些失望,閉上眼道:「我要練功,你先去歇具吧。」

百卉也急著要修鍊自己的頂級媚功功法,另外也要琢磨為啥自己的媚功對大牛時靈時不靈的問題,就也沒有多說」一個人去旁邊的屋子裡打坐練功去了。

榮升客棧住著一個金丹修士,現在又來了一個元嬰修士,其安全程度」在整個大楚國都是數一數二的。

百卉和大牛倒是安心在這裡住下,暫時不想離開。

魏楠心和朵家老祖商議了一夜」終於訂了一個章程,挑好了要請的幫手。

「華嚴寺是你們皇運寺的宗派所在,你為何不給他們發信求援?」

朵家老祖看了看魏楠心寫在銀心紙上的名字,有些不解。

東大陸上修真宗派林立,但是大致說來,分成三個系統,佛宗、道門和俗世。佛宗一系,在東大陸的各個俗世國家裡都有自己的分支寺廟,專保各個俗世政權裡面的皇族人士,同時也從皇族那裡吸收氣運」

輔助修行。俗世政權都有自己的皇家寺廟」國師都是佛門中人。

皇運寺是大楚國的皇家寺廟,它上面一級的宗派,便是設在大荒山的華嚴寺。華嚴寺在整個佛宗裡面屬於中層,它上面還有一層宗派,

便是整個佛宗的最高派別。

這一次的事,還用不著讓佛宗出面。

華嚴寺里高人輩出,金丹在裡面只能做內門弟子,連管事的級別都夠不著。

魏楠心笑了笑,道:「這件事,用不著我的師門出面。我挑的這兩個人,應該足夠了。」

朵家老祖仔細瞧了過去。

魏楠心挑了兩家大宗派送信,一個是太華山,和華嚴寺一樣,太華山也是道門的中層,大楚國三大派之一萬乾觀是道門的下層機構。道門的傳承最是等級森嚴,除了子孫觀是直系,別的道觀都只能算野觀。

所以就算是道門中人,野觀的道士在正派子孫觀的修士面前,不管修為如何,都會有低人一等的感覺。野觀要加入正式的道門系統,必須要野觀的觀主達到金丹的級別,否則正宗的道門不予接納。

另一家便是處於俗世宗派中層的青雲宗。青雲宗是入世的宗派,

大楚國三大派之一的龍虎門便是青雲宗的下屬。

「太華山的左護法司安,是最近突然躥升起來的。他看上去年紀輕輕」英俊出塵,又最愛拈huā惹草,似乎是個紈絝子弟,但是在太華山的左右護法裡面,卻是實力最深不可測的,而且執掌太華山的刑堂,賞善罰惡,無一錯漏。我曾經跟他有過一面之緣,這封信,就是直接寫給他的。」魏楠心指著那封給太華山左護法司安的信箋說道。

朵家老祖點點頭,看向另一邊的那個人名,眉頭微蹙「既如此,你為何又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