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8章入道(粉紅180+)

第58章入道(粉紅180+)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06 04:38  字數:3449

*光拉著胖大娘坐在身邊,輕聲道:「這個我也說不準。

「易術一道,是人界的不傳之術,妖修沒有懂得這個的。我當年在太華山後山值日的時候,也只是機緣巧合,聽了幾次,學得不精。」卯光嘆息著看向窗外「不過雖然我只學了個皮毛,可是我還是算得出來,三郎確實有一劫,而且就在最近。」

胖大娘眉頭緊皺,一臉擔心地看向卯三郎遠去的地方「如果真的有劫數,你就不該讓他出去,好好地待在你我身邊,我們一起好好看著他,不是更好?」「他的劫數就在這裡,我如何能讓他留在這裡?讓他去太華山,就是想讓他避過這一劫。」卯光一片慈父拳拳之意,不忍看見胖大娘傷心,將頭湊過去,在胖大娘面頰上親了一親,低聲勸哄她。

胖大娘猶豫半天,還是對卯光說道:「…榮姑娘曾經說過,她會算命。而且,她有三片龜甲,並非凡品。會用這種龜甲的人,肯定會易術。」

卯光倒吸一口涼氣。他知道,用龜甲占卜,是易術占卜的一種簡易法子。真正能發揮最大作用的占卜工具,是葺草。

「太華山的龍掌門,是易術高人,可惜恪守人妖之分,雖然對我折節下交,但是內心深處,他並不當我是平等的朋友,也從來不肯授我易術。龍掌門那裡,我見過三片龜甲,據說是當年洛水河退,神龜托洛書獻給太華山的第一代創始人元始真人元始真人在洛水河邊悟道,開創太華一派,傳至今日已經有五千年了。那龜甲,就是神龜臨走的時候,送給元始真人的。

一榮姑娘那三塊龜甲,不可能比太華山的龜甲更加珍貴。」卯光眉頭微皺,想起一事,又窒了窒。

胖大娘撇了撇嘴「你別不信。我的眼光就沒有錯過。榮姑娘手上的龜甲最少也有上萬年的歷史。太華山的那三片龜甲,充其量也不過五千年,能跟人家比?」卯光以手托腮,深思起來。他知道胖大娘目光獨到,從來就沒有看走過眼。她既然信誓旦旦,說不定榮慧卿的龜甲真的有奇異之處。

「如果我能親眼見識一下就好了。、,卯光站起來,背著手在屋裡走來走去「你如何知道榮姑娘會占卜之術的?」

胖大娘就跟卯光說了當日的情形,末了又道:「那時候,我想著外面的人都在追殺她,她不能出去擺攤算卦,所以就將她留了下來。誰知道,………」誰知道自己的兒子居然對她動了心。

這到底是前世的冤孽,還是現世的劫數?

卯光想來想去,還是想將這件事弄清楚,就道:「正午時分,我去後院教榮姑娘習練旭日訣。晚上吃完飯之後,我再跟她提一提看她能不能用龜甲給三郎算一卦。」

胖大娘點點頭「如此甚好。我也擔心三郎的安危。」

兩人商議已定,就一起回到自己屋裡。

正午時分榮慧卿來到後院,可是她沒有等來卯三郎來的人是卯三郎的爹爹卯光。

「卯大叔。」榮慧卿行了禮「卯大哥呢?」掂著腳往卯光身後瞧。

卯光笑了笑「榮姑娘,三郎有事出去了。今日我來教姑娘習練旭日訣。」

榮慧卿愣了愣,然後不好意思地笑了「偏了大叔家的東西子。」卯光一笑「榮姑娘客氣。」說著,就向榮慧卿解釋「不知道三鼻跟你說過沒有,旭日訣可以幫助隱藏你的雷靈根。等你的旭日訣上了第二層,外面的修士就再也查驗不到你的雷靈根,只能查驗到火靈根和金靈根。」

榮慧卿仔細想了想「您的意思是,雷靈根被偽裝成火靈根?」「正是如此。」

「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查驗到真正的靈根嗎?」榮慧卿想起在朵鈴山莊發生的一切,還是有些不放心「會不會有些異寶,能夠查驗出真正的靈根?」

「還有」榮慧卿有些不解「就算讓別人查驗到我的雷靈根,又有什麼大不了的?難道還有人敢偷天換日,奪取我的雷靈根不成?」羅辰說過,那碧玉蓮huā已經不在這個世上,再也無人敢冒著天劫之險,去奪取別人的靈根。

卯光卻是笑了笑,道:「這很難說。一般的靈根,就算是那些單一的天靈根,大修為的人士也未必放在眼裡。可是雷靈根不同,有雷靈根的人,在渡劫的時候,不怕天雷之威。這種資質,對於很多將要渡劫的大修士來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良材美質。」

「這麼稀奇?」榮慧卿有些不信,微微皺起了鼻子。

卯光正色道:「你別不信。東大陸一萬年來,你是唯一一個身懷雷靈根的人。」頓了頓,卯光又道:「外面的人為什麼找你,我想,跟你的靈根或多或少爺有關係吧?」

榮慧卿來到葫蘆街,也有兩個多月了,她對這裡的妖修信任日增,對於修習過旭日訣的卯光,信任度還要更大一些。再想到外面的人四處追殺自己,是為了什麼原因,似乎也應該讓有些人知道。

如果有一天,自己出去被人做掉了,也不會死得不明不白,至少還是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的。

「卯大叔,這話說來話長。」榮慧卿就擺出一副要長談的姿態。

卯光揮手制止她「今日時辰正好,你先習練旭日訣。有話,咱們吃完晚飯再說,好不好?」榮慧卿點點頭。還是修行要緊。

自從知道她有了靈根,也可以修行,榮慧卿心裡就振奮起來。

先前她以為自己不能修行,這輩子都打不過那個大惡人,本來想著另闢蹊徑,要借力打力,整治那個大惡人。

現在知道自己可以修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