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4章追根究底(Z盟主靈寵緣1+)

第54章追根究底(Z盟主靈寵緣1+)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04 01:34  字數:3501

「什麼主意?」

「那位魏楠心大人有個寶貝,似乎可以拿來用一用,幫著找出榮慧卿藏身的位置。」百卉換了身出門的衣裳,將乾坤袋塞入腰間的帶子里。

「寶貝?他有什麼寶貝,你怎麼會知道?」大牛狐疑地問道。

很有些不安。百卉好像有很多事情瞞著他,而且總是那幅先知先覺的樣子,讓大牛有些不滿……

百卉如今修為大增,比大牛又強了些。

大牛的不安看在百卉眼裡。

百卉微微笑了,如春huā怒放,媚眼如絲,往大牛那邊絲絲縷縷纏繞過去。

大牛心情頓時好轉一些,不過還是不滿地道:「以後不要自作主張。」百卉有些驚訝。她的媚術似乎對大牛時靈時不靈。大牛還是有些不聽使喚……

不過她沒有糾結,叫了大牛一起來到榮升客棧。

魏楠心在這裡待得很不耐煩,榮慧卿一直找不到,管鳳女又遠在京城。他只有每天拿著流光鏡,看著鏡子里管鳳女的一顰一笑聊以解憂。

「大人,那兩個人又來了。」屬下進來稟報。

魏楠心便知道是大牛和百卉又來了。這些天,他們也不是第一次過來打探消息了。

命人將他們倆帶了進來。

魏楠心的臉色很不好看。

「你們又有什麼事?說了等人抓到了,再說讓你們進門派的事。」魏楠心端起茶杯輕輕吹了一口,看也不看百卉和大牛一眼。

百卉笑著往前一步,撲閃著長長的睫毛道:「我們是來給大人分憂的。」魏楠心放下茶杯微闔著雙眼兩手交疊在胸前,似乎對百卉不屑一顧「說吧。」

百卉又往前靠了一步卻在魏楠心金丹修士的威壓之下,再也不能前進半步。

百卉只好訕訕地停了下來,壓低聲音道:「大人,我聽說大人的師門有一種法寶,叫作流光鏡,可以用來尋人。只要有那人的血脈,無論她是死是活都可以找得到。」然後覷著眼睛不斷瞟著魏楠心「大人不是手裡有這種法寶,為何不拿出來一用呢?」魏楠心一陣心悸,金丹修士的威壓釋放得更加厲害。

百卉和大牛兩個練氣二層的修士完全抵擋不了,哼都沒哼一聲就暈了過去。

魏楠心緩緩站了起來,眯著眼睛看向百卉。

她怎麼知道自己有流光鏡?

這東西是自己還在做大將軍的時候得來的,並不是自己師門的東西。而且整個皇運寺只有自己以前的師父方丈大人知道自己有這個東西,別的人統統不知道。

魏楠心看向地上躺著的百卉和大牛,躊躇許久,才離開這間屋子。

他一走,金丹修士的威壓立刻消失不見。

大牛和百卉悠悠地醒過來被屋裡候著的下人領到一間客房住下,恭恭敬敬地道:「兩位就住在這裡吧。我們大人說了,擇日就讓兩位拜師。」

大牛和百卉欣喜若狂,覺得肯定是自己的進言奏效了。

「大牛,咱們去龍虎門吧。」百卉叮囑道。

大牛卻另有主意「我覺得萬乾觀更好吧。」

百卉有些著急。她前世知道的有關大牛的事都是跟龍虎門有關。

如果大牛不去龍虎門,她還有什麼優勢?

「還是龍虎門更好。龍虎門有咱們大楚國唯二的元嬰修士朵家老祖,她會很賞識你的。」百卉非常想說服大牛順著他前世的路走下去。

大牛疑惑地看著百卉「你如何知道?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知道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百卉一時語塞。她的來歷當然不能對任何人說。她現在如此弱小,讓人知道她來歷不凡,肯定不是被人滅掉,就是被人關起來。

「我知道的都說了。你願信就信,不願信就算了。」百卉想了想,沒有繼續堅持下去。不能讓大牛起疑心,她還是要從新想辦法,將大牛引向他應該走的路。

牛不喝水強按頭是不行的。

大牛沒有再說話,閉目盤膝開始一天的功課。

葫蘆街卯家的門檻,這幾天快被人踩斷了。

來來往往都是過來送禮的人。

「榮姑娘,這一袋子祝余,你拿去吧。明年大楚國會有大旱,糧食奇缺。若是你還在我們葫蘆街,當然不需要擔心。不過若是你出去了,這一袋子祝余,可是能救不少人命的。」一個臉圓圓,小嘴尖尖的少婦將一袋子長得像韭菜,開著青色huā朵的綠草塞到榮慧卿手裡。

「榮姑娘,這是我家蠶兒親手織出來的天水碧雲錦,你看看,這huā色,這紋理,天上的仙子也要提前幾年訂貨才有的買。你拿去做件衣裳穿穿。」

榮慧卿看著如水滑般的綢緞,摸都不敢摸一下,生怕自己手上的倒刺將那雲錦掛掉一根絲。

卯三郎虎著臉過來接過雲錦,不知從哪裡扣了塊白色細布過來,將雲錦仔仔細細權好,寒到榮慧卿手裡,「拿著!一件衣衫而已,你推什麼推!」

榮慧卿只好抱住包袱,笑著道謝。

「榮姑娘,這裡有些膏蓉,以後你夫君要是納妾了,你給那些妾室吃下,她們就一輩子生不出孩子了,不會威脅到你的地位。」鄰居胡二姑笑嘻嘻地將一把桔梗一樣黑色枯草塞到榮慧卿手裡,還對她擠擠眼「無毒無害,不會有任何不好的後果。」

胖大娘推了胡二姑一把,劈手將葛蓉從榮慧卿手裡奪了過來「盡出餿主意。她才多大,就能想到夫君納妾上面去?你們家老胡最近不在家,你就又皮痒痒了是不是?」說著,又對榮慧卿道:「這東西可不能亂給人吃若是你生不出孩子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