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補天記 >第51章庇護

第51章庇護 (1/2)

小說名稱《補天記》 作者: 寒武記  更新時間:2013-03-02 15:11  字數:3469

「你會算命?!」胖大娘當真驚呆了,一雙細小的眼睛陷在肥白如滿月的銀盤臉上,努力想要往外睜,好像擔心沒有看清楚榮慧卿整個人。

榮慧卿從兜里掏出三片龜甲,往兩人中間隔著的小方桌中輕輕一拋,然後拾起來,又拋了一次,便笑著問胖大娘,「大娘想問?」

那三片龜甲看上去油黑髮亮,不被多少代人摩索過,狀似出土文物,很有年頭的樣子。

胖大娘卻是渾身一凜。她的眼神銳利,已經看出來那龜甲外層有一層血色氤氤,流露出浩然正大的先天之氣,能壓一切邪祟,是龜甲自身的防護罩,而且那血色紅的刺目,不知經歷過多少血光瘁煉,才有這樣深厚的底蘊。

榮慧卿看上去是個沒有修為的人界小姑娘,手裡會有這種?

這樣的寶貝要是讓有大靈通的人士看見了,就是惹禍的根源了。

百萬家財放到一個頑童手裡,也難怪路人會起不軌之心。

胖大娘輕輕嘆口氣,伸出手去,在三片龜甲上摩索來去。龜甲上的血色護層開始翻滾融合。胖大娘臉色漸漸發白,卻還是忍著全身針刺一般的劇痛,將龜甲上的血色護層都煉入龜甲內層。這樣一來,除非是化神期修士,一般人都看不出這龜甲的奇異之處。

而化神期修士,在整個東大陸,一個巴掌數的,而且都是隱居在大楚國以外的世外高人,又絕對不會對這個小小的龜甲起心思了。

說到底,這三片龜甲雖好,但是對化神期修士來說,還是形同雞肋。

胖大娘在龜甲上摩索半日,才縮回手,對榮慧卿笑道善易者不卜。姑娘既然通易術,不會不懂這個道理吧?無小說網不少字易術行的是正道,拿去給人占卜卻是入了旁門末道,實在是得不償失呢。是吧,姑娘?」

榮慧卿愕然。這些話,以前都是聽她爺爺榮老爺子說過的,如今卻從這樣一個肥肥胖胖,一天到晚喜歡嘮嘮叨叨的市井婦人那裡聽到,著實有些詭異。

胖大娘掩袖笑道我那口子以前就會兩招,喜歡沒事就出去擺個攤,算個卦的。」

榮慧卿訕訕地把龜甲收了起來。她說出去擺攤算命,其實就是個幌子,想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形怎樣了,才是真的。

花栗鼠小花站在兩人中間的小方桌上,抱著一顆松子啃的吭哧吭哧,吃得很歡快。

胖大娘笑著站起來,「天不早了,我們該做午飯了。你想吃,大娘給你做。」

胖大娘做飯的手藝不,榮慧卿很愛吃,忙站起來道那我給大娘打下手。」

胖大娘沒有拒絕,帶著她出了門,往廚房那邊。

外面的街道上,突然響起一陣鑼鼓聲,就聽見一個鴨公嗓子的人尖聲叫道聽好了!都聽好了!——上面有令,有人走失,告示發到咱們葫蘆街了,大家要是見到,就趕緊上報,不要讓外面那些人派些探子進來,整的雞犬不寧,大家都過不好日子。」

榮慧卿心裡一緊,飛快地睃了胖大娘一眼。

胖大娘捏了捏榮慧卿的手,笑嘻嘻地道你在這裡等著,我出去看看。」

榮慧卿心神不寧地進了屋,連忙又拿出些土黃色的粉末,將的小臉抹得黃黃的。幸虧頭髮還是梳著兩條辮子,額頭還是搭著厚厚的劉海。

胖大娘出了屋門,看見街坊鄰居都圍在他們家的院牆邊上,看著牆上貼的一張告示議論紛紛。

胖大娘眉頭一皺,掐住上下一般粗的桶腰罵道那個不要臉的又把這貼在我家牆上?不貼你牆上?不貼你家房門口當門神?!——呸!柿子專揀軟的捏是不是?烏老三!烏老三在哪裡?給我把這個專跟我作對的小子叫出來!」

圍觀的街坊鄰居哄堂大笑,紛紛散開,讓出一條路,讓胖大娘走。

胖大娘看見牆上貼的畫像正是榮慧卿的模樣,心裡也是一驚,伸手出去就將那畫像揭了下來,嘖嘖有聲道這小姑娘可憐見的,犯了事?還是得罪了哪路神仙?這年頭,上頭沒人就是被人到處踩啊。」

旁邊的鄰居胡二姑扭著腰笑道卯大娘向來憐貧惜弱,自然是看不慣那些人的作為了。」說著,輕輕拍了拍胖大娘的肩膀,在她耳邊道放心,我們不會把你家多了個小姑娘的事說出去的。」

胖大娘夫家姓卯,街坊都叫她一聲「卯大娘」。

榮慧卿在胖大娘這裡住了一陣子養傷。胖大娘人緣好,多有街坊鄰居探望的,大多數人都認得榮慧卿。

不過對著那張榮慧卿的畫像,所有的人似乎又得了睜眼瞎,一口一個「沒見過」、「不認識」,早就將從外頭進來送信的人給哄走了。

「得了吧你,我也不會把你家動不動就多幾個美少年的事說出去的。等你們家胡頭兒,我讓我家老頭子請他喝酒。」胖大娘笑嘻嘻地回敬道。

他們不僅是鄰居,也是多年來肝膽相照,共同戰鬥的戰友,平日里插科打諢也是經常有的。

胡二姑笑得肩膀直抖,「卯大娘真會說笑。我還看上了你們家的小子呢,他時候啊?」

胖大娘大笑,「若是你看上了我家小子,可是我家小子的福氣。你那身細皮嫩肉可是大補得很呢!」

胡二姑啐了胖大娘一口,扭著腰回家去了。

周圍的街坊鄰居也四散了,只剩下剛才貼告示的烏老三從旁邊蹭了,低聲對胖大娘道那些人在找你家的那個小姑娘,你要些。」

胖大娘點點頭,「我了。這裡的人不去告密,她就是安全的。」

烏老三森然道我可以擔保,這裡住的所有人,