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63章多出來的人

第63章多出來的人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08 08:53  字數:3307

「你不知道她有雷靈根?!」朵家老祖心念電轉,霎時明白過來。

「那你為什麼會說她是魔界餘孽?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朵家老祖身量不高,容顏美艷,膚色白膩,身材凹凸有致,一點都看不出來有五六百歲的高齡。

魏楠心的反應很出乎朵家老祖的意料之外。她原本以為榮慧卿有雷靈根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所以三大派才將魔界餘孽的牌子扣在她頭上。

魏楠心鎮定下來,從容不迫地從地上拾起摔折了扇骨的扇子,笑著拱手道:「讓老祖見諒了。我沒見過什麼世面。雷靈根一事,東大陸有一萬年沒有出現了,今兒乍然聽說,實在是驚得不行。」

朵家老祖分出一縷神識,往魏楠心身上查探過去。

她是元嬰,魏楠心只是金丹,她想查驗他的異樣,魏楠心根本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修真界都是按實力說話,誰修為厲害誰就是老大。

魏楠心放鬆心神,運轉起佛門清心咒,萬事不縈於心。

朵家老祖查探良久,終於放下心來,微笑著道:「你才不到五十,沒見過這些事都是有的。」頓了頓,繼續囑咐魏楠心「榮慧卿要抓,魔界餘孽也不能放過。你傳令下去,先將榮慧卿的事情放下,一心追捕魔界餘孽吧。你們在永璋城也有好幾個月呢,怎麼還是一無所獲?」

魏楠心皺了眉頭道:「這件事說來話長。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永璋城太過特殊,它的城中之城我們至今不得進去。」

永璋城裡面妖修的聚居地葫蘆街在大楚國上層修真人士那邊不算是秘密。

朵家老祖微微蹙眉沉吟良久,道:「真的在葫蘆街?」

「只有這一個可能。」說著,魏楠心右手一抖一個一尺來長的金剛杵出現在手掌之上「老祖請看,這是我皇運寺的鎮寺之寶。凡有魔界之人現身人界,這個金剛杵就會預警。您看,這上面的黑氣日漸濃厚,顯示這魔界餘孽的傷勢正在恢復當中。而這金剛杵,只能顯示方圓十里的範疇。若是魔界之人在十里以外這個金剛杵就感應不到。」永璋城是一個四四方方的城池,方圓二十里左右。

金剛杵在這裡顯示黑氣,魔界餘孽只可能在城內。

朵家老祖看了一眼那金剛杵上面縈繞的黑氣,面色也跟著陰沉下來。

魏楠心將金剛杵在手裡晃了幾下,便收回到自己的乾坤袋裡,裝作若無其事地道:「既然老祖說魔界餘孽跟榮慧卿無關,我就把告示撤下來換上別的告示。不過這樣一來,就更難找到她了。

人海茫茫,找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就如同大海里撈針一樣,著實不易啊。」朵家老祖窒了窒搖頭道:「既如此,就暫時別撤了。反正找一個是找,找兩個也是找,也別費事了。、,

魏楠心微微一笑,拱手道:「老祖吩咐,莫敢不從?」總是對朵家老祖的動機有些不放心魏楠心又追問一句「老祖,您找到榮慧卿之後難道還要真的收她做徒弟?要知道,朵鈴山莊被滅跟她可脫不了干係。」

朵家老祖森然道:「我朵家家仇未報,當然不會再收她拜入門下!我找她,不過是要天下人看看,誰要得罪了我們朵家人,她就是前車之鑒!

我會讓她後悔自己托生為人!」陰側側的語調,就連魏楠心都禁不住打了個寒戰,暗付榮慧卿落在自己手裡,可比落在朵家老祖手裡要強多了。自己不過是要讓她死,對方可是要讓她生不如死!

「那葫蘆街的事,老祖也要好生幫著在下斟酌一番。不瞞老祖,我今天才從葫蘆街的入口回來,那裡固若金湯,根本就進不去。我們要去葫蘆街搜人,不對他們施加一下壓力是不行的。老祖看看,我們是不是再找些幫手過來?」魏楠心跟朵家老祖來到外面的廳里,一邊吃菜喝酒,一邊商議。

百卉在門外聽見榮慧卿才是有雷靈根的人,如晴天霹靂一般,七魂,

走了六魄,頓時傻在那裡。

過了好一會兒,魏楠心在裡面招呼人進來收拾,她才低著頭走進去,手腳麻利地收拾乾淨,拎著食盒交回到廚房。

魏楠心忙著要跟朵家老祖商議請幫手的事,一吃完就跟朵家老祖進了內室商談,根本就沒有注意外面是誰進來收拾的。

百卉從廚房回來,心事重重地坐在大牛旁邊的椅子上,咬著下唇,看看大牛,又想想自己,心裡十分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把整件事,原原本本對大牛說清楚。除了自己不能說自己是重生回來的,別的事情似乎都可以提一提。

「大牛,有件事,我想了很久,覺得也應該跟你說一說。」百卉想起魏楠心手裡的流光鏡,靈機一動,有了由頭。

大牛盤膝坐在床上打坐吐納,早就注意到百卉的異樣,只是懶得理她。

現在百卉終於開口了,大牛微笑著睜開雙目,看著百卉道:「說吧。」百卉輕輕將頭靠在大牛的肩膀之上,運起媚術,聲音低沉之中帶著幾分媚惑,聽得大牛一時心神恍惚,一時愁腸百結。

「大牛,你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能夠知道你嗎?我跟你說實話,一次偶爾的機會,我聽說有個秘地有寶藏,所以我隻身一人去了那裡。」百卉一邊說,一邊注意著大牛的心神變動。

大牛的心裡果然一動,斜眼看著靠在自己肩膀上的百卉,緩緩伸出手去,摟住她的肩膀,在她耳邊輕聲問道:「秘地?在哪裡?」

百卉一呆,過了一會兒,才緩緩地道:「這你就別問了。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